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北琊七極,不等價的犧牲

成尊,是多少修者夢寐以求的狀態,一朝成尊天地之間又有何拘束?神佛道魔妖,無一修者不以「尊位」作為目標,但尊境之難以不單是修為通天的難,而是自我成道,以一道理能解世間萬物的大智慧,天下中第一個成就尊境的道祖鴻鈞曾說:「之所以為尊,是對於萬事萬物多了更深一層的了解,非盡頭,而是真正旅途的開始。」確實修行是這樣一條漫漫長路,而尊境就是你正式踏上旅程的證明,只是大多數修者並不理解尊境的真實意義,而只在乎著成尊後的種種神通,所以開始汲汲營營的想要突破「尊位」的那一個境界屏障。只是如何突破尊境,一直都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概念,一直到術數之祖「太昊伏羲」與被稱為太古天智的以太,推演出了尊境的條件,以及達成的路徑,並且將這樣的狀態以量化詮釋之後,開始有著各式各樣的破境成尊的修行方法被開發著,也開始有了各式各樣的門派,傳承了各式各樣的功法,那些流傳在各界的「境界」,也就慢慢的被定義著。只是,那一份由兩位大能計算推演的原稿,卻在兩人完成研究後,一同銷毀了,在眾人不解當中,在一次偶然的機會,白鹿洞的桃祖,順口問了伏羲,而伏羲只淡淡回了:「成尊還是模糊一點好,那些東西容易讓修者極端,太危險了!」,桃祖也在這樣的回應下表示理解,那時候的史官隨筆記下,並不能理解大能們的對話,直到那樣的邪法出現在世間後,才有人理解當初兩位大能毀去自己研究的苦心。

                         ------白鹿洞記事桃祖篇

少年坐在那個宛如X戰警中X教授的機器輪椅上,眉頭深鎖的看著已經被打掃差不多的案發現場說:「北琊七極!」

「北琊七極?那是什麼鬼東西?」一身紅色道袍的年輕道士說著。

「看來書庫裡面的東西,還是有人偷偷的傳出去了一些。」輪椅少年嘆了氣說。

「哎呀!書庫中還有紀錄!我們當初疏忽了!」在少年身邊,是一個儒生打扮的英俊男子,像是想起什麼般的說著。

「你們倆可以說點人話嗎?我說老燒燈,你也聽不懂這兩個傢伙再說什麼神神鬼鬼的吧!」紅衣道士轉頭向身旁的帶髮修行的僧侶說著。

「是不懂,但你別急著問,讓以太他們慢慢說,這急性子幾個渾沌了還是改不過來!」僧侶搖頭微笑說著。

「記得當初我跟伏羲演算過尊界極限嗎?」輪椅少年看著道人跟僧侶說,而兩人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我們那時候,其實算出了一個最基準的『通用狀態』的尊位,也就是一個尊位只要達到多少的能量,還有對於幾種元素的掌控,以及對於某些感受的體驗,怎樣的最簡單的搭配下,就可以突入尊境。然後,就可以在這樣模組下量產『尊者』。」輪椅少年說完後嘆了一口氣。

「這!你們真的能這樣量產?!這可是修行功法的大突破!」僧侶吃驚的說著。

「我們只推算出條件,但沒有去探究功法,因為當初我們一推算出來,以太就想到一定有人會用『其他方法』達成那樣的門檻,他一說出來之後我們就覺得這一個研究絕對不能再深入下去。」儒生淡淡地說著。

「但當初你們不是已經毀掉那些研究資料了?」道人皺眉問著。

「以太書庫,會在所有知識成形的時候自動拓印備份!」僧侶倒是一瞬間就想到了這件事。

「但書庫不是已經?不會吧!老耶不會是幕後黑手吧?這太誇張了…」道人皺起了眉頭。

「不會是他,北琊七極是很純粹的魔修功法,跟聖光還有一定的衝突,只是確實破口應該是聖堂,但我猜他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們聖堂裡面有人有問題。」輪椅少年搖著頭否定了道人的推論。

