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佰捌拾伍] 他的秘密,不快樂的快樂,但他學會了跟祕密獨處

那晚,Green約了他喝茶,說因為剛出去散心回來想找個有點陌生但又熟悉的人聊聊,他猶豫了一下,因為確實他們真的有點陌生,即使在某個程度上他跟Green卻是共享很多秘密的夥伴,至少是所有那些現在還不能被世界知道的祕密。在幾分鐘的猶豫之後,他回了訊息問著:「約哪裡?」

「我家!」

精簡的兩個字的訊息,其實是很常見出現在他們的通訊對話之中,因為他們真的不常多聊一聊都只聊最嚴重的心事,其實想想他們兩個的認識非常詭異,而來往更是奇妙的陌生,兩個人是那種平常受傷了心情低落了一定會找對方說一說宣洩的朋友,但卻是那種在路上碰到面連點頭打招呼都會先考慮對方身邊是不是有其他朋友,又或是這個場合適不適合相認的陌生感,一部分是因為Green的職業身分問題他們最好不要在公眾場合認識,另一部份是單純的彼此的默契。他在收拾了一下東西後就離開了公司,搭著捷運轉了公車極為低調的來到了Green住的大樓,不知道是警衛還記得他還是Green交代過了,警衛大哥跟他比了比右手邊的玻璃門,表示已經解除了門禁,他沒有多想的就上了電梯。

才出電梯就看到微開的大門,他忍不住望了對門,看了深鎖而沒有一絲亮光的對門,他想:「應該睡了吧!」,他那樣注意那個對門其實是心裡有一種尷尬感,因為他一直覺得Green的這個鄰居沒有太喜歡他,因為那個多年之前的那次見面,他不怪那個鄰居,因為如果是自己也應該會沒辦法給目擊者有太好的印象,又不是所有人都像Green一樣是怪人!他輕輕地推開微開的門,然後反手在輕輕的關上,熟門熟路的走向了客廳,有點輕手輕腳的,因為他想著嚇一嚇Green,誰叫他讓他跑了這一趟。然而沒想到被嚇到的卻是他自己!

「诶!喔!你…好…!我是Green找我來…」在他看到坐在沙發上彈著吉他的那個隔壁鄰居的時候,他真心的覺得他受到了莫非定律的詛咒!

「我知道,Green說想找你聊天,他在洗澡!等等就出來了!」K看了他一眼,很淡定的一邊說著話一邊撥弄著琴弦。

「喔!好唷!」其實他平常是一個很多話的人,跟他相熟的朋友就知道他是個無法在一個有其他人空間保持安靜的個性,但那時候確實他整整安靜了十來分鐘,一句話都沒說,一直到Green穿著浴袍擦著還濕著的頭髮走了出來!

「你來啦!怎麼那麼安靜?」Green很悠哉的擦著頭髮,而寬大的衣服隱約露出了Green蒼白的皮膚。

其實那一下氛圍很尷尬,尷尬到他想要瞬間逃離Green的公寓呀!尤其當K臉色有點糟糕的拿起了一條大毛巾,然後走過去包住了Green裸露的胸膛的時候,他心裡差點沒把三字經罵出來:「包毛呀!誰要看那個骨頭精的袒胸露乳!」

「幹嘛吃醋!他是好朋友好嘛!多虧了他不然我們早就不知道各自去哪了?」Green撥開了K,然後親暱的像姊妹一樣做到了他的旁邊!

「我跟你說唷!我覺得我學會享受秘密了!你知道的我之前一直覺得秘密好難過,但現在我覺得秘密是開心的!」Green開心的分享著!

「我看的出來你現在很開心!有點太過開心了!」他緩緩地跟Green拉出一點點的距離,他有點害怕旁邊那個稍微凌厲的眼神。

「上次你說如果一定要選擇把秘密藏起來,那就去開心地享受擁有秘密的感覺,我覺得我現在懂了!然後一定要跟你說!」

Green眼睛漫出的幸福感讓他覺得相當的開心,因為認識Green好多年了,從那一次意外之後到因為學長的關係才認真的成為會交流的朋友,到現在共享秘密的夥伴,他一直覺得Green其實沒有很快樂,他知道Green一直有再吃藥,而Green的心理醫生還是他至交好友,其實他一直擔心Green好久了,而這陣子確實讓他發現Green快樂很多!

「所以你就是要跟我說這個?」他有點冷漠眼神卻開心的看著Green。

「我說過要跟你分享所有秘密的!他!我的秘密!」Green甜蜜的拉起K的手,然後用甜死人的聲音炫耀著!

「你這是把我這隻單身狗找來虐的意思就是了?」他倒是因為K很尷尬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你不是號稱是萬年單身可魯精,完全不怕閃光跟狗糧的?」Green繼續笑著!

「好啦!我接受你放閃,是說你們兩個的事,Painting知道嗎?」他倒是不想在拘謹些什麼,直接單刀直入的問。

Green看了K一眼,很平靜的說著:「大概知道,但你知道的Painting不討厭我,甚至還算喜歡我吧!所以她好像還蠻能接受這樣的多元成家!」

「萌萌會哭泣的!他們會說你害他們不能教孩子了!」他倒是沒有太糾結這樣的關係。

倒是因為他絲毫不驚訝也不抓馬的情緒,讓K用一種極為驚訝的眼神看著他,然後K突然說著:「你不是要請人家來喝茶的?還不去準備一下,哪有人家這樣招待客人的?」其實當K這樣使喚Green的時候,他們大概就知道K有些話想要跟他私下聊聊,Green倒是很乖順的就起身到廚坊去準備茶跟點心了,剩下其實有點緊張的他,跟面容有點奇妙的K。

「我其實以為你應該對我印象很差,然後很討厭我!」K開口說著!

