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78

第七十八章 救命的美少女

「傻玉兒,就只是看一看月亮而已,你就是愛大驚小怪呀。」泰熙妍嘴邊露著笑意,雖是嫌棄著小玉兒但也只是嘴上說了兩句,並沒有脾氣著。

「還說呢!小姐,妳想想你上一回在靈心湖畔也是說『只是看看風景不會待上太久』,我一時鬼迷心竅的糊塗了,就讓你在湖心亭裡吹了半夜的冷風,結果呢?那一次的風寒就拖上了大半年,就為了這件事,我可是被主母唸到了現今,前些日子主母還耳提面命了我一番說,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這顆小腦袋瓜子就算她想保,東皇大人也不會讓她保我呀!我說小姐,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玉兒這時還有些小驕傲,她想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被他們家小姐那驚為天人的美麗迷得七葷八素了,心神一定都不曉得飛到哪裡去了。不過她可是從小見到大的,雖然有時候還是會不小心著了道,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比起旁人有上不少的抵抗力,加上從小到大的慘烈教訓,她可是非常戰戰兢兢的絲毫沒有馬虎呀!

泰熙妍眉頭微微的一皺,輕輕地說道:「還提那事情,我後來不是有跟父皇跟母后說過了嗎?小丫頭就心眼多,就這些事記得特別的緊。」她的手指輕輕的在琴弦上隨意撥弄著,清脆的音樂聲緩緩地傳出。

小玉兒插著腰揚起頭一副不依不饒的說:「反正不管怎麼樣,就是小姐的身體健康第一,其他的是就算天塌地攤,都不關我李小玉的事情!」

泰熙妍搖了搖頭笑說:「都不知道誰才是小姐呢!」

小玉兒誇張演起了受傷的樣子的說:「小姐,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對小姐的心如明月可鑑,情如蒼天可表呀!」

泰熙妍被逗得忍不住掩嘴笑著說:「好了好了!越說越離譜了,跟你開開玩笑呢,連明月可鑑、蒼天可表都出來了,早知道你這樣就不帶你出來了。」

這主僕兩人又鬧了一陣子,小玉兒才想起來這次來找小姐的目的。

「對了!對了!差點忘了正事!小姐,諸葛軍師要我轉告小姐,我們明天就要啟航離開這裡了,小姐不知道還有欠缺什麼東西要採購嗎?」

這次前來西方聯盟的目的,除了是要參加三方的高峰會談之外,泰熙妍是要藉這次機會來採購許多東方聖域並沒有生產的一些藥材跟原料,以作為她的研究之用。

泰熙妍低頭思索了一下下,說道:「應該是沒有什麼漏失的東西了。對了,小玉兒呀!我記得會議不是後天才要結束嗎?怎麼明天就要啟程了?」

小玉兒滿臉嫌棄的說著:「就聽說會議開的相當的不順利,南方那些豺狼虎豹真的是蠻橫不化貪得無厭,不但要我們交出領土跟治理權,還要無條件的開城讓他們北上。想想如果讓那些還沒開化的蠻族進到城裡,後果誰敢想像?光是想就讓人一身冷汗的打冷顫呀!」

泰熙妍聽了小玉兒的話之後,再度顰蹙起了眉頭。在東半球裡北方人民一直把南方人視為未開化的民族,即使已經經過了那麼多年,兩方的社會體制都已經有了相當的改善,但是這樣的觀念卻早就已經根深蒂固了,這次的會議本來也是希望經由交涉讓這樣的思想隔閡能被打破或是至少能有所緩解。

這次她隨著參訪團來,雖然沒有辦法直接參加會議,但是她的意見也是不容忽視的,現下諸葛軍師倉促地決定要提前離開卻沒有事先知會她,恐怕就是會議的情形並不樂觀。難道這和平依舊是時機未到嗎?