「不對呀!你知道這個功法?所以你應該知道創功法的人,這也代表是誰拿到了書庫裡面關於你跟伏羲研究的內容?那不就是你知道幕後大黑手是誰?」道人想了想問道。

「那個研究內容的資料流出原因是誰我知道,創功法的人我也知道,但幕後黑手是誰,我也沒有一個準。」輪椅少年無奈地說。

「這三個人不是同一人?」儒生聽出了少年的玄外之音。

「路西華當初還是晨星的時候,得到了資料,然後在煉獄圖書館中存放著,你們知道的他不愛動腦,所以其實根本沒研究過,而當初血双闖入煉獄圖書館時就順走了資料,但那時候還沒有北琊七極!一直到我冰裂之後萬年,北琊七極才因為書庫的特性出現在書庫紀載當中,創始者,涂塹!」輪椅少年淡淡的解釋著。

「不可能!不可能是他!不說這幾次的小衰鬼們都跟他交情頗深,他更是絲毫沒有必要呀!」道人聽到這個名字,直覺地否定著。

「確實不是他!因為北琊七極,只是概念,利用七個有著特殊能量並且有成尊天賦的修者,『自願式』的將自己的靈魂與修為獻祭,然後在對的位置設下鼎爐利用七個天器,就可以將這些能量與對於天道的感知,匯聚到一個『肉身』身上,而令人突破尊境,老頭你想想一個殘靈碎魄的肉身,如果突然成尊會怎樣?」少年問著道人說。

「重生!他想復活她?懷時跟真真怎麼可能不阻止他?」道人瞪大了眼睛。

「所以沒成,而且北琊七極有一個缺陷,因為轉換過程需要有一個『尊境金身』作為通道,但過程當中如果這個金身的「道」太強大會無法轉換除非金身本人壓抑自己的道念,但如果「道」太孱弱就會在轉換過程失去本源,而因為沒有實踐所以只成為一個理論,在書庫當中只是「立論」,並沒有真的成為專典!」少年輕輕地解釋著。

「這不等價吧!這樣成就尊位很浪費呀!涂塹想一命換一命換她回來吧!」道人嘆了口氣。

「所以,這次不是阿塹,有人在書庫中找到了解法,『坐化金身』!」少年揉了揉太陽穴,一臉疲倦著。

「無道尊者金身!哪個天才想到的東西!一個極尊神遊天道,宛如假死,金身在但本源道以散入天道之中頓悟,就可以有金身但無道,完全可以讓北琊七極轉換!但,誰會那麼無聊去想這個雞肋功法的解?」儒生忍不住讚賞著想出這個方法的人。

「謝謝你先誇獎我在嫌棄我唷!」少年對儒生翻了白眼!

「是你!」僧侶吃了一驚!

「對壓!我是大魔王你們相信嗎?」少年笑著說!

「不要扯五四三,說清楚!」道人瞪著少年。

「四年多前吧!我剛清醒過來,然後神念到書庫晃了一下,看到了阿塹的這個功法,就順手解了,也沒有很難,只是沒想到竟然會從書庫當中又傳出來!所以兇手我還真不知道是誰,但必然是能透過書庫大門那裏撈資料的傢伙!」少年解釋著。

「所以這次兇手還是不知道是誰?」僧侶嘆了口氣問。

「不知道呀!這連續三個,手法還那樣挑釁,老頭,我看人家把你當塑膠的呀!」少年看著道人說!

「哼!我這次把戰魄從劍塚中帶出來了,我倒是想看看誰想試試這把屠戮之劍是不是塑膠做的!」道人輕輕撫著腰間的長劍!

「不過,這個偷出來的功法,還是沒有被完善!書庫裡面的紀錄還是「立論」,問題應該出在「自願」上,硬性的剝離魂魄有問題,而且似乎跟老虺的攝魂幡有點關聯性,看來還是那一群人呀!」少年無奈地說著。

「不安生的一群人,他們要製造那麼多尊境幹嗎?」儒生歎息說。

「其實,就大家找一找,殺過去,做掉他們殺個一二十個尊位,他們就會知道此路不通了!不是省事?我跟姊夫都覺得這樣方便!」少年淡漠的說著,像是殺尊者是很輕鬆的事情一樣!

「靈兒就跟你說了呀!治標不治本,等到他們又壯盛起來,又會再來一次!」儒生勸解的說。

「我知道,都表決完了!我也不可能一個人去殺他們啦!反正,就只能在找出犯人,才能依法制裁是吧!只好辛苦一點探案啦!」少年聳了聳肩,表示理解了!

而這四個奇妙的人們,繼續在那個案發現場,穿梭在那些刑警身邊,卻被那些人無視著地找著蛛絲馬跡。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