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貳佰肆拾陸] 想聽你說故事,那些太青澀回憶的回顧

嘿嘿嘿!今天因為早上被抓出去公出,所以就沒有時間寫日更,

現在晚上又剛好很沒靈感,那就找個以前的東西來發?

(謎之音:你可以在下流一點點沒關係呀!)

這應該是只有兩三個人看過的本子,那時候我都忘記為什麼會要寫這這個本子了,

只依稀記得是人家提了一些概念,然後說要寫一個大約十來分鐘的本子,

然後我就寫了一個我個人當初覺得相當羞於見人的故事,

劇本的名子就寫了「想聽你說故事」,沒有時間的人就不要浪費生命了,

你真的夠閒的話,在看完吧!

 S│1      時│無    景│草坡上 人│亞儒、書淇、夢璿 0

 △畫圖聲,草坡上男孩的背影。

 △開始上演員名單。

 △廣場上是空曠的,沒有人。

 △鏡頭帶往男孩畫板上的圖。

 △簡單的勾繪,是廣場的雕像。

 △風,吹起。

 △一張畫好的圖,因為壓著的筆被吹開,而飛起。

 △男孩仍然認真的畫著圖,絲毫沒有注意到飛起的圖紙。

 △圖紙飛向了廣場另一角的兩個女孩。

字幕:有些緣分就是這樣得奇妙,你永遠不會記得他是怎樣開始。

 △上電影名稱,導演名稱。

2      時無    景教室  人亞儒、書淇   0

 △下課,學生們做鳥獸散著。

 △亞儒收著桌上的書本,還有有些零亂的畫稿。

 △書淇側著頭,甩了甩紮起的馬尾。

書淇:欸!林亞儒。

亞儒:怎麼了嗎?

書淇:我說,你最近有沒有空?

亞儒:我對校刊一點興趣都沒有,要畫封面請另請高明。

 △書淇愣了一下,然後大笑著。

書淇:我都還沒說話,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亞儒:因為你剛剛上課聊天聲音剛好足夠我聽到。

書淇:哎呀!親愛的林亞儒同學,這次校刊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

亞儒:我真的沒空,你可以去美術系找找,一定有很多人會有幫忙的意願的。

書淇:可是這次校刊主題難得放在管院身上,我真的很不想讓藝術學院得搶走風頭。

亞儒:這不乾我的事,親愛的張書淇同學,我等一下還有打工,可以麻煩你借我過一下好嗎?

 △書淇無奈的搖了搖頭,紮的馬尾也隨著他晃著。

 △亞儒隨性的將那一疊得圖稿塞進了書包,書包一甩頭也不回的走掉。

書淇:我絕對會讓你幫這次校刊畫封面的,不!連插圖都會讓你心甘情願的畫的!

3      時無    景圖書館  人亞儒、夢璿、偉和

 △亞儒將書籍慢慢的歸位,而偉和無精打采的把分類的編號貼在書架上。

 △走道的另一頭,夢璿搜尋著自己要的琴譜。

 △偉和的不小心,一整排的書籍與樂譜被推倒。

亞儒:小心!(驚呼)

 △夢璿側身閃躲著書籍。

偉和:對不起!對不起!妳沒事吧!

亞儒:同學你沒事吧!

 △夢璿搖了搖頭,便俯身下來幫忙收拾著殘局。

偉和:真的很對不起!

 △夢璿再度搖了搖頭,這次多了一點的微笑。

亞儒:這裡我們收拾就好了。

夢璿:沒關係,我剛好找到我要的樂譜了。

 △夢璿將收拾好的書籍與樂譜交給了亞儒。

夢璿:同學,下次要小心一點唷!

 △夢璿對著偉和與亞儒笑了笑,拿著一本樂譜從掉落樂譜中找到的樂譜後,轉身離開。

亞儒:喂!看傻了呀!

偉和:你不覺得哪裡看過他?

亞儒:你是在思春唷!快點收一收,我想早一點下班!

 △亞儒把書籍繼續的放回架上,而偉和仍留在原地若有所思些什麼!

4      時無    景校園走廊  人亞儒、書淇   0

 △亞儒坐在草坡上,仍是對這一樣的景物,畫著畫!

 △一個女孩,偷偷得走上草坡,盡力的不發出一點聲音。

書淇:嘿!又在畫畫!

 △書淇出奇不意的拍了亞儒的肩膀。

亞儒:又是你!

書淇:對壓,又是我,你在畫些什麼?

