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孱弱的智者與最強的煉體?那些年關於以太的傳聞

關於以太的生活記事傳言相當的繁多,其中來自於他幾位好友的印象與評論通常是對於這個三界當中堪稱最令人捉摸不定的尊者最有可信力的傳聞資訊,而曾經在飄渺眾尊錄裡面舊紀載了幾位道尊、天尊與以太的一些互動與相處的紀錄,並且被稱作太古以來第一劍修的太焱道尊陸壓曾經這樣論述著「以太呀!應該是最強的煉體者吧!不過很不堪一擊!」這樣兩極化的評論也是世人所不太理解的!而這也成為以太更神祕莫測的一個原因。 ----以太記

 

「以太……。」懷真在以太域中心的小島上呼喊著好友的名字,因為他環繞了以太域終是沒找到她這位神出鬼沒的至交。

「別找了!就自己鎖在那個空間裡不知道又在鼓搗些甚麼鬼東西!」

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讓懷真忍不住回頭一看,只見陸壓相當懶散的側坐在右側的涼亭中,桌上擺著是新鮮的水果與陳年的一壺狀元紅。

「咦!你不是被你那個麻煩師兄找去處理事情了,怎麼跑來這偷懶?」懷真沒有太訝異陸壓的出現,倒是很自然地在陸壓身邊就這樣倩身做下。

「我這可不是偷懶,還不是師兄要我來找以太幫個忙,誰知道來這十幾個天界日,我連他一根毛都還沒見到!」陸壓溫聲的跟懷真解釋著。

「還自備瓜果酒水,我看你還真是專業戶呀!」懷真輕蹙了眉頭,略為表示了不信任,

「冤枉壓大人!這些都是那幾個孩子看我這在等的無聊拿來的!」陸壓趕忙解釋著!

「是呀!那幾個孩子呢?我怎麼沒看到我們家小貝貝?還有那個憂鬱起來很好看的小朋友去哪了?」懷真倒是姑且一信了陸壓的解釋。

「我嫌他們煩,趕他們自己去做功課,否則等等他們耽誤了修行以太找我算帳怎麼辦?」陸壓解釋著!

懷真聽著陸壓的說明倒是微微的一點頭表示著能理解,但隨之一個有些冷漠的聲音緩緩的響起:「陸師伯這樣說就不對了,要不是陸師伯灌醉了虛靈與貝羅師兄,然後大師兄去照顧兩位師兄,所以才差我來陪師伯您老人家,以太門怎麼會無人來接待客人呢?」

「你們一門派我就特不喜歡你這個原小鬼!」陸壓轉頭看了緩緩走來的原立羽說著!

「死老鬼!我就說以太域心怎麼可能唱空城計!果然是你搞的鬼!竟然還騙我,你今天就別給我回太焱宮,否則我絕對跟你算帳!」懷真嬌聲怒斥著!

「哎呀!阿真就別氣了,反正你今天也不回去,我們就在這相伴就好了!」陸壓安撫著有點生氣懷真。

這倒是讓站在一旁的原立羽有些尷尬著,因此不得不打斷兩人的調笑說:「懷真姐,不知您找師父是否有什麼急事?」

「等等!你們怎麼都沒問過我有沒有急事?」陸壓一聽不對了,他來了十多天了,這以太門下的弟子卻從來沒問過他有沒有急事呀!

「陸師伯,師父有交代,如果懷時大尊、媧靈師伯與懷真姐三位來時,若有緊急要事便要弟子們策動空鈴告知,因為師父的留言中並沒有包含陸師伯……所以我們不敢問也不敢因此打擾師父!」原立羽倒是絲毫沒有隱瞞的說著原因!

「這個死以太!是怎樣朋友還分三六九等呀!」陸壓嘟囔著但卻也沒有真的生氣。

「這就是差距!差距知不知道!」懷真聽了倒是開心的咯咯嬌笑著。

「所以你來找以太幹嗎?」陸壓不計較著的問著。

「不就是白靈生日要到了,我正愁不知道要送什麼賀禮,想說找他討論討論!對了,以太閉關多久了?」懷真先回答著陸壓的問題,然後轉頭問著原立羽以太閉關多久的時間了?

「師父已經入關七年了,不知道懷真姐是否要我們通知師父?」原立羽恭敬的回應著!

「原小鬼!你有沒有搞錯!生日禮物是急事嘛!?」這下陸壓倒是不淡定了起來,臉色一青的怒視著原立羽,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一擁而上。

原立羽倒是沒有太過驚恐,雙手掐出了一個印記,周遭的空間稍稍凝重了起來像是成為了一面強大的護盾檔再了他的前方。

「好了好了!跟小朋友計較些什麼!立羽,這次你師父沒有留空間洞讓你們送飯?」懷真輕輕的抓住了陸壓的手,那鋪天蓋地的威勢微微的一滯後就消失了。

「懷真姐,師父這次閉關很倉促,沒有留下界點,我們供的瓜果也都留在原位,應該是都沒有進食。」提到這件事原立羽倒是失去了原來的神色自若,變得有些擔心了起來!

「難怪你會問我要不要通知,是想藉著我的名義讓那個瘋子出來吃點東西是吧!也是!也就如果是我死要找他,你們通知了才不會挨罵!老頭子,你看看馬上就錯怪人家了對不對!」懷真看了陸壓一眼,並且對原立羽表示支持著!

「什麼!以太那傢伙七個天界年毫無食水了?」陸壓到是聽到了重點,驚訝的說著!

「而且我看八成連睡覺都沒睡!」懷真搖著頭說!

「我的老天爺!就算是天尊不用飲食飲水,但在虛無空間中沒有能量流動,他這樣根本是最變態的煉體吧!這身體強悍程度縱橫尊位誰比他更誇張來著!」陸壓驚訝的說著!

「立羽,你就發遜說我有急事找他!不然我看沒再過個八九年他應該不會出來了!」懷真轉頭交代原立羽著!

「這傢伙真的每次忙起來都忘記自己不是真的煉體,如果他真的把這份心思拿來當煉體強身,我看三界之中必然多一個體術極致的高手!」陸壓搖著頭說。

「還煉體哩!你說他這樣子煉,能接的下你幾招?」懷真忍不住對這個武力狂翻了白眼!

「他?那麼虛弱的身體,不用神通道法,不用一招他身體就爛掉了!」陸壓不屑著說著!

「對呀!這傢伙煉體煉的變態,但一點用都沒有呀!」懷真聽了倒是笑著。

「對!就是個變態!」陸壓同意著!

突然聽到一聲撕裂聲,然後一個聲音響起「你們這一對冤家,聚在一起說人長短很不道德知道嗎?」

 

就因為這樣的事蹟傳出,所以曾經有多數的典籍誤載以太被太焱道祖認為是最強的煉體者,但殊不知這是太焱道祖在諷刺以太常常在投入自己的研究之後會忘記飲食的自虐行為,至於以太是怎樣解釋並合理化這樣的行為,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