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67

第六十七章 小命可能會保不住呀!

石不轉真心的覺得聯盟真的是一個亂七八糟的存在,不說訓練出來的新生代體質堪稱脆弱,那個武學程度真的在聖域來的人看起來,根本就是荒謬絕倫的笑話,如果不是這一個小子的體質有些怪異所以引起了他的興趣,他還真懶的出手救他呢!

原來立羽的體內能量不但是極度旺盛,主要是他的經脈異於常人的暢通,基本上就像是全身的經脈都成了高速公路一樣的四通八達,石不轉雖然不能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但是就算是在東半球的聖域當中,有這樣的經脈狀況的無一不是頂級高手,但這種情形卻發生在一個年紀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身上。

但最讓他難以置信的事情是,這一個小子體內充斥著純陰的能量,基本上要如此旺盛的純粹陰寒的能量的形成,除了是個女人之外,應該都是練了什麼邪門的功法才會有這樣的現象發生,但是這一個小子的純陰能量又是相當精純厚實並且相當浩然弘大,不像是什麼麼速成的偏門小道。

這也是引起了石不轉興趣的一點,然後他在立羽因為爆炸而昏睡過去的時候,研究了一下,他發現立羽所練就的武功,應該是一種相當古老的正宗內息的修行方式,這個在聖域當中一些最古老的門派當中都已經失傳的一種修煉法門,竟然會出現在聯盟當中。

立羽雖然身體經脈比一般人都還要流暢,但卻只獨走陰脈,以體內陰脈部分成為主要的強化並且修行的門路,甚至不斷以本身的純陽去蘊養純陰的真氣。

這個在武學發展之初,就由當初天智提出了相當重要的改善,在天智東言的改良之下,就已經把這種陰陽不協調的修煉方式做改變了,並且還將修改的功法透過三個弟子傳承了下去,自此以後這樣的新功法逐漸成為修煉的基礎功法,並且慢慢的蓬勃發展成為現今新生代的武學。

自此之後數百年,雖然各式各樣的修煉方式不斷的開發,百家爭鳴的局面逐漸出現,但追起最初的源頭,還是來自於當初的天智東言所提出的基本修練法。

而這個小子修行的,就是那個在天智東言總括整理修煉功法之前的修煉方式,這真的相當讓人傷腦筋呀!

還好這個小子還是純陽之身,才這樣讓他拖到了現在這個狀況,不過他現在累積在經脈當中的陰性能量已經開始反撲了,如果不是剛好遇到像是石不轉這樣練就純陽剛烈能量的超級高手,也許過不了三天,他的能量就會以相當驚人的速度開始迅速膨脹,然後他就會被這種沒有極限的膨脹瞬間炸掉,簡單來說就是會走火入魔。

雖然立羽已經踏入了先天境界,但是終究是速成的路徑,而且立羽並不知道這種修煉的正式修行法門,而是自己像是實驗一樣的悟通可以說是前所未見的方法,不過也因此導致他的陰脈累積異常多的能量,但卻逐漸的壓縮了他的陽脈,甚至開始形成阻塞。

天地之間的萬物修煉,根本都逃不出陰陽之道,最簡單的概念就是「孤陰不生,孤陽不長」,而人也是分成陰陽,連普通人都需要注意陰陽的調整,當人陰陽失調的時候就容易生病,所以對於練武養氣的人而言,更是要注重著陰陽調和的方式,除非是有著一套獨特的修習方式可以適當的讓陰陽能量交流來維持整體性的陰陽交互,不至於產生失衡的問題。

這是至少延續了超過千年的傳統修煉方式,在聯盟改革之後,把內息用能量流來量化成指數,再根據數據進行更有效的能量御使的應用,確實對於現代人使用能量變得更普世,並且也藉此大大的改善了人類的生活模式。

