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09

第八章 原來這就是先天能量

這時候立羽對外的能量接引因為落入潭中所以完全斷絕,而身體內卻呈現了一種奇怪的張力,五感幾乎都無法有所感應,但奇怪的是他的意識卻異常的清醒,並且處在一種極為寂靜的狀態。

如果此時那位智者東言在場,他應該會相當開心的向立羽恭喜著,因為這種混沌不明確也玄妙至極的狀態,就是彷彿重新回到母體的狀態,也被稱為胎息體。

不知道時間到底流逝了多少,立羽突然感覺著湧泉穴湧進了一股極為巨大的能量,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拓本上的經脈運行路線,念動心起,那股強大的能量就順著他的思緒慢慢的在經脈中流動了起來,並且速度越來越快著。

立羽慢慢覺得經脈有種不舒服的脹痛、酸軟,全身開始疲憊無力著,而如颶風中的浪潮一般湧入的能量,開始無法控制的在他經脈中亂闖,不一會的那幾乎就要爆炸的能量就這樣衝入了他的腦門。

轟地一聲!立羽就這樣昏死了過去。

立羽不知道這奇異的修煉方式是來自於一個太古時期修煉者突發奇想的練氣方式,因為那個修煉者的研究狂魔的心態,所以想出了這樣離經叛道的練氣法門,但他知道這樣的方式太過於凶險,為了怕造成修煉者發生慘案,他又不忍刪除這些法門,所以用這樣文字圖像的方式記錄下來,希望有緣人能從中有所機遇。

而千百年來許多的大德賢能者,雖然也有解出文字圖錄的秘密,但大多都像立羽一樣,百思不得其解。少有大膽修行的幾個人,不時成為經脈盡碎的廢人,就是死於非命著,所以絕大多數的修行者或研究者,都認為這是一個錯誤記載。

隨著歲月流逝,物換星移,原文早就在時光洪流中遺失了,而僅留下不多的殘篇在各個時代中流轉著。

立羽手上的這本拓本,則是當年智者東言的師弟虛雨藍,綜整了各時代各大名家的修煉方式,並且在經過幾次召集各家菁英廣開清談會,合力勉強拼拼湊湊出來之後,利用極特殊的藍羽緞所拓印下來的副本,原來就這樣被保留在中央科學研究院當中。

但是這本結合那個時代幾乎所有菁英所編列出來的曠世巨著,卻不知道為什麼沒有被眾人流傳,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在其中習得什麼絕世武功,宛如這一本書根本沒有問世一樣。

而立羽最為幸運的是,在他無意之間闖入的奇妙空間,那個剛好卡在沉星森林深處的流動空間節點,其實是一個太古大能留下的靜修空間,豐沛的能量跟那一潭能調節混亂能量的靜心池,竟誤打誤撞的讓立羽完善了這個亂七八糟的修煉方式,這樣的結果恐怕是連當初整理出這本拓本的虛雨藍也始料未及的。

立羽的意識慢慢的從寧靜的心靈中緩緩地清醒,像是從深海中慢慢的浮向水面一樣。能量開始穩定的在體內運行,而那樣的能量類似於聯盟灌頂後增強的能量,卻又有些許不同的地方,立羽能明確的知道其中不同的感受,卻又不知道怎樣解釋那個奇妙的差異感。

突然池水在立羽下意識地吸氣的時候嗆入了他的口鼻,他才掙扎的往水面上移動,手腳並用的向岸邊游去。

一直在一邊守候的小空本來因為以為立羽死去而有些憂傷的眼神,因為看到立羽又浮上水面,異常激動的在水上飛躍著並拖著立羽往岸上去。

就在立羽精疲力盡的把嗆入體內的水吐了出來,無力地趴在岸邊休息,小空不斷的用頭蹭著他,並切喵嗚喵嗚地叫著。

「小空!小聲點,你好吵唷!」

立羽忍不住摀住了耳朵,心中正奇怪平常小空的聲音是小聲並且柔和的,怎麼會變得像打雷一樣的巨大,並且在稍微回復一點體力之後,他開始四處張望著。

他像是做夢般的說著:「這是怎麼回事?」

先不說這個空間給他的奇妙感受,讓他更為吃驚的是當他環顧四周,他依然看到地躍月慢慢西落,而剛剛覺得朦朧的月光,現在看起卻是那樣的明亮清楚,他甚至似乎能清楚地看到月光在樹葉上的折射一樣,而那微風吹動的樹枝,它甚至能清楚地聽到他們有規律地輕輕擺懂的節奏。

