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77

第七十七章 立羽要掛了嗎?

立羽自己的狀況倒是有苦說不出的啞巴吃黃蓮,他體內的能量經過剛剛的劇烈衝突之後,又開始漸漸的不受到他的控制了,這四個人的功力高強確實是立羽前所未見的,如果不是靠著石不轉所傳授的騰虛訣的奇異,和他能夠感受到他人能量細微變化的特殊的感知狀態之下,恐怕立羽早就束手就擒了。

雖然立羽背上依然是火辣辣地刺痛著,但是比起體內而言,那真的是算不上什麼事了。他的五臟六腑就像是被放在洗衣機一樣被翻攪著,相當的難受。到了河邊之後又該怎麼辦呢?他更是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是他絕對不能被抓回去當實驗的白老鼠,那是他唯一肯定的是。

「給我站住!」

這四個貼身侍衛畢竟都是由長老團那些高手所教導出來的,比起立羽這個半調子,速度還是高上了許多。

這時候一拳一斧一腳連續攻來,立羽避開了殺傷力強大的大斧,卻擋不住那個高瘦漢子的拳,背上還硬是挨了那個持鞭女子的一腳,在這樣的混戰當中,立羽已經無暇去分出哪些能量是屬於誰的,只能勉強的躲過攻擊力強的那些能量,而這時候,三人形成的攻勢更是毫不留情地全力向立羽攻了過來,激烈地展開貼身戰。

立羽背後就是滾滾的河水。

他運起了最後所能控制的能量,右手順著氣流輕輕地撥開了大斧,左手一個回身一個反手急攻了持鞭女子一掌,震開兩個人後,他藉著高瘦男子的拳勢,再用右手硬撼了對方一拳,而這時候立羽就像是被那個高瘦男子用力推開了一樣。

他在空中噴出了一口鮮血,狀態好不狼狽,但人卻成功地被送往了大河之上。

立羽下半身沒入水中,在那一瞬間剛剛一直不見蹤跡的右爿龍,突然像是鬼魅一般的出現,並且用極快的速度,毫無預警地出現在立羽上方。

他的手掌從膚色突然變得炙紅,像是翻騰火焰般的炙熱能量,開天闢地的一湧而上的打了上來直往立羽頭頂上的百會穴湧了過去,轟然一聲就發出了巨響。

在黑暗悔澀的河面之上,爆出了相當絢麗的斑斕能量衝擊波。

在那一個剎那之間,右爿龍運足功力的手掌居然被輕鬆的彈開,立羽只覺得全身的陰寒能量在一瞬之間全部都聚集到了頭上。

而這股能量,像是要跟著右爿龍所拍下的炙熱能量較勁一樣,所有的能量幾乎傾巢而出,與那個火熱的能量互相抗衡著,在那個瞬間當中,立羽的體內又是空蕩蕩的,能量全部在這一擊之下散失了。

立羽瞬間沉入了水中。

「隊長!」

右爿龍腳輕輕的點了水面,然後就躍回了其他三個人身邊:「馬上派人沿河搜索,就算是死了也要把屍身帶回來!」

怪了!難不成有人能夠在爿龍隊長那一掌之下存活嗎?但三個人都不敢多問,只能領命前去搜尋。

右爿龍看著仍然顫抖的手,他的掌心還微微冒著白煙,他這一掌是大長老親傳的,在整個小隊當中只有他有這種資質獲得傳授才能夠修習。

大長老在「聖殿」當中隱居閉關將近四十年,不管是資格還是功力都已經是「聖殿耆老」的水準,更是聽說他的年齡已經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他是得到長老團的同意,才在大長老閉關的地方求了整整一個月,才得到大長老透過聲波口述傳授了這門武學。

自從學到這一門武學以來,他絕不輕易使用,也確實沒有遇上直得讓他使用這一招的對手,但是從學到這門武學之後,從來都沒有這樣怪異的使用後感受過。

看著這滔滔的河水,那一輪如銀盤的明月還安靜地掛在天上,立羽真的死了嗎?

一艘巨大的浮空船正靜靜的在夜色當中穿梭著,寂寥並且輕巧地緩緩掠過大河之上,在寬廣的河道上印下了幢幢的黑影。

這一艘浮空船造型當當古樸,整艘船艦都有著中古時期的氛圍,相當的古趣盎然著,他的船身相當的雄偉,目測應該可以乘載五百人,總重應該超過萬噸,整艘船可以說是相當精緻並且也不失其火力,船的下層有著整齊的窗口,開啟時候可以有近百門的火砲,可以說是除了美觀之外,還具備相當能力的攻擊力,船艙上下共分成七層,這時候卻只有一半的艙窗有燈光。

更奇怪的是他順著河道漂浮其上,離水面保持了大概有百來公尺的距離,確實讓人納悶著,到底是用怎樣的技術,可以讓這樣巨大的船艦就這樣漂浮在空中?

