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佰玖拾貳] 亂七八糟的世界,偶爾的白眼與笑鬧調劑的生活

其實一篇文章本來要寫成極短篇,但真的就因為懶得想網誌要寫什麼,

所以就默默地讓這個應該是極短篇故事的文章,安安靜靜地出現這裡當作日更了,

既然是極短篇類型的文章,這又是一篇只有他與你的文章拉!

希望不會又造成一些越讀者的閱讀障礙,

也希望不要有人很開心的隨便對號入座一下拉!

 

那,我們就開始說故事吧….

他回到了家鄉,帶著一個異鄉的遊客一起回到了他熟悉的地方,

才進家門,他縣市看著爸媽用著有些驚訝的眼神看著他帶回來的朋友,

是呀,他忘記說這次會帶朋友回家,所以當這樣突然出現的朋友確實會讓家人有一些訝異著!

「叔叔、阿姨好!我叫阿寶, S的朋友!剛好來玩,不好意思打擾了,這一點小禮物..」他相當有禮貌的跟他的家人打著招呼。

他的父母有些驚訝,卻沒有太多尷尬的樣子,畢竟其實自己的孩子交友有點過於廣闊這件事他們已經逐漸習慣了,只是確實長得那樣好看的人他們是比較少見的,但是依照他們對孩子的暸解,自己的孩子的交友真的好像也沒見過太多長得太平凡的人被帶回家的樣子。

「不用那麼客氣呀!來了就好好玩呀!」他媽媽很熱情的招呼著。

而那個晚上,大家倒是很相安無事的聊著,只是就像他說的總有一點點尷尬著,因為這樣被他帶回家的朋友真的是不多,反倒是自己來拜訪的反而是比較常態的狀態。其實,這次他返鄉是為了他那個挺贏弱的身體的例行檢查,而這個突如其來的旅客朋友確實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他真的也沒有想到這個朋友會死纏著說要一起陪他去看醫生,其實因為他太熟悉那個麻煩的醫生會在他有一個新的陪伴者出現會有怎樣的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這也是造成他一個晚上幾乎難以成眠的原因。

「我說,等等不管那個神經病醫生說了什麼,你都聽聽就好不要太認真呀!」他先進行了一些心理建設著!

「我真不懂你到底在緊張什麼?不就是健康檢查麼?」他搖著頭笑著說。

「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呀!」他嘆了一口氣。

在陪伴下他進入了診療間,他看著那個醫生有些冷峻的眼光,緩緩地低下頭來。

「你也知道羞恥呀!你看看哪那個可憐的肝膽機能跟血液常規指數,你唸書唸那麼多應該知道什麼叫做每況愈下吧?」醫生冷冷的看著他!

「哎呀!我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數據嗎…」他試圖表現得相當無辜著。

「我看你再這樣下去,真的不用來這裡掛號,你的棺材應該訂做好了吧!」醫生依然嘲諷滿點的說著。

本來平靜的他,聽到醫生說著他這位好友的狀態,訝異並且緊張的看著醫生。

「醫師先生,這狀況很差嗎?」他緊張地問著。

「不是很差的問題,是這個人沒有打算要命的意思呀!」醫生冷漠地指著一邊還在裝無辜的他。

「怎麼會這樣?狀態差成這樣。」他口氣中透露出一些驚慌。

「不要理著個蒙古大夫,他很多年前就要我去棺材了,我現在不是都還好好的嗎?」看著擔心的他,他忍不住放下了無辜的演技。

醫生倒是沒有被這樣的話語弄的火大,像是識破了偽裝般的淡定著問:「程董事失戀拉?」

「啊?」他被完全牛頭不對馬嘴的疑問弄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是新的?長的是比董事好看了點!不過你這樣看人家年輕好看就換了,不是很好吧!」醫生一本正經地說這極度五四三的話語!

「你到底在說什麼拉!蒙古大夫!」他突然理解了醫生的玩笑話,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誒?現在是?」他仍然一臉矇圈的問著。

「好好照顧你的伴侶,每天早晚得要一定要吃,他這樣心情好吃一顆,心情不好就不吃,根本一點用都沒有!然後飲食跟睡眠你看看這些肝指標就知道極度不正常了,平常要注意飲食然後作息尤其重要,你想要他多陪你幾年就多叮嚀他呀!」醫生相當苦口婆心地說著。

「誒!醫生,我其實不是…」他突然發現醫生的誤會,正想要解釋的時候,又聽到醫生的交代,不得不認真的聽著。

「他的胃的狀況本來就不是很穩定,然後加上貧血的狀況真的不適合熬夜,三餐不正常他真的隨時都有可能再胃穿孔,所以你最好是能陪他吃飯比較實際。」醫生倒是不太打算聽解釋,繼續自顧自地說著。

「所以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他聽著聽著,倒是沒有打算在解釋他們的關係一樣。

「恩!油炸的,刺激性的咖啡因、茶類不要長期飲用… 。」醫生繼續地說著。

「好了!你們夠了!反正就一條命呀!」他感慨著說著。

「你不要多話!聽醫生怎麼說!」他示意他安靜聽著醫生的交代。

他看著兩個演戲演上癮的醫生與陪伴者,一搭一唱的演出這一部重病患家屬與良心醫生的爛劇碼,然後默默地歎息著。

他眼睛望向著遠方,然後低聲的呢喃著:「好吧好吧!雖然亂七八糟的讓人翻白眼,但也許這屆是一種生活調劑吧!」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