他看著一旁的樹葉,他能清晰地看到其上的脈絡,而葉子上因為霧氣而凝結的露珠反射的景象他都能清楚看到。那些高大樹木的樹根緩緩伸展抓住地面的動作、每一株花草充沛的生命力,一切變得明亮而鮮豔的世界。

立羽被這樣的奇異現象震懾的無法置信著,耳朵聽到除了眼前瀑布的轟隆聲外,森林裡那些早起鳥兒的鳴叫聲,以及蝗蟲的鼓噪聲,甚至那夜裡貓頭鷹的呼嚕聲,他都能清楚的聽見,像是能聽清楚這個多采多姿世界的每一個聲音。

立羽開始用一種全新的視野看著這一個世界。

他並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況是所有修行者夢寐以求的境界,是從後天回歸先天的一種身體狀態。

當我們才存在母體內的時候,後天的氣息還沒有產生,還是單純的先天之氣在體內不斷的循環著,然而在我們出生落地之後,從與後天氣息直接接觸之後,我們的先天之氣會直接轉換為後天氣息,先天氣息並非消失,而是被外在的其他氣息影響所以沒有那樣純粹了。

所以從古至今的修煉者都追求著從後天修行能量,然後到一定程度之後再破開與先天的連結,重新回到那種類似胎息的狀態,返回所謂的先天境界。

因為立羽本來的能量在他依照這樣的運行,然後從湧泉穴破開了後天能量的禁錮線,並與外在的先天能量產生了交流。相對於外界龐大的能量立羽自身的能量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本來兩個密度相差極大的能量,應該會像兩個高低壓力不同的容器一樣,瞬間立羽的能量應該就會被抽出體外。

不過好險立羽的能量本來就算是相當微弱,不然光是能量流出的壓力就可以將他的心脈震斷了。

但其實如果他繼續下去立羽的身體也很難逃過被能量撕碎的危險。

沒想到他一腳踏到了那個流動的空間節點,被移轉到了這個靜修空間,黏稠厚重的能量先是像卡住一樣的只能緩慢地流入他的經脈,隨之在他身體能量散盡,體內的真空狀態開始大量抽取外在能量的時候,他恰好落入了潭水之中,那巨大能量透過調節能量流動的靜心池,在被疏裡後才流入了立羽的身體中,也同時池水的力量保護了立羽的身體,直到內外能量的壓力逐漸平衡。

並且在在這個靜修空間中獨特的先天能量,在回流到力與身體之後,開始快速的改造著他的經脈,並且使得立羽回到了所謂胎息境界。

在這個能量轉換的過程,如果不是剛好進入了靜修空間,又剛好跌入了靜心池,只要任何一個步驟慢上一些些,都會讓立羽踏上先人的失敗模式。

不過畢竟來沒有人成功過,立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修煉成功了沒,並且能量從後天回歸先天,在能量的「量」並沒有改變,所以立羽並沒有感受到自己變強,但先天氣息的精純卻是他無法預料的造化。

但立羽仍察覺了一絲的不同,他疑惑地自言自語著:「奇怪了,能量並沒有散失,而且還自己自動地運轉了起來,不是聯邦灌頂之後的狀況,但能量卻感覺精實了很多。」

立羽有些狼狽地站了起來,用內視的方式看著自己身體中能量的狀態,他對於墜入池水前那種內習空蕩蕩的感受還有些心有餘悸著。但現在能量確不需要自己運氣寧神就能自動運行,又不像接受灌頂後能量只會隨著一定路線轉動,他還是可以操控自如地去改變能量的路徑。

「喵~屋~喵~。」小空看著立羽傻傻的在發呆,忍不住的用肉蹼推揉著立羽的臉頰。

「對不起,小空,讓你擔心了。」立羽用手撫摸了小空因為救他弄溼的長毛,雖然麟貓會潛水,但立羽的體型與體重並不是小空可以拖上來的,所以弄的他一身的濕淋淋。

小空親暱地舔著立羽的手。

「小傻蛋,那麼擔心我呀!下次我在跌下水,我一定會記得拉你下來的。」

「哈!」小空生氣的對著立羽哈著氣!

立羽連忙安撫著:「好拉好拉!不要火氣那麼大!開個玩笑而已。」

立羽看著逐漸明亮的天色,那地躍月已經接近了地平線,而日星已經緩緩攤出頭來。

「那麼晚了!不會吧!」立羽出門前才剛入夜不久,現在竟然都要天亮了,他算了算他應該在池水中待了接近五六個小時。

他心裡暗想著:「依照這樣的換氣,我如果現在跟阿然比淺水,一定會贏呀!」

他轉頭看了小空:「小傻蛋,城門快開了!我得快點回去了。」

小空點了點頭,輕輕一躍,像是對於這個空間極為熟悉一樣的的鑽了出去,立羽也尾隨著從縫隙中竄了出去。他一路上看著晨光中美麗的空間與森林的交界處,他想他絕對不會忘記昨晚的那種奇妙遭遇,雖然整屆事情還是往如謎題班難以堪透,但這樣的經歷卻真的是極為難得的!