在聯盟的歷史記載當中,像是這樣的巨型船艦並非沒有,但是由於在建造技術上確實是比較奢侈,並且建造出來的船隻往往較為不實用,加上這樣一種的巨型浮空船的行動力較為遲緩,大多都是在民間運送貨物上使用。

這一艘浮空船不但建造風格跟聯盟大相庭徑,看這一艘船能夠自由穿梭在天空當中,並且還相當的靈活與具有靈巧性,是一般聯盟的船艦不能達到的,由此看來東半球聖域的科技技術果然有其獨到的地方。

聖域跟聯盟的建造技術最大的區別在於,聯盟不論是在建材或是動力源都是大量的採用人工素材,而聖域則大多是以人力、畜力、風力、水力,這一些所謂的自然力作為主要動力,並且盡可能地使用天然建材來建造各式各樣的建築物。

就理論上來說,天然材料的強韌程度一定會遠遜於人工合成的建材,但是東半球的聖域這千百年來的堅持,並且投入的大量的人力物力的開發技術,激發了人類相當驚人的想像力與創造能力,逐漸彌補了材料上的差距,並且讓聖域在整個建造學上逐漸與聯盟並駕齊驅,甚至有逐漸反超的趨勢。

在這艘船上還亮著光亮的艙窗當中,傳出了一陣相當清新悅耳的音樂聲,緩緩地像是逐漸融入夜色當中的音韻,微弱卻綿綿不絕的與河面的波浪聲相映成曲,那樂曲像是穿林的微風,緩緩的吹動了岸邊的竹林,然後那被風吹落的葉子,緩緩地飄落落在這反射月逛的河道之上,景色相映饒有別緻風味。

這彈奏人的琴藝相當高超,在他指間輕輕撩撥當中,創造出了一個很美麗的感官世界,確實是令人歎為觀止的。

樂音突然轉了一個調,那悠悠夜色像是突然變成了一片的金色草原一樣,遼闊而寬廣,讓人感受到那種天寬地闊的澎湃洶湧,在樂曲聲當中像是能夠令人放下世俗的那些枷鎖,暢遊在這個只屬於樂曲的世界一樣,心靈隨之靜靜的沈澱下來。每一個音符之間像是毫不相干,卻又緊緊的連結在一起,那時而低聲沉吟如輕撫的微風,時而高亢動人像是雀鳥的歡鳴,琴聲就這樣漸漸的隱沒在這個別緻的夜裡。

樂音乍然而止,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輕輕的咳嗽聲。

「小姐!外面風大,妳怎麼又開窗了?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妳身子虛弱不要這樣吹冷風呀!」一個穿著淺綠色套衫,衣著相當俐落、看起來相當親人、輕靈的的女子正捧著一壺冒著熱氣的茶走進了門來,就看到她那個小姐又靠在了窗邊望著月亮,她忍不住又是擔心又是埋怨的碎唸著那個倚在窗邊身型清瘦的女孩子。

這一間艙房相當的精緻,它用屏風區隔出兩間房間,實際上是相當寬敞的,而在寬闊的空間當中飄散著淡淡的藥香味,外面的客廳放置著好幾個大書櫃,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牆上則有幾張相當有味道的風景畫,可以看出來這個擺設者的巧思與文藝氣息,整個環境兼具著典雅並且古色古香著。

在內廳當中擺放著一具黑色並且造型相當典雅的奇怪樂器,上面擱著的正是那個小姐宛如玉器般的靜置但異常蒼白的手。

靠在窗邊的女孩並沒有因為叫喚而回頭,只是頭枕著窗沿,然後輕輕的說著:「小玉兒,我沒事的,妳看看今天的月色那樣的迷人,是最適合觀月的日子,如果就這樣白白度過這個晚上,不是既浪費又可惜了嗎?」

才說完,這個小姐又是一陣的掩口輕聲咳嗽。

「唉唷!我的大小姐呀!你就不要折騰自己來折騰我了!要是讓上面的人知道我讓小姐在這種冷颼颼的深夜裡開窗吹風,我不知道會被罵得多慘呀!」

那個小玉兒連忙倒了一杯茶,捧給了小姐潤潤喉,並且在她的背上輕輕撫拍著,順手偷偷的把窗戶關了起來。要不是小姐彈奏的音樂真的是太動人,讓她一時之間愣了神,捨不得打斷這船上所有人的福利,所以就遲了一會進門關窗,但是如果就因此讓小姐又再生了病,那就真的糟糕了去。

被稱呼為小姐的女孩穿著淡粉色的看似薄紗所製的衣服,材質輕柔細緻的服貼在她優美的身體曲線上,這一種東方貴族才能穿著的服飾,穿在她的身上更顯出一種高雅的氣質來。

她柔弱似無骨的身子,側靠在一邊的軟枕上面,一雙精巧的小腳露出了裙襬之外,而勻稱並且曼妙的小腿,在椅側輕輕地打著節奏,修長的雙手暫時離開了樂器,捧起了茶杯,輕輕的啜飲了一口熱茶之後放下茶杯,她輕撩起了落在額前的髮絲,這樣的景緻就算已經看上了無數次,小玉兒還是看的呆了過去。

像是擁有人世間最完美曲線的眉毛,不需要任何的修飾就已經是令人羨慕的完美。像是一潭平靜悠遠的湖泊般的藍色眼睛,像是在說著故事一樣。要說這張臉上有什麼缺陷的話,可能就是只有那稍稍沒有血色的嘴唇,但那個掛在嘴邊的慧黠笑意,卻又是那樣像是透視世間萬物般的從容深遠著。所有能用在對美麗描述的形容詞,在小玉兒心中都覺得不足以形容他們家小姐。

她有一張顛倒眾生的容貌,柔弱的身架,跟那動人的靈氣。她的美麗並不是那種豔麗無雙,但是就有種不屬於塵世,飄然於世間之外的靈氣與美麗,加上她那一雙彷彿蘊含著這世界所有知識與智慧,但是又簡單清澈的眼睛,這些都讓她有著一種超脫於世界萬物,但又是確實存在的美麗,光是看著她就會讓人置身在一個安靜悠遠的世界一樣。

這就是他們家小姐,擁有上天最豐厚的賜與,卻又命薄如紙的女孩。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