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叁佰貳拾肆] 葬禮,如果有那樣一天?

黑!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不過今天要講的,不是順利活下來這一件事,

今天的狀況,是一個假設題,一個「如果」,

一個假設在我四十五歲的時候,有那樣的一天的話,

我打算來做一個簡單的市場調查,也順便來想想如果有那樣一天,

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給留下的人,一場能忘記或是能收藏記憶的儀式呢?

是的!今天,就來說一說,如果十三年後,

你收到了這樣的一張白色請帖,你是不是願意出席我的「葬禮」?

話說,想到這個話題,有很大的因素是前陣子有好多youtuber在分享遺言,

確實遺言是留給活著的人的話語,也是去面對死亡的一個好方式,

但其實「葬禮」不也是要讓活著的人去整理情緒的儀式呢?

我常常說「葬禮」真的是辦給活人的,而死去的人根本不在乎這個儀式,

而既然是要辦給這些對死去的人來說很重要的活人的時候,

為什麼這個隆重的儀式,不應該是那個死去的人想要給活人留下怎樣印象的規劃?

是呀!其實葬禮的活動總召,應該會是死亡者本身吧!

當然,意外來不及規劃得人,我們就不討論了,

但如果在死去前有一段時間的話,我真心覺得要好好的設計自己的葬禮,

也許長一輩的人會有所顧忌著,但我真的面對生命課題,

我們真的要好好的認識並且面對死亡。

好了,關於我的葬禮規劃,就這樣開始吧!

如果,如果那一天真的就這樣到來,我不想要太過於鋪張,

不要太多多餘的佛道教儀式,我沒有要誦經、更不要什麼巡來巡去的,

但我也不要教堂,也不需要那些重要的人唱著詩歌,表現著哀戚,

我希望他像是一場有點哀傷的派對,因為我知道不好意思強迫參與者一定要開心,

所以有點哀傷好了!就像是一場畢業舞會吧!一場人生的畢業舞會!

開心的會是畢業的我,難過的會是還在留級的你們!

在畢業舞會上,每個人都要說說感言,說說對於畢業的我的祝福或是想念,

但我知道有人會害羞,所以我會準備可以匿名的小房間跟變聲器,

讓你們暢所欲言的嫌棄我,或是掛念我。

我會幫你們準備足夠的面紙、還有大量安撫情緒的巧克力跟甜食,

請盡情地為我哭泣,但務必在派對結束的時候維持良好的心情。

我可能會想要稍微佈置一下會場,放上一些我覺得很驕傲的事情,

可能像是那些我覺得太傑出的企劃、故事,還有那些大小製作,

當然,最重要的是所有跟出席者的曾經的合照,我要做一個有意義的照片牆,

這一場葬禮,我不想要誰去憑弔著什麼?

我知道告別多多少少都會哀傷,但我想要在一場像是紀念的晚會一樣,

想要讓大家一起聚一聚,堅強的那些朋友幫比較不堅強的那一些人度過一點情緒,

然後,在這一場派對之後,各自個都繼續回到自己的軌道上面,

如果能,最後就忘了我的存在,畢竟想念的羈絆,真的太過漫長,

我其實真的覺得死亡是一種很逃避的告別,因為死去的人不用面對說再見,

所以好好策劃一場葬禮,是那一個臨陣脫逃的人應該做的。

黑!親愛的網誌先生,如果十多年後,我有這樣的一場派對,

你願意參加嗎?你願意來跟我說最後一次的再見嗎?

你願意先做好一點點的心理準備,然後面對這樣主角缺席的告別派對嗎?

我真心的希望,你們能夠出席!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