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凌亂夢境,一場不知所以的紛亂

那是一個很凌亂的夢境,很匆匆,很沒有頭尾,但就這樣的被記錄下來。

一通來電顯示為+86的電話,他猶豫了一會兒卻仍然接起了說:「喂?怎麼了」像是很有默契的沒有問對方是誰,也沒有問著來意,只問了怎麼了。

電話一頭是有些哽咽的聲音,說著自己不知道能夠打給誰說話?只在滑著手機的時候看到了他的名字,所以還是撥出了這通電話,他詢問著他是否很忙,如果在忙不用理會他沒關係。

電話那頭的他順口安慰了幾句,然後聽著這個哽咽的他說著新戀情沒有很順利,而那的對象的名字卻讓他聽到後相當的訝異,是Ray!他靜靜聽他說著他們認識的經過,然後還有那些他對自己的不自信。

不同以往的是,他沒有給一些正增強的語句來撫平他的情緒,沒有什麼安撫,只是靜靜的聽著對方說著話,然後跟他說:「讓我跟Ray談談後再說好嗎?」

他相當的驚訝他認識Ray,而他卻只是笑笑帶過。

畫面一跳,是在機場的出境口,是虛若寒跟把自己包的緊緊的以為這樣就不顯眼的小峰在等的著他,接機。他走過去後,先是跟虛若寒點了點頭,然後笑說沒看過接小峰別人機,只看過別人接他,而小峰用複雜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匆忙低頭。

他依稀聽到:「竟然騙我那麼久,我還以為就是平輩的好朋友。」

就在他聽到嘟囔的時候虛若寒狠狠的瞪小峰一眼,小峰嘟起嘴裝著無辜,而他笑著跟虛若寒說他並不在乎這些小事,然後轉頭問了小峰說:「幫我約了Ray沒?」

「他說晚點一起吃飯。」小峰回應著而他點了點頭。

然後又是畫面一跳,是他跟Ray碰面的場景。

「是武后的安排,而且跟她確實有一段未清的緣分… 。」Ray才說到一半,突然天搖地動了起來。

在他們所在的餐廳對面的大樓,就像是融化的棉花糖一樣慢慢的化了,在窗外還下起了令人有些噁心的蟲子雨,他看了虛若寒一眼,而虛若寒神色相當凝重的站在幾人身前,像是要護住他們一樣。

他摸了摸手上那個銀色的羽毛戒指,很淡定的像虛若寒說:「沒事,你就護住這幾個小朋友吧!我出去看看!」

在虛若寒還來不及反對的時候,從羽毛戒指上閃過一瞬的藍光他就漂浮在餐廳玻璃外的空中,他緩緩的轉頭透過玻璃看著有點緊張的虛若寒,搖了搖頭示意著他不要擔心,就在那一瞬間,她的眼前突然出現了兩個醜到令人反胃的的傢伙。

「哪來的無知修者,虺尊辦事,還不哪邊涼快哪邊閃去!」

在他還沒來得及對這兩個挺沒禮貌的回話的時候,一聲輕輕咳嗽聲,他突然覺得背後一陣清涼。

「這位道友,老朽已放出百里招蠱幡,這方圓百里當中,是老朽辦事之處,還請道友儘速離去。」一個看起來相當仙風道骨的老人家出現在他的後方,但這人身上卻瀰漫著濃濃的腥臭味。

他輕撫了手上的羽戒,那戒指慢慢從他手上舒展了開來,並且化成了巨大的羽毛,並且在她身前微微的震動著。這時,在原來在餐廳內的虛若寒、小峰與Ray都趕了出來,虛若寒冷冷的看著那個仙風道骨的老人家。

「虺尊,貴門辦事歸辦事,這波及凡世,還如此盛氣凌人,是已經無視幾位道祖了?」虛若寒警戒的看著眼前的老人家。

「哼!老規則跟他那些師弟妹,現在光是忙著鎮壓混沌暴亂都來不及了,還有時間管這藍星的變化?倒是你這個以太門的小輩,真以為成了尊位就天下無敵了嗎?你想攔住本尊還不夠看,要是你師父還在,我倒是還會看在他面子上讓你們這些小朋友三分!現在!還有你張狂?」老人看著虛若寒倒是收起了那偽善的笑容。

「唷!不知道再加上我們師兄弟幾人,虺前輩又如何呢?」一個有些慵懶的聲音響起,虺老人轉頭看去後皺了皺眉,依序站開總共七人,藏東言、貝羅、原立羽、傑利斯、維因、卡俄斯、尚軒,加上已經在場的虛若寒,這以太門在案紀錄的第一代弟子都到齊了。

「以太門,傾巢而出呀!如果是在別的地方我倒還真得避上一避,但這裡可是養了千萬年人蠱大陣陣心,就算是你們以太門的空間規則都會在這裡被壓制,你們確定要在這裡跟我動手?」老人依然狂妄的看著眼前的以太八子。

「他好像很無視我們兩個。」他輕聲的對著羽毛說著,這時羽毛中竟然緩緩的走出了一個一身黑的男子。

「地獄大君!薩麥爾,你真的是以太門的附庸走狗呀!是說以前你因為以太所以總是庇護以太門,現在以太不在了,難不成還要為以太門賣命嗎?」老人看見羽毛中走出的黑衣人,再度的皺起眉頭,似乎多了一點點忌憚。

畫面又是一跳,各色的光芒四起,在他的右手邊是一股腥臭的綠色迷霧與黑色的火焰互相鬥爭著,左手邊是粉紅的光暈以及那個甜的令人發膩的香味與淡藍色的光輝在相應著,而在他的前方依然是那淡淡藍色光輝,但光輝之前是讓人發寒的黑色深淵般的氣息。他的身後,則是小峰跟Ray,他笑了笑說:「沒想到我現在成了手無縛雞之力,只能當保姆的角色了?」

就在那綠色的迷霧,開始在這周遭漫天的蟲影與人類的怨氣及負能量的加持下,緩緩地壓制著黑色火焰的同時,他還是微微的皺了皺眉:「唉!這幾個混沌下,到底有多少人類的怨氣呀!當初在這裡設下得封輪竟然變異成這樣呀!沒想到空劫陣都壓不住這些,恩!如果老大跟老四沒有沒有耗損到元靈,場面是不至於那樣難看呀!」

「那個,你應該可以出手吧!而且明明對方也只是極尊,但師傅他們怎麼應付的那麼吃力?」小峰忍不住問了他。

「我是可以出手,但我出手之後可能這個封輪會直接消失,然後放出來的邪氣會有點麻煩。然後不要小看極尊,虺老頭在老規則成極之前就已經是極尊了,在極道領域的研究比起任何人都可怕!然後,那個妝很濃的叫做迷姬,她跟真真被稱作幻世雙壁,那個熒惑人心的力量兩個人還真很難分出高下。另外,那個深淵黑魔,反而是最好處理的,不過他入極之後能衝深淵借力,你那幾個小師叔一時半會兒也只能困住他,要勝下不容易。」他雖然說得不樂觀,但倒是沒有太過擔心著。

就在這時候,天上突然有著如火般的紅霞,同時間整個時間像是凝固住了一樣。

「終於來了呀!是說竟然是這兩個傢伙來,我還以為會是我親姐還是老規則呢!」他笑了笑,他知道這戰局就要收場了。

夢,就這樣結束。只剩下窗外的雨,繼續無情的下著。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