在終於離開那個空間的時候,立羽忍不住地回頭看了看那個奇妙的門戶。

「喵嗚!」小空催促的呼喊著。

「來了!就跟上了!」

立羽跟著小空再度踏上了歸途,留下的除了是那個又將流轉消逝的空間,以及難以忘懷的經歷與永難解釋的謎題。

那個空間緩緩地一閃而逝,而原來森林的小徑一如以往,一點都看不出來適才這裡發生了那樣一件千年難遇的奇蹟。

第九章 不過就是個小比賽?!

雷躍月 第三週

「小羽!!」

木遂炎喊著還在遙遠彼方緩緩慢行著的立羽,並且揮舞著雙手,像是這樣才能更讓對方注意到自己一樣。

「木頭,慌慌張張地幹嘛?看到鬼了呀?」立羽看著一邊揮手一邊喊著自己並且幾乎如一陣風般奔至自己身前的木遂炎,忍不住調侃道。

「先不要說這些五四三的!」木遂炎喘了口氣,然後鄭重地問著立羽說:「我說,你這次學科測試考得怎樣?」

立羽滿是疑惑的看著木遂炎說:「幹嘛?突然關心起我?你今天沒吃藥呀?」

「你不要再說那些沒營養的!趕快說就是了!」木遂炎緊張地抓住了立羽的肩膀,像是在期待著什麼的繼續問著:「所以都Pass了嗎?」

看著木遂炎緊張兮兮的樣子,好像今天公布考試成績的事他而不是立羽一樣。

「算是低空飛過吧!反正都勉勉強強及格了!」立羽聳了聳肩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在唸完了李然認真的抄寫的重點整理,上課基本上都在神遊的立羽,還是安全的通過了這次的學科測試。

木遂炎像是聽到了超級大的好事一樣歡呼著,然後大聲著嚷嚷:「太好了!太好了!我們今年可以一起參加年底的海選賽了!」

木遂炎開心的手舞足蹈著,而一旁的立羽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著。

「發生了什麼事了?木頭終於被你逼瘋了嗎?」

李然緩緩地走向了他們,看到的就是一個皺著眉的立羽,與欣喜若狂的木遂炎。

立羽搖了搖頭,無奈的說:「我也不知道是怎樣了,要嘛今天木頭是沒吃藥,要嘛就是吃錯了藥!」

木遂炎像是生氣的說著:「你才吃錯藥!你全家都吃錯藥了拉!阿然你來的剛好!」

木遂炎終於冷靜了下來,拖著李然就問:「你知道年底的天道到聯盟盃的選拔賽嗎?」

李然淡然地點了點頭說:「我剛剛有收到天訊通知,沒想到今年竟然可以參加。」李然剛收到通知的時候也是相當驚訝著。

相對與兩人的明白了解,立羽還是在狀況外的問著:「什麼選拔賽?這陣子哪來那麼多比賽?」

木遂炎用一種看著笨蛋的眼神看著立羽,誇張的說著:「天呀!可憐的孩子!這麼大的一個消息你居然一點風聲都沒聽到!阿然,你看看這個孩子,迷迷糊糊的,一定是今天早上吃錯藥了!」

「嘿!最近這些大大小小的考試,是考的我昏天暗地的,弄得的我都真的都快精神分裂要吃藥是真的,哪有時間去聽什麼小道消息,快!有屁快放,有消息快說!」

要知道最近是學期末,所有學科要不是期末考就是在期末報告,這些大大小小的驗收之外,還有立羽日常的自我放空時間,這加加減減之間,他根本沒有時間去注意什麼八卦消息,更何況他的八卦消息一直都是靠木遂炎來的!