雖然還是有許多練就純陰或是純陽能量的人,在聯盟八大世家當中就有不少這樣的功法有人在修行,但是大多數人都有一套配套的心法來作為能量的疏通,穩紮穩打的修煉者則是會透過一點一滴的能量累積才形成純陰或純陽的能量,必須透過逐步漸進的方式讓身體適應並且能夠調整身體陰陽平衡的狀態,像是立羽這一種一開始就在先天境界當中成長的陰性能量,那種毫無規律的井噴式成長,一個月的修習時間就幾乎等於別人修練一整年的程度,雖然這樣成長累積的速度很快,但也是因為成長的過於迅速所以導致經脈根本來不及適應,也就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立羽聽著石不轉碎念,卻完全狀況外的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完全糊裡糊塗地問說:「石前輩,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呀!我真的不是很懂呀!」

石不轉轉過頭來,張開他的眼睛,那精光一閃了一下,炯炯目光看著立羽說:「小伙子,你是不是照著這一本筆記裡面的法門來修煉的?」他看見立羽點頭之後又說:「嘿嘿!還真是絕了!居然真的有人照著這個胡搞瞎搞之後還能活到現在,這應該是一種武學修煉的奇蹟了吧?據我估計你大概是半年前開始修煉的吧?嘖嘖嘖,短短的時間內息就能成長成這樣子,也真的相當難得了,只是可惜呀…」

立羽看著石不轉欲言又止的樣子,連忙追問著:「石前輩,可惜些什麼?」

「可惜你這個小子這一條小命呀!我看可能活不到下一個月了呀!」

立羽聽到這樣的說法,驚訝得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只能張大嘴巴的擠出了一句:「蛤?」

石不轉說:「蛤什麼蛤?我這個金針引氣的祕法,只能把你一百零八個穴道當中的能量舒緩,加上我的真力也只能稍微的平定你體內的能量膨脹速度,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右半身從風池穴到湧泉穴,都有一點點麻麻的,有時候又會覺得癢癢的像是有螞蟻在經脈當中爬行一樣?」

石不轉看到立羽的神色有些訝然,就知道他的推論並沒有錯誤:「這就是因為能量成長被金針抑制住了,沒有再狂放的四處奔馳,但是如果你再妄用能量,他就會像是一個流沙漩渦一樣,不斷地席捲外界的能量進入,但是你的身體可以容納的能量本來就有限制,當能量成長的速度超過你的身體可以負擔的程度,就會像是汽球一樣…『蹦』一聲…」石不轉雙手在空中做出了一個像是煙火散開的動作之後,才繼續說道:「我想你懂得…,四分五裂呀!除非……」

立羽急忙問說:「除非什麼?」

石不轉緩緩地說著:「除非有能將能量極致運用控制的高手,在不傷害經脈的前提之下,把你體內當中過度膨脹的能量透過慢慢的引導,使之不刺激的宣洩出來,再用和你體內純陰能量相同含量的純陽能量,重新去塑造你體內的能量循環結構,接著再導引進新生的能量之後,使得你體內能量趨向平衡,這一個方式在理論上,應該是一個合理並且可行的治療方式。」

立羽相當疑惑的問著:「那為什麼會說是『理論上』可行的?難道沒有人可以辦到嗎?」

石不轉搔了搔頭說道:「這種事情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遇到過,所以也確實從來沒有驗證,而且就算是有這個方法能夠發揮作用,整個東半球當中確實也有許多修行純陽或是純陰能量的高手,但是要找到兩個可以同源融合卻又是兩種極端能量的修練者,極陰與極陽的同門同源同修為的絕頂高手?就算是師出同門也不會有修為一模一樣,一個修煉極陰,一個修煉極陽,真的是打著燈籠也都找不到吧!不過如果是用機器來過濾融合能量的話?不對不對!經過這樣一層的人工手續,可能會有契合度的問題…唉…」

石不轉越說聲音越低,然後就陷入的深深的思考當中,立羽看他如此認真的樣子,也不敢打斷的他的思路,但是石不轉提到的方法到底可不可行呢?東半球當中真的有很多的特級?高手嗎?東半球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世界呀?