 △書淇一把搶走亞儒的畫稿。

 △書淇翻著那些一樣的畫。

書淇:為什麼都畫同樣的東西?這樣不會很無趣嗎?

亞儒:你不懂畫畫!

書淇:對,我不懂畫畫,可是我懂說故事。

亞儒:這有關係嗎?

 △亞儒看了書淇一眼,然後繼續低頭畫著圖。

書淇:有,你看這張比較多陰影的這張,還有這張有畫到樹的這張。

 △書淇從那一小疊的圖稿中抽出了兩張圖。

 △亞儒好奇的停下了筆,抬頭看著眼前那個有些吵鬧的女孩。

書淇:這張,有很多陰影的這張圖,主題應該是那個石椅吧!那時候應該是有人剛離開那個石椅,應該是兩個人才對,嗯!沒錯,是一對情侶才對,你應該是看到他們離開後才開始畫的。

 △亞儒瞪大了眼睛。

亞儒:你剛剛在這裡?

書淇:我大概五分鐘前才到。

 △書淇搖了搖頭。

亞儒:你怎麼會知道。

 △書淇不打算要回答亞儒的問題,繼續的講著。

書淇:這張,有樹的這張,應該是個好天氣,微風徐徐,也許有隻松鼠在樹上,應該還有幾只吵死人的麻雀,風吹著樹葉,聲音應該是沙沙的,然後再如此愜意下的情緒中,你畫了這張圖。

 △亞儒的眼鏡瞪得更大。

書淇:畫是一種畫面,故事也是一種畫面,只是表達的方式不一樣而已,藝術細胞好的,像你,就會把畫面用畫面去記錄下來;像我一樣缺乏藝術細胞的,只能用很拙略的故事把他用文字寫下,但是都式一種紀錄。

亞儒:感覺很有道理。

書淇:我一向都是個講道理的人,我說,我們來打個賭?

 △書淇挑了挑眉毛,說話帶了點挑釁的味道。

亞儒:賭什麼?怎麼個賭法?

書淇:你現在畫一幅畫,我能馬上說出你心裡想的故事!如果我說的是對的,你就要幫校刊畫插圖跟封面!

亞儒:如果是錯的呢?

書淇:看你囉,你要怎樣都行!

亞儒:你以後絕對不要煩我就好!

 △書淇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亞儒:你不怕我作弊?

書淇:你不是這種人!

亞儒:好!

 △亞儒往遠方的7-11看去,然後低頭開始畫著圖。

 △書淇坐在亞儒旁邊等待著,哼著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S│5      時│無    景│校刊社辦  人│亞儒、書淇   0

 △亞儒畫著一張張的插圖。

 △書淇正剪裁著已經畫好的插圖,並排板著。

亞儒:我說你怎麼光是看我畫的圖就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亞儒突然抬起頭看著書淇。

書淇:請不要小看女人。

亞儒:我從來都不敢小看你,所以妳是怎樣猜到的?

書淇:就跟你說拉,image!

亞儒:你真的很奇怪。

書淇:還沒有你奇怪。

 △書淇拿起了亞儒剛畫好的最後一張的畫稿。

亞儒:大功告成了。

書淇:算是合作愉快吧!

亞儒:如果你告訴我為什麼你會猜到,我想我會更愉快的。

 △書淇將一張張的文稿照順序收著。

書淇:請永遠不要想要搞懂一個女人囉!

 △書淇笑著,亞儒則無奈的搖了搖頭。

S│6      時│夜    景│亞儒寢室中 人│亞儒、偉和   0

 △亞儒放下了書包,一臉疲倦的躺在床上。

 △偉和停下手邊的報告,轉頭看著亞儒。

偉和:怎樣了,小老頭,怎麼今天那麼晚回來,還一臉累得要死的樣子。

亞儒:今天當了一整天的廉價勞工壓。

偉和:廉價勞工?今天有你打工嗎?今天圖書館不是公休?

亞儒:不是這個啦!算了!對了,和哥!我說,女人是不是很難懂!

 △偉和用好奇的眼神看著亞儒。

偉和:女人,你永遠不要想搞懂他們!

亞儒:你也這樣說?

偉和:有其他人也這樣說?

亞儒:是壓,今天遇到的一個人。

偉和:女人?

亞儒:是的!

 △偉和站了起來,拍了拍亞儒的肩膀。

偉和:孩子,春天到了?

亞儒:春你的大頭鬼啦!

 △偉和竊笑著。

亞儒:簡偉和,你在笑!