李然笑著說:「小羽的資格符合嗎?」

然後從他手上的通訊器轉了一份剛剛才從中心領取的簡章到了立羽的通訊器當中。

木遂炎回應著:「我今天早上的時候幫立羽算過,他如果學科成績都有過的話,平均起來雖然差強人意,但是他體術的成績夠高,綜合平均來看,再加上加成分數,剛好可以通過資格門檻的。」

木遂炎扳著手指頭算著。

「等等等,你們說的是高級選拔?!」在看著李然傳來的資料後恍然大悟的立羽突然訝異的說著。

「高級選拔不是只給準畢業生參加?當作未來晉級評量用的嗎?」

立羽總算是想起來,他小姨老是跟他炫耀,在她學生時代參加選拔賽的豐功偉業。

這個所謂的高級選拔是聯盟教育中心規定所有適齡學生,在完成高等教育的學業之後,透過這樣的選拔來評定學生的技能,並依照造其能力高低評等之後,將其分發到不同單位。

這場選拔賽將歷時三個月,在整個天盟大陸的十二個主要城市當中,進行五個不同類型的資格賽。在參賽者獲取三項資格賽的通過之後,就有資格進入聯盟聖殿去爭取最後的聯盟總冠軍。

而這些能進入聯盟聖殿的人們,基本上就是整個聯盟學子當中的佼佼者,各界代表的單位都會前來尋求優秀人才,甚至聯盟主席、那位已經是虛位元首的聖皇都會前來觀看,不只是被視為進入公職資格的選拔賽,更是許多私人企業獵頭的重要參考標準。

許多企業團體會開出相當優渥的條件來爭取這些優秀的新血,在過去的紀錄當中公家與民間對於人才的競爭可是相當精彩的,而當初的路淮真就是在選拔賽當中極為出色的成績下,被天訊集團招攬的。

木遂炎興奮地說:「今年聽說因為教育中心的首席換人,整個人事大搬風,許多相關的規定都改變了,其中為了讓更多優秀的學生能加入聯盟公職,所以特別開放我們這些二年級生參加。這樣至少還有一年的時間緩衝,可以針對這些人做更多推廣和宣傳,才不會每次都被產業界把人才挖走呀!」

木遂炎對於這些消息之靈通,來自於他無所不在的資訊網,說白了就是歸功於他愛哈拉的個性。

公家機關和私營企業的競爭在這些年越來越白熱化,特別是在各大科技研究當中的角力,許多高端的科技不再是由聯盟的研究組織主導,一些新科技的研發主力開始是來自於私營企業,這也使得像是中央研究院這些的研發單位處境越來越尷尬,所以這次的改制可是聯盟的一個搶人動作。

木遂炎繼續高興的說著:「也因為這樣,今年一年級中有我、阿然、童道都可以參加,如果再加上立羽…」

李然突然打斷了木遂炎說:「別忘了周子龍這個麻煩人物,下個月的媧皇賽,如果立羽被他們動手腳沒有通過的話,再在被扣個五分的得體術分數,那分數就會不夠了!」

李然的提醒倒是讓木遂炎的熱情冷卻了下來,對於這個大麻煩一直是木遂炎很無奈的事情。

木遂炎情緒稍微低落的說:「啊!還有那個王八蛋的事!糟了,我還以為立羽一定可以跟我們一起去呢!」

「沒去也沒關係吧!」立羽一如往常的不在乎說:「明年我不就有機會可以參加?只是沒有提早而已拉!」

自從經歷過沉星森林那一夜的奇遇之後,立羽對於事物的看法與觀點其實慢慢的有所改變,對於這些他原來就不是很在意的競爭排名他更是不感興趣了。

那天夜裡的奇妙感受,在幾天之後他確實覺得消失了,但認真說起來也不是說感覺消失了,更像是已經習慣了那些感覺,所以並不會覺得那樣的感受很奇怪了。

最近立羽在夜裡總是會找個大草原躺著仰望星空,觀察著那些星辰與天體的運作,並且傾聽著那些蟲鳴鳥叫的自然之聲,雖然他並不能如數家珍地去說出那是哪個星座,但看著那些歷經亙古的星體,在無垠的天空中日復一日地運轉,然後體會著這個世界、空間的波動,像是這個塵世當中,人世間的一切與這個蒼穹宇宙比較起來何其渺小,在這樣的體悟之中,他彷彿能感受到他與這片大地、這個世界同步,像是千百年以來他就是這個世界,而這個世界就是他一樣的存在。

木遂炎繼續誇張的說著:「不不不!意義根本完全不同呀!更何況這次聽說還有「聖域」的人來呀!」然後又疑惑的盯著立羽半天,說到:「疑!阿羽,我說你是不是有哪裡不一樣,總覺得你給人的感覺怪怪的,跟以前不太一樣。阿然,你說呢?」

雖然立羽還是那一副世界與他無關的無所謂,但卻讓他有種很奇妙的不一樣的感受。

李然仔細的看著立羽粒與,也點了點頭說:「確實有一點不太對勁。」

自從立羽的能量從後天返回先天之後,能量自成循環,像是永動機一樣的在他體內產生巨大的變化,從外表氣質上雖然只是漸漸的改變,但確實加強了立羽那種世間與我何干的氣質。

這種精氣神轉變的過程是潛移默化的,對於天天見面的木遂炎跟李然來說並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如果是熟悉立羽,但有一陣子沒有看到他人的朋友來說,一定會對立羽的變化有相當程度的驚訝著!

