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幻想外傳,萬載論道,次篇。

在陸壓道祖的一聲令下,道德天尊與那位少見的虛靈尊者各自坐上了衛冕者與挑戰者的位置,虛靈先是拱了拱手,輕聲的開口問道:「李師兄,虛靈先僭越了,師兄曾著書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為妙之門。』,就以道可道,非常之道,虛靈有些許疑問,道若不可道,孰非常道?又以非常之道,就真難以道之?…」

李耽微微的一笑,這開宗就是論道的本質,確實是虛靈的個性,他回答著:「常道是道,非常道亦是道,只是一字玄字微妙,不知虛靈師弟何感?」

虛靈聽了李耽四兩撥千金的回答了,也不急躁的說:「玄是一道,但誠如師兄所言,有無甚妙,而有無乃常,而玄之高遠,不如有無尋根,此又何苦不道其道而遠開玄妙之門!」

正當兩位天尊在台上唇槍舌戰的時候,虛靈帶來的大男孩已經聽的一頭霧水完全無法理解當中,但因為他上了論道台的最佳觀賞席區要走也沒有那個神通,終究只好四處張望著!好險就在他四處張望的時候,看到了那時候跟在三個佛尊之後那個那個熟悉的小和尚!

「唷!靚仔壓!好久不見啦!」他趁這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摸了過去,跟著小和尚搭著話!

沒想到他看著小和尚張著眼睛頭一點一點的,像是很認真聽著論道而且頗有體悟一樣,他突然有點不好意思覺得人家正在認真聽講,自己就只是在瞎胡鬧著!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一聲輕咳,右手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不知到哪裡來的女人看起來模模糊糊的悄悄的站在他旁邊,他一看就覺得眼熟,他馬上想起這一位就是他師父極為尊敬的懷真尊者,正連忙要行禮的時候,懷真示意他不要出聲,然後指著整個論道台上,似乎都沒有人注意到懷真的出現都認真的聽著兩個道尊論道著,除了他發現那個藍髮少年向他撇了一眼之外。

「小鬼頭!不要張揚,我現在用了一個很牛逼的法寶,在場不會有人看出來我在這裡,不過你一出聲就會壞了姐來打醬油的計劃!對了!先嚇嚇那個小光頭,怎麼讓他練出這一身好本事來的!」大男孩明明不覺得自己聽到聲音,卻明明怯怯地感受到了這樣得話語出現在自己的腦海當中,在他還在一臉矇逼得狀況之下,他突然聽到了一聲有些威嚴得咳嗽聲,那聲音像極了前面坐著的那個紅衣服的佛尊,但明明那個佛尊正認真得聽著論道,他轉頭看著懷真並露出不解的眼神,只見懷真微微得一笑,然後同時他就聽到那個小和尚一聲驚呼!而全場都回頭望向了他們!

「師傅我沒有睡覺!我沒有睡覺!我有認真在聽!有認真!」小和尚有點大聲的說著,而那個聲音剛剛好在整個道場都不大不小的能聽到,就當大男孩覺得那和紅衣和尚要發怒的時候,那個藍髮的少年突然站了起來說:「唉唷!你們繼續聊繼續聊!我起來走走散散步!那個阿呆~歐那個普華,陪我去走走好了!還有那什麼峰的,一起跟我走走,反正這些老鬼們講的東西跟你們沒什麼關係,我們去邊邊聊點年輕人該知道的事!」大男孩想說這著少年死定了,他知道這場子上這些人是多麼可怕的一群,這樣說話一定會挨罰的!沒想到眾人只是互相對望了一下,然後主持的陸壓道尊倒是發話了:「你出去走走,這不就少一個位置了嗎?不好看不好看,你不就是要幫這些晚輩解個麻煩,沒事!大家繼續講!沒事的!」

「不用不用!我們散我們的步!你們講你們的!我這就給你補上一個人!」藍髮少年笑著走了向他們,完全無視著台上眾人跟論到台下的觀眾的指指點點,然後輕輕的伸手拉住了大男孩身邊的女子的手,只聽到一聲撕裂聲,本來大男孩覺得有些霧霧的看不清的懷真,一下很清晰出現ㄕㄧㄤ在眼前!

「你真的很討厭耶!我不就是遲到後順便來打個醬油,你幹嘛這樣衝康我!」懷真嬌嗔著,但卻沒有一絲真正的怒意,只是婀娜多姿又理所當然地走坐上了剛剛藍髮少年的位置!

而藍髮少年風風火火的拉住了大男孩跟小和尚,輕輕的往台下一跳,逃也似的離開論道台,本來大男孩還想不管是自己師傅還是小和尚的師父應該都會厲聲阻止,沒想到他們倒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倒是大男孩還看到紅衣的大和尚還對他微微的一笑。但他還是沒辦法解除等等回去被訓一頓的恐懼,他急忙的跟藍衣少年說:「快回去!快回去!等等老師他們發火就糟糕了!」

「沒事沒事!小峰兄弟!跟著他準沒事的!這下應該連我睜眼打瞌睡的事都可以被忘記了!真好!」小和尚倒是極為淡定的說!

「對!沒事沒事!跟著哥就是準備吃香喝辣去!」藍衣少年笑著說。

「等等!等等!你剛剛是睜著眼睛睡覺!」小峰驚訝的看著普華小和尚,

「對呀!講那些鬼都聽不懂的東西,就不能好好說話,說白話文嘛!」普華嘟了嘟嘴抱怨說。

「好了!不要抱怨了!誰叫你自己愛哭愛跟路的,你不說你要跟老燒燈才不會帶你來這種地方浪費時間齁!」藍衣少年看著普華取笑著!

「這位前輩怎麼稱呼?」小峰突然發現還不知道這個藍髮少年的名字!

「你叫他兄弟是吧!」藍衣少年饒有興味地指著普華看著小峰!

「是呀!我們年齡相仿!說好不論輩份各交各的朋友的!」小峰開心的說著!

「那這樣你就不用叫我前輩了,某個意義來說!我個這個臭阿呆是同學,這樣算一算我們就是同輩了!」藍衣少年笑著說。

「那怎麼稱呼呢?」小峰倒是很單線條的接受了這個說法!

「佯羽,我應該比你老一點點你叫我羽哥就好了!」佯羽想了想之後這樣說著。

「羽哥好!」小峰開心的認下了這個新朋友!

「其實想想你真的很不要臉!」普華用著有點鄙視的眼神看著佯羽。

這時佯羽輕輕地靠在普華身邊,交頭接耳說了不知道什麼!

「也是啦!開心就好!」普華不置可否的笑著!

「你們想去哪逛逛!這個道域我雖然很少來,但應該比你們都熟。」佯羽勾著兩人的肩膀說著!

他們三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越來離那個論道的講壇越遠,那個眾人趨之若鶩的萬載論道,在這三個青年歡騰的背影下,似乎還沒有跟彼此說著垃圾話有趣一樣,也許道在繁複,也沒有一句瞎話動人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