[柒佰陸拾伍] 預知未來的執念與代價,邪靈塔羅牌

今天恰巧是七月中,也就東方習俗中很重要的中元節,

似乎是特別適合跟大家來聊聊鬼故事的時候了,

上次說了東方的請靈占卜的小故事,今天來說說西方占卜的養靈的小故事。

 

蓉彩是一個正職是護士的兼職塔羅占卜師,

其實會接觸占卜有一部份原因當然是因為自己對於神祕學的興趣,

另一部分卻是因為在一次整理家中舊物的時候,

她發現自己的祖母原來曾經是極為知名的塔羅占卜師,

並且在那次大掃除的時候她的發現不僅只是那一本當初祖母的手記,還有一個被神秘塵封的盒子。

盒子做的十分精細,上面有著一個五芒星內包著六芒星的符號古色古香的,

當蓉彩很好奇這個木盒裡面裝著什麼想要打開看看的時候,

才發現這個盒子上有相當精巧的五個字符的機關鎖,蓉彩試了幾個字母無法開啟後,

她決定等到週末再去詢問已經搬到安養中心住的祖母,只是不知道怎樣的陰錯陽差,

蓉彩在那次的大掃除之後一直沒有時間去與祖母碰面,關於盒子的事她也就這樣放著放著忘記了,

而那本祖母的手記,倒是成為塔羅占卜師的契機與教科書,

在那本手記當中不但有著比市面上賣的塔羅自學手冊更完整的塔羅說明,

還有著祖母當初占卜的心得記錄,對於不同的牌組、個案的解釋與紀錄。

對於神祕學很有興趣的蓉彩當然是非常認真的讀著這一本手記,甚是癡迷著。

尤其當她不斷地被同事跟朋友誇獎說她算命神準,

甚至因此讓人緣本來欠佳的她逐漸變成朋友聊天的重心之後,她更是認真的學習塔羅。

 

而其實蓉彩的占卜的神準除了她認真的學習之外,其實還來自於祖母手記的一段小小的秘密,

在手記上用著朱紅色的筆寫著:「塔羅要有靈性,就像道教養小鬼一樣有問必答,是有祕方的…」,

蓉彩照著手記上記載的依序行動著,一副沒有使用過全新的塔羅牌,

取出其中大阿爾克那的22張牌排成圓圈,然後將剩下的牌放至圓心,

用白色的蠟燭點燃火焰後在燭光上滴上一滴自己的鮮血,當鮮血被燒盡後一分鐘內,

點燃準備好的黑色線香,將線香插在裝滿泥土的木製杯子當中,

並且在把杯子放在裝了三分之一水的水盆當中,

然後將一張張的牌先從圓心開始用獻香燻過,最後在逆著時針燻完22張大密儀。

蓉彩看著手記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

在她燻完圓心的牌之後,突然發現手記有兩頁像是被黏住了一樣,

她小心的分開了那黏住的頁面,然後她看到了那個讓她有點心悸的方法,

手記中寫著:「如果你正好還沒完成儀式,可以考慮強化牌靈的方式,在薰香完成了小密儀之後,七天後再繼續進行大密儀,而大密儀薰不需要使用黑色線香,是使用乾燥的胎盤。」

蓉彩看到了使用儀式的材料先是感覺不太舒服,

但突然想到今天值班時那個委託處理的人流後的胚胎還沒有送往太平間處理,

她像是著了魔一樣決定偷偷的把那個胚胎拿回來處理。

隔天上班,她偷偷的把那個裝著胎盤的黃袋子用她早上買的豬肉掉包,

然後用著她給狗狗烘肉該的食物乾燥機烘乾了整個胎盤,在距離她上次進行儀式剛好七天後,

她念著那一整串羅馬拼音難念並且拗口的句子,

在用自己的血熄滅蠟燭後完成了儀式,在完成儀式的同時,

她突然覺得他好像聽到了一個頻率在腦中響起,然後一會兒後清晰的聽到嬰兒的哭聲,

她先是下了一大跳後,突然聽到了一陣的小孩的笑聲,有點邪魅,

但她當時並不覺得害怕,因為他隱隱約約聽的一個小女孩的聲音,跟她說著:「不要怕唷!」

 