「哪裡有什麼不同拉!不要一直盯著我,怪不舒服的!對了,你們剛剛提到聖域?這又是什麼一回事了?」

聖域是地星上另一個實體政權,是曾經被稱之為「叛亂組織」的存在。在聯盟創立之初,在當時政權當中分出了這樣一支隻政治理念不合的「組織」,並且一直與聯盟對立著,在經歷過許久的戰爭之後,兩方各自退守,聯盟佔據了資源良好的西半球,而當初的叛亂組織則守在了東半球,並且形成了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

而聯盟與聖域,就隔著忘世河為界線遙遙相望著,據聯盟的人文社會學上說明,聖域的體制與聯盟是截然不同的,許多制度都還相當落後,並且在科技發展上更是相較於聯盟晚上兩三個世代,什麼茹毛飲血之類的傳聞與記載不在少數。

木遂炎可不是一、兩句會就會被打發的,他依然像是在研究未知生物般的觀察著立羽。

立羽只好把轉頭問著李然。

「昨天天訊新聞的專題報導你又沒看拉?」

立羽點了點頭,這些日子以來只要一入夜,他總是會溜出中央城區去看星星,所以有就算城裡有什麼驚人的大事,他也都不會知道。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件,聯盟與聖域從和平協定之後,每十年都會有這樣的文化交流,畢竟兩個國家還都是同一個族脈,千年的分隔之後,有許多文化、觀念以及修行的方式都有所落差。以往因為長年戰爭,許多重要的歷史資料的遺失,所以每隔十年都會有這樣的交換參訪行為,是去學習彼此文化,也是一種國際交流。只是這一次剛好踫上選拔賽,所以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一次的選拔賽會成為聯盟向聖域宣揚國威的意義。」李然緩緩的道來。

立羽倒是第一次聽聞這樣的事情,驚訝的說:「真的假的!是說如果能夠到東半球看看不同的風俗民情,應該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

雖然從資訊媒體上都有一些聖域的歷史文化相關的介紹,但都僅只是冰山一角的存在,對立羽來說還是不及能親眼目睹來得有趣。

也許是因為立羽父母酷愛流浪的天性遺傳,所以他對於自然景觀的風景,以及各種不同文化總是有相當濃厚的興趣,要不是雖然兩國有著和平協定,但終歸還是有許多限制令存在,依照他的個性早就前往忘世河的那一岸去一探究竟了。

木遂炎也相當嚮往的說:「是呀!被選中的人能夠親眼看到對岸修煉方法的演化,對於自己的修行一定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木遂炎終於放棄了觀察立羽,加入了他們討論的話題當中。

「但認真說,這事情可能沒有那樣單純。」李然輕輕扶著自己的額頭,有些遲疑地說著。

「怎麼說?」木遂炎看著李然這樣的嚴肅,然後也正經地問著。

李然嚴肅的回應著:「詳情我也不確定,但是聽我老爸他們的對話來看,聽說最近聖域的政權出現了變動的狀況。」

要知道李然的父親是聯盟眾議院的議員,並且他所在的李家更是聯盟七大世家之一,不但在政經界有相當影響力,他的消息來源也比許多人快。

立羽聽到也驚訝的說:「不是一直都是說只有少數的反對者,在推動人民覺醒嗎?新聞上都說已經大致平息了呀?」這個連消息不靈通的立羽都所有聽聞著。

李然皺了皺眉:「那都是聯盟操弄的新聞消息,不過這些消息應該都還算是高層當中的機密,都算是未經證實的,你們也聽聽就好。」

木遂炎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說:「確實有點奇怪,我老爸前些日子也突然被招回軍部,但那時候他是說只是例行演習。」

木遂炎的父親是軍防司令,五大城市的安全守備基本上都是他在管理,立羽有時候也會在幾個城門看到他在巡視。

噹噹噹!

上課鈴響起。

李然打斷了三人的討論說:「上課了,這節課我跟小羽都是白老的「歷史通識」,我不想要遲到,晚點下課再聊吧。」

這堂課木遂炎是要和童道一起上強化系的「物體能量學」是在R棟的大教室,和立羽兩人不一樣,木遂炎是為了找立羽才晃到他們控制系大樓,鐘聲響起後,他也連忙穿過中停,往R棟奔馳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