「我才覺得你討厭我吧!」他忍不住的回著。

「其實是我叫Green約你來的,他一直說你是他交換秘密的重要朋友,所以我覺得應該跟你好好聊聊!」K認真的看著他,反而讓他很不自在著!

「如果我知道是你要約的,我真的會考慮不來!」他嘴裡低聲嘟囊著。

「你說什麼?」K因為沒聽清楚他的話所以開口問著。

「沒事!我說你幹嘛想要跟我聊聊?」他馬上把話題繞回原來的方向。

「我在想我跟Green關係算是穩定了,然後Green一直希望被祝福,只是你知道的不管是我們的共同朋友或是…Painting,他們都只能接受,但好像很難祝福我們,而Green說這世界上唯一會祝福他的只有你!和一個他說已經過世的「姐姐?」,我想我們應該正式的認識一下。」K有點拐彎抹角的說著。

「簡單來說,你想大概了解我對你的態度,然後還有想透過我去理解那個你怎樣從Green身邊打探都不知道她是誰的那個姐姐是吧!」他倒是很快的猜測到K的想法了,這反而讓他感覺到鬆了一口氣。

「Green一直說那個姐姐很重要!而且我一直覺得因為我們第一次見面,還有我後來的結婚似乎你對我好像很多不滿?而且你又跟Wen私交很好到我覺得有點不安感!」K沒有迴避的直接了當的問著。

「別說第一次見面的事,那真的不是大寫的尷尬可以形容了,而且那時候我根本不認識Green,我真的也不是故意闖進休息室的!然後你們兩個那個不愛鎖門的習慣真的要改一改!」他搖著頭一邊指著剛剛沒有關上的大門!

「這個我會再提醒Green要隨手關門,不過你那時候不認識Green所以那位姐姐到底是?」K從他的回答當中推敲出Green和他的認識是在那次尷尬的碰面之後。

「這樣來說好了,我跟Green認識確實是因為Wen是我學長,然後我跟Wen很熟在他的引薦下才跟你們團碰上的,雖然我當初真的是百般的不願意,而天知道為什麼Green會因為覺得我口風很緊然後就跟我說了很多秘密,更奇妙的是他那為心中宛如女神的姐姐剛好是我的閨密,然後在前幾年她的忌日的時候我們又很不巧的碰面了,所以現在就變成了這種很詭異的關係!另外我要說,我真的沒有覺得你很討厭,我只是覺得你應該很討厭我,然後我才知道原來你對我不友善的原因竟然還有是因為Wen的關係,這點你倒是百分之百放心Wen那個跟我比慘烈的萬年單身狗,絕對對你們家Green一點意思都沒有!雖然Green暗戀他很多年,也雖然你跟Wen的同質性高到我當初以為你是Wen的替代品之類的,但是!我現在很確定你是你Wen是Wen,Green早就從Wen的世界走出來了!」他連諸般說完了這一整串,不經覺得有點口乾舌燥,突然一杯茶放到了他的眼前,他想也不想的就接下喝著!

「我說,雖然我很開心你理解我走出來,也幫我說明了Wen的事,但是『一點意思都沒有!』真的很傷人耶!另外,幹嘛百般不願意跟我們接觸!?」Green遞完茶後嘟了嘴坐了下來!

「喂!幹嘛偷聽我們說話!」他有點驚慌地看著走出來的Green!

「誰叫你要說我壞話!你沒有回答我,幹嘛百般不願意跟我們接觸?」Green繼續嘟著嘴說!

「那一次太尷尬了呀!你看到那種畫面,我真的不知道怎樣在不知道你們在不在乎的狀況下跟你們碰面好嗎?」他翻了白眼,然後發現Green沒有介意他把單戀Wen的秘密說出來的事之後悄悄的心安著!

「好吧!我免強接受!」Green倒是很快的從嘟嘴變成了微笑,然後靠在K身上慵懶地坐著。

「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你會說S是你的心靈導師,他比我們小很多耶,還有共享秘密是什麼是?」K突然像一隻放下防備的獅子一樣的任由Green靠著,然後邊摸著Green的頭髮邊說著!

「是他願意幫我分擔所有不快樂的秘密,然後告訴我怎樣一個人整理秘密的,你不知道你之前對我多壞,我都只能裝的自己很好沒事的時候多辛苦?還有你不要看他年紀比我們小,他的靈魂老成程度可能比我們好幾個輩子都還要老!而且我跟你說一個秘密,他跟大前輩他們有很複雜的關係唷!呵呵」Green調皮的說著。

「不會吧!他不會跟那個單身的大前輩是一對吧?」K馬上在Green的暗示當中想歪了!

「Gr~~~reen!!!!你可以不要亂說話嗎?我跟你們大前輩是很「單純」的上下級關係,真是的Green你是不坑我你人生有缺憾嗎?」他生氣的說著!

而Green笑的很開心著,除了他學會了怎樣獨自面對秘密之外,他也擁有了一起面對那些不快樂的夥伴,而且開始享受著擁有秘密的甜蜜與開心著!

 

網誌先生,這是一篇我覺得搞不好過兩天我就所文章的日更呀!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