從那次儀式之後,蓉彩很少在翻那本手記了,因為她算塔羅幾乎已經是出神入化了,

她神準的名聲已經成為了當時占卜界的一個傳說,而蓉彩心中其實有這樣一個秘密,

她其實並不是真的很會解牌,而是當她使用她的塔羅牌幫人算命的時候,

她總是會聽到一個小女孩告訴她受占卜者問的問題的答案,鉅細靡遺地說著。

她因為越來越出名收入也因此水漲船高,所以她理所當然的辭掉了宛如血汗工廠的醫院工作,

成為了專職的塔羅占卜師,但占卜師界總是有著競爭,她遇到了一個非常囂張的占卜師,

那個占卜師說著蓉彩的占卜是有漏洞的,只要超過一個月的事情就會失去準確度,

另外只能計算私人的事情,並且只要被占卜者的職業體質是有所謂正氣的,她都無法占卜,這

樣的謠言傳出之後蓉彩的占卜生意不斷的變差,甚至整個占卜業界都傳說著她是養小鬼才能如此準確,

大家都不願意招陰,所以來詢問的人確實越來越少。

而蓉彩卻也無力反駁這樣的傳言,因為她知道那些傳言中她不能占卜的禁忌,

確實是祖母手記上面的紀載,她為了尋找解決的方法,開始翻著手記,

但卻一直沒有頭緒,直到那天她不小心打翻了紅酒,紅色的液體濕透了手記,

手記上緩緩浮現的那個五芒星包裹著六芒星的符號,她突然想到了那個盒子,

但她卻不知道盒子的密碼,所以她決定去拜訪她那個被說已經發瘋長期住在安養中心的祖母。

 

去安養中心那天,正巧是農曆七月十五日,是普度的日子,天色因為下雨有些昏暗,

在山腳下的安養中心還起了一點霧,蓉彩耐心的等待祖母的會客,

她其實沒有想到會是那樣的場面,以前她來探望祖母的時候祖母總是對著她傻笑,

然後說一些她都覺得是奇幻故事的過往回憶,雖然她已經好幾年沒來探望祖母了!

當護理人員緩緩的推著輪椅送蓉彩的祖母出來,祖母微笑的跟護理人員聊著天,

但當她看到蓉彩的時候眼睛突然睜的大大的,然後發出了極為淒厲的尖叫,極力想要轉身回頭,

當蓉彩因為關心而快步了向前的時候祖母突然右轉過身來,

用極其哀傷的眼神看著蓉彩說:「要封印起來,不然會死掉!」

在蓉彩還來不及回應的時候,祖母的眼神發直,就昏死了過去。在經過一陣的急救之後,

蓉彩的祖母被判定是心肌梗塞而離開了人世。蓉彩一直記著祖母當時看她的那個恐懼又哀傷的眼神,

她心裡更是懸著。她去了安養中心收拾著祖母的遺物,她翻著祖母在中心留下的病歷資料,

她才發現自己的祖母竟然是個德國混血兒,她的好奇心驅使之下,

她打了個電話給她的小姑姑詢問了這一件事,她才知道祖母在15歲跟祖父結婚之後就回到了台灣,

然後就定居下來了!小姑姑跟她聊著祖母的故事,開心的回憶著,

還說著當初大祖母十幾歲的祖父常常暱稱著祖母「小法兒」,

蓉彩好奇的問著:「為什麼叫小法兒?」小姑姑說印象中好像祖母的德文名子就叫法兒吧!

 

蓉彩問了幾個學德文的朋友,一直不知道小法兒的德文是怎樣的.

而那天她的一個德國朋友跟她聊著神祕學的時候,說起了四元素的德文,

她才注意到火的德文跟英文發音很像,就是法兒,而正好是五個字母的拼音F-E-U-E-R。

那晚她回到家中,壓抑不住的好奇心,用著這五個字母試圖打開那個祖母的神祕盒子,

果然字母一輸入完畢,顆搭一聲,盒子的機關鎖毫無懸念的被打開了!蓉彩緩緩地開啟盒子,

她突然聞到很濃很濃的血腥味,然後盒子打開後她只看到了一幅有著黑紅色血跡的塔羅牌觸目驚心著!

突然!一聲慘烈的尖叫!蓉彩覺得自己飛了起來,砰的一聲,她感覺到自己撞碎了她的全身鏡,

然後感覺背部被玻璃的碎片刺著,她痛苦的呻吟了一聲,正感覺意識模糊的時候,

眼晴出現了一個滿臉鮮血五觀極為扭曲的小嬰兒,用著銀鈴般的笑聲笑著。

那是蓉彩最後一次看到的畫面...

 

蓉彩的鄰居因為聽到尖叫聲而報警,當警察破門而入的時候,只看到極為可怕的畫面,

蓉彩的四肢以及為扭曲的方式行成了類似六芒星的圖案,然後滿身玻璃的導在血魄當中,

瞪大的眼睛只剩下眼白,而身旁只有一幅染血的塔羅,不需要查看就知道她已經不需要搶救了。

而經過了好幾個月的調查跟偵辦,沒有遺書、沒有任何殺人兇手留下的線索,

連監視錄影機都沒有任何有人出入蓉彩家的樣子,最後成為懸案。

終於在案子偵查告一段落,蓉彩的姑姑收拾著蓉彩的遺物,

為了斷了對於蓉彩的念想,一些看似珍貴的東西她又捨不到燒掉,她就整理著那一些可以賣的東西,

其中一幅被保管很好的塔羅牌,蓉彩姑姑記得那是蓉彩最重視的一副牌,

她依然把這副塔羅就這樣掛上了拍賣,她在掛拍後沒幾天就賣出這一副牌,

她在裝箱寄出的時候,總覺得那副「異教徒貓咪塔羅」的貓咪眼睛一直看著她,

敢忙著終於寄出後終於是心安了下來。這副塔羅就這樣輾轉的到了一個女孩手上的,

她一看到這幅牌就愛上了,她開心的抱住了這一副她第一幅的塔羅牌,然

後笑著,那個聲音,像極了那個小嬰兒,銀鈴般的笑聲。

 

 

好啦!又是一個沒有很恐怖的鬼故事!畢竟不是真的要說鬼故事嚇人!

