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林間塵埃Dust of Forest,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節

在第一次弄丟他的時候我確實也是驚慌的,不過想想我那時候說實在似乎還算對於尋找他很有頭緒,至少我其實沒有花多久的時間就找到了他的去處,他並沒有回到家,也沒有躲到堅果或是張䨝的住所,而是到了那個其實跟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他總賴著的阿厚哥哥的家裡,說實在我很不喜歡他那個哥哥,除了我討厭那個流氓氣息的氛圍,或許更討厭是看堅強的他在別人身邊撒嬌與柔弱的感覺。是的這個阿厚哥,似乎是他父親好友的兒子,認識他的時間比我還久上一些,曾聽他說過那是最寵他的一個哥哥,那種像是青梅竹馬的感覺真的讓人討厭。


「你?怎麼會在這裡。」在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比我想像中驚訝著。

「我看了最後一通電話紀錄,然後查到了這裡,你為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想關心他,因為其實他的不見我很焦慮、慌張,想要用力的抱住他,但脫口而出的確是有些憤怒的語氣跟質問。


「你幹嘛這樣對我弟說話!給我禮貌點!」

那時候我真的沒想到我的理智是那麼的薄弱,阿厚的一句話就瞬間點燃了我,我那時候一拳就揮了過去張狂而且沒有任何我應該有的教養,在那短短的幾秒鐘我們就扭打成了一團,雖然在那次被綁架之後,我就開始學著各式各樣的防身技,但我真的沒有想到過原來野路子的打架是非常有實戰能力的,我第一次打架打得遍體鱗傷,但我確感謝著這樣的遍體鱗傷。


「你們夠了沒!」林兼大聲喊著,我聽到他的聲音除了大聲之外,還有些許的慌張與擔心,也因此我瞬間就冷靜了下來,而阿厚在他的寶貝乾弟弟慌張到有了一點點哭腔的阻止聲之後也緩下了動作。


在林兼的保證與解釋之下,我們最終離開了阿厚的地盤,然後一起回到了我的小套房,在他生氣地一邊幫我上著藥然後一邊唸著我的魯莽的時候,我卻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我明確的感受著他的重視,然後這個被重視的感覺真的讓人覺得相當高興著。

「你笑什麼!」

「歐!輕點!會痛!」


「會痛還打人?」

我們像是情侶一樣親密的伴著嘴,在他用著碘酒輕手輕腳並且相當仔細的幫我擦拭著嘴角的傷口,那個兩個拳頭寬的距離,那個感受到他細微呼吸的距離,我再度忍不住的輕輕地把他推倒在沙發,然後吻了下去。

「程艾!夠了!」他推開了我,眼神透露的那種生氣不是噴發的憤怒而更像是一種傲嬌的嗔怒。

「你討厭我嗎?」我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說實在現在想起來還挺後怕的,如果那時候他說出了討厭之類的答案我真不知道會多麼難過。

「你知道,碘酒的味道很噁心嗎?」他不是說討厭,而是冷冷地翻了白眼,然後嫌棄著我嘴唇上碘酒的味道.


那時候,我笑了,很開心的笑了,突然覺得這一架打的真是值得,因為透過他的眼神,我知道他可能比我預期的還要喜歡我一點點。

只是我沒有想到,他後來說的話那麼的成熟,那麼的沉重,那麼的有著一個不屬於他無憂無慮年紀應該有的深沉,當初的我還覺得他想的深遠是代表著他多麼重視我,卻忘記了到底是怎樣的原因讓他必須長大,必須去思考每一個下一步。

「為了你好,我們這樣就好。」

他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