小玉兒安靜的站在泰熙妍身旁,不敢打擾小姐的思維。

自從開始服伺泰熙妍之後,她就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少女是多麼的不平凡了。不但是那個碾壓世人的至上,她旺盛的求知慾以及學習天份,在家中光是小姐的書籍就已經擺上了大半個宅邸,更不用說那一整個園子裡面各式各樣的奇花異草了。

東皇大人常常都在感慨說,如果小姐是一個男孩子就好了。可是她真的私心覺得,小姐這樣的女孩,不是比起這世界上任何一個男子好上數百倍、數千倍嗎?何必一定要是男孩呢?這一點他真的不得不覺得東皇大人有點迂腐。

他們家小姐天生就高於常人許多的智商,一般人要學習數十年的東西,小姐他一向都能一下子就了解,尤其是關於樂器或是醫學上面的知識更是如數家珍的駕輕就熟著,也因此被譽為全聖域第一,無人能出其右的才女。

可惜的是,小姐的體質天生特殊。東皇大人的好朋友,醫界泰斗般存在的曼珠夫人曾經說過,小姐的經脈天生流暢,絲毫不需要鍛練就可以上通天頂,下接地脈,但是她卻同時身具著極陰脈象,不但無法修行任何的武學,並且她體內的陰寒能量自然而然地流入了五臟六腑當中,日以繼夜地消耗著身體,除非能夠徹底解決能量鬱結的問題,不然終究會是回天乏術。

東皇大人為此竭盡所能地想盡各種方式,尋遍了名醫,把整個東半球能找的醫生、秘方都找遍了,可惜都還是無法治好小姐,而這些年都是靠著東皇大人耗費真氣暫時化解這些能量鬱結,小姐才能夠延續生命,但是距離曼朱夫人所說的十九歲的大限越來越近,難道真的要她眼睜睜的看著小姐…,唉!越想越是讓她難過。

突然,外面一陣的騷動,打斷了兩個各懷心事女孩的思緒。

房外傳來一陣的敲門聲,一個年紀跟小玉兒差不多,穿著一身紫色的女孩,慌慌張張地跑了進門來。

只聽到她嚷嚷著說:「小姐不好了,小姐不好了~」

小玉兒插著腰問說:「小梓,呸呸呸!小姐好得很,什麼不好了!你這個小急驚風又怎麼了?怎麼?你養的小麻雀又不見了?就叫你說不要帶出來吧!」

這一個叫做小梓的女孩,紅撲撲的臉頰有著一種稚氣未脫但又明豔動人的樣貌,五官輪廓相當的鮮明,看得出來應該是有著異族血統的混血兒。

她先是緩了緩氣,聲音依然高亢地說著:「不好了,外面的和尚飄了一個死人,啊啊啊!不是死人,哎唷威!我就不知道該怎樣說,就跟諸葛先生說他自己過來說嘛!反正就是有一個不是死人的死人飄在河上。阿!不對!他現在正在船上……」

小玉兒聽了這東拼西湊不知所謂的一段話,只聽懂了那一段後,白著臉說:「等等!你說現在有一個死人在我們船上?」

小梓急忙搖著頭說:「不是死人,諸葛先生說還有一點點氣在,不過又說跟死人差不多了。」

泰熙妍微微地皺起了沒說:「小梓,那人現在在哪裡呢?」

向來就膽子小的小玉兒瞬間明白了泰熙妍的打算,他尖聲的叫喊著說:「小姐!難道妳想……,不行,絕對不可以,如果讓東皇大人知道了,那還得了?」

泰熙妍輕輕揮了手阻止了小玉兒,示意小梓繼續說下去。泰熙妍的舉手投足之間除了那個奇妙的魅力之外,還有一種令人難以抗衡的氣勢。

小梓緩過氣候,慢慢說道:「剛剛偵查室那邊突然發現下面的河道上漂流了一個奇怪並且有生命象徵的物體,剛開始以為是什麼水中的小生物,沒想到用掃瞄儀一看,竟然是個活生生的人,想說這種寒冷的夜裡怎麼會有人在河中冬泳?本來諸葛先生是不想要理這個人,但是掃描儀顯示這個人的體內的能量跟他的生命象徵有著太詭異的不協調,因為情況太奇怪了,所以諸葛先生就把這個人打撈了起來,現在就在甲板上呢!」

泰熙妍隨即就吩咐著說:「小梓,麻煩你跑一趟,請軍師把這個人安置到醫務室去。」

「好的!」小梓一聽到泰熙妍的吩咐,頭也不回的像一陣風一樣的跑了出去通知諸葛軍師。

泰熙妍則是向著一點也不情願的小玉兒說:「小玉兒準備一下,跟我到醫務室去一趟。」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