在寓教於樂之前,先稍微交代一下故事中的塔羅牌到底發生什麼是好了!

其實養牌確實各門各派都有很多方式,而故事中提到的養牌方式就真的是很邪門的東西,請不要照做!

是說沒有最後的咒語你照做除了感覺很噁心之外,基本上一點用都沒有!

這種養血靈牌的方式本來就是塔羅這種被稱作邪門歪道中的邪魔歪道,

所以確實有很多讓人覺得可怕的副作用,

然後其實女主角奶奶的那一副牌已經養到某種很可怕的狀態,至於怎麼養我才不會告訴你呢!

然後女主角去看她奶奶的時候,身上寄生的牌靈會攻擊封印同伴的敵人,

另外女主角會被弄死很大一部份是,這種噬血的靈體如果被長時間壓抑,

就會變的很飢渴跟暴躁,所以才會有這樣下場!好啦!大概可能有疑問的劇情交代完了!

我們要聊聊一點知識才行!今天在禁忌的月份跟大家說明一些傳說中塔羅的禁忌好了!

很多人都會問塔羅牌有什麼特別的禁忌,其實沒有甚麼太多的禁止的東西,

一些簡單的規則要注意,精神狀況差的時候不要進行占卜,

同一個問題不要短時間內一直問,人類不該知道的問題不要占卜,其它塔羅其實沒有太多忌諱!

有很多人都會那一個人最是不是有限定只能有幾副塔羅牌?

其實根本沒有上限拉,你要收集幾副或是幾千副都沒有差只是養牌其實很麻煩,

所以通常專業的塔羅占卜師都會有一兩副自己最熟悉的牌就是了!

然後最多人在說的禁忌好像是說牌不能給人碰,或試用過的牌不能送人,

其實基本上塔羅沒有那麼脆弱,碰一碰並不會比較不準。

就像你自己的小孩給別人抱一下就會漲的像別人嗎?當然不會!

然後送人跟碰牌一樣其實是你捨不捨得,自己養很久的牌送出去你不心疼真的誰管你!

歐對了!使用別人的牌占卜也不會怎樣啦!只是不熟悉的牌你解起來一定會比較不順是正常的!

 

然後有一堆網路傳言的禁忌,像是午夜十二點不能算塔羅,

一天最陰的時候真的不是午夜十二點,所以這個時間一點都不特別,你算不算塔羅跟這個時間點無關!

然後還會有說某些宗教信仰的不能算?這個基本上塔羅誰都可以算,但有些很計較的租叫會說這是邪術,

但如果你不care 你是不是違反你宗教的戒律,基本上塔羅沒有說誰不准算的蠢規定!

然後包黑布用黑桌巾,都只是人類對黑色影射的神祕感心理因素,完全不會影響到算塔羅本身。

然後不能免費算塔羅,會招來厄運這種蠢禁忌我就不想回答了!

另外像是塔羅不能曬太陽,或是算完要照順序回去,或是床上不能算,

基本上除了曬太陽曬久牌可能會脫色變質之外,我真的想不到太陽能對牌做出什麼傷害,

然後照順序排,只是要你熟悉牌跟確認牌沒有缺少而已,

塔羅牌是重視圖案的占卜工具,所以丟牌不能用空白牌填號碼補充。

牌有完整性,缺一張占卜當然會有影響。

然後關於然後這個鬼故事講的那麼邪惡,所以塔羅需要淨化嗎?

以及故事結尾說舊塔羅送出去很可怕,那要怎樣處理呢?

基本上塔羅除非你真的養了怪怪的東西讓塔羅當載體,

不然基本上塔羅牌應該是很乾淨的,甚至有一定的驅邪作用!

然後舊塔羅你要送人可以,然後處理其實儀式沒有很多啦,

找塊布包起來收好其實就可以了,塔羅本身是一種沒有很可怕的占卜工具的!

最後,符合這個月的主題,鬼月可以算塔羅嗎?

基本上你任何時間地點只要心情穩定都可以算啦!

只是建議不要在水逆那種腦袋不清楚的時候算,

因為不管是你跟牌的溝通或是跟被占卜人都有可能會受到水逆的溝通干擾!

但塔羅確實沒有七月份不能占卜的怪規矩拉!

網誌先生,我知道這是一部很偷懶的網誌,不過不想看字的可以聽聲音唷!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