這並不能怪立羽是孤陋寡聞又或是井底之蛙,在整個聯盟的歷史當中,徹底的讓人民不要有盲目的信仰或是「可能危害社會」的思想,所以進行著思想統一,也因為這樣來塑造聯盟政府的絕對權威,絕對不容許有其他人或是外來政權的干涉,所以聯邦當中絕對沒有企圖冒犯權威的存在,知識與智慧都是聯盟允許才能傳播的。

也隨著這樣子的制度之下,東半球聖域的「東帝」與西半球聯盟所擁護的「西皇」,逐漸的形成兩個截然不同的文化思想的世界。

在東半球當中光是這個「東帝」就已經經歷過許多次的改朝換代,疆域的劃分也隨著領導者的更動,分分合合的也因此創造出來了許多多采多姿的各種獨立民族或是文化特色,迄今也仍然保有他們的文化特色與傳統著。

這種社會與生活型態對於聯盟來說就是一種難以想像的世界,由於聯盟一直在避免國民接受來自東半球聖域那種「政治不正確」的價值觀與習性,他們幾乎杜絕了所有聯盟人與聖域的接觸管道,除了一些可控的官方往來渠道,又或是一些經過政府同意才可以發表新聞的媒體單位之外,一般階層的民眾是絕對不允許跟聖域有任何私人的來往與關聯,所以不知道有關聖域的相關知識與資訊是相當正常的。

立羽看石不轉依然在沉思,也不理會他,他也就乾脆沈默不語了起來,這些天他的經歷真的可以說是比電視劇的演出還要精彩,與他原先平靜的日常生活根本是天差地別的感受,但有趣的是他並沒有因此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種好像終於回到自己屬於的世界一樣的那種驚喜感,甚至開始有著一種興奮並壓抑不住的顫慄感,像是對於那種刺激生活的渴望與嚮往一樣。

「誒!小子,你幹嘛不說話呀?!」這一陣的沈默反而是石不轉耐不住性子的問了起來,普通人聽到這一種攸關生命的大事,通常都會急忙地追問該怎麼辦,但這個小子卻好像是事不關己一樣的淡定。

立羽擺擺手,然後指著地板上的悟天筆錄說:「石前輩,我只是在想,為什麼你會說這一本悟天筆錄毫無價值,我就是因為這一本破破爛爛的舊書,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的呀!更何況,書裡是用古文記錄了聯盟武學的起源,其中有很多珍貴的新法呀!對於所有人來說,只要弄懂了它,不就是等於得到了至高無上的力量嗎?」

石不轉翻了身,雙手一撐,高大的身體像是沒有重量一樣的輕巧的飛越過樹枝之間,雙腳輕鬆的一掛,就掛到了立羽對面的樹枝上面,並且和立羽倒掛相望著。

「哈哈!你說這一本老古董呀?不要說這種笑死人的蠢笑話了,這一種記載跟舊紀錄在東半球隨便找一個二手書店都可以掏上個幾本,雖然這一篇確實有些特別的篇章,但是這種死板板的修煉功法,早就應該被淘汰了,只有你們這一些受到聯盟思想荼毒的人才會把它當成寶貝一樣!何況就算你練成了這書裡面的心法又怎樣?沒有配套的口訣、身法、招式,這頂多就是一本很不錯的養身氣功吧!」石不轉相當輕蔑地看著地上的那本筆錄,然後很不屑一顧的說著。

立羽極為驚訝著,他很難相信這一本八大世家爭搶的筆錄,竟然在一個聖域來客眼中是這樣的毫無價值,想想就算是棣天這樣的頂級高手也相當重視這一本筆錄呀!想必一定有它的道理存在的,但是看石不轉這樣的不屑一顧,立羽也不好跟他爭論什麼。

立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後連忙的問著石不轉說:「對了對了!石前輩,你是不是有一個師妹叫做『花筱葉』呀!」

這次可輪到石不轉嚇了一跳,難不成這小子竟然跟他那一個令人頭大的小師妹有關?他們兩個怎麼會認識?

「你認識小葉子?怎麼認識的?你是她朋友?」

立羽有些尷尬的笑了一笑說:「也不算很熟啦!只是有一點點交情而已。」立羽隨即就把他與花筱葉相遇的經過說給了石不轉聽。

一大一小的兩個人,也不管都還倒掛在樹上,更不用提立羽身上還像刺蝟一樣的插滿了針,兩人就這樣的閒話家常了起來,如果被別人看到,一定就會以為是兩個大小瘋子在發神經呀。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