 △亞儒和偉和兩人打鬧了起來。

S│7      時│日    景│教室    人│亞儒、書淇、偉和0

 △偉和拿著髮蠟,在靠門邊的位置整理著頭髮。

 △亞儒在門口跟書淇聊著天。

亞儒:所以你覺得這邊插畫要有故事性嗎?

書淇:嗯!我覺得要搭配這邊的文章的故事性。

亞儒:那邊文章是啥去了?

書淇:是在說一個希臘神話,是雅典娜遺失在人間畫的故事。

亞儒:喔!雅典娜呀!你知道一個雅典娜的故事嗎?

書淇:雅典娜的故事?

亞儒:雅典娜其實是個心機很重的人,他因為自己很懶的畫畫,用很多很炫麗的

   故事,騙的一個人類畫師一直幫她畫畫,所以其實雅典娜根本沒有很會畫

   畫。

書淇:真的假的?

亞儒:當然是真的,開玩笑,我學藝術的耶!

 △書淇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偉和拿著髮蠟,走到門口,並無奈的看著書淇。

偉和:孩子!這傢伙說的話能信,大便都能吃了!不要那麼單純就被騙到了。

 △書淇瞪著亞儒。

書淇:林~亞~儒~!

 △亞儒一閃躲到偉和旁邊。

亞儒:欸,和哥!你真的很不夠義氣耶!疑?那是甚麼?

 △亞儒指著偉和手上的髮蠟!

亞儒:新口味的巧克力醬?感覺不錯吃耶!

 △亞儒搶了過來髮蠟。

偉和:真不知道要說你聰明還是說你笨耶!那是髮蠟啦!

 △偉和白了亞儒一眼。

 △書淇笑著。

S│8      時│夜    景│宿舍    人│書淇、夢璿   0

 △書淇抱著要完稿的校刊回到了宿舍,臉上充滿著笑意。

 △夢璿坐在電子琴旁邊彈著。

書淇:新曲子?

夢璿:嗯,前幾天在圖書館找到的譜。

 △夢璿沒有回頭,仍繼續彈著琴。

書淇:還不錯聽,你要吃蛋糕嗎?

 △書淇打開冰箱,拿出了蛋糕。

 △夢璿停下了彈琴,轉了頭看著書淇。

夢璿:今天遇到了什麼好事嗎?

書淇:我的校刊完稿啦!

夢璿:遇到了有趣的人?

書淇:那麼明顯。

夢璿:妳是個藏不住秘密的人。

 △書淇聽完後大笑著。

書淇:因為我發現有人比我更藏不住秘密,然後反應很好玩。

夢璿:男人?

書淇:對,而且是很笨的男人。

夢璿:盧詠賢結束了嗎?

書淇:幹嘛那壺不開提那壺。

 △夢璿轉向琴,繼續彈著。

書淇:我知道啦,我也不想跟他這樣壓。

夢璿:你唷!如果能安安份份的過生活就好了。

 △夢璿的琴聲斷斷續續著,而交錯的是書淇的哼唱聲。

S│9      時│夜    景│亞儒宿舍  人│亞儒、偉和   0

亞儒:又在彈琴了。

偉和:旋律還不錯聽。

 △亞儒默默的把音響關了,兩人靜靜的聽著琴聲。

S│10     時│無    景│教室裡   人│亞儒、書淇   0

書淇:上次真的謝謝你啦。

 △書淇拿著一盒手工的小餅乾遞給亞儒。

亞儒:那是賭輸的代價,沒有甚麼好謝的。

書淇:我說你這個人,都不能說幾句好聽話嗎?

亞儒:你的好聽話的定義?

書淇:一個好男人應該說的話就是好聽話。

 △亞儒抓了抓頭。

亞儒:為什麼你每次說話都那麼難懂。

書淇:基本上,看到這盒餅乾,你應該要滿懷感激的收下,然後十分感念我的大恩大德。

亞儒:是這樣嗎?

 △亞儒,盯著書淇的眼睛看著。

 △書淇也盯著亞儒看著。

書淇:幹嘛這樣看人家!

亞儒:我…。

 △書淇臉上出現了淡淡的紅暈。

書淇:好啦!我要先回去了,你餅乾慢慢吃。

 △書淇,快速轉身跑走。

S│11     時│無    景│校園走廊  人│亞儒、書淇   0

 △書淇抱著厚厚的校刊。

 △亞儒遠遠的看到書淇,便跑了過去。

亞儒:欸!要不要幫忙?

書淇:廢話!

 △書淇將手上厚厚的校刊,一古腦的塞到亞儒手上。

亞儒:全部都給我拿,妳真狠心。

書淇:是男人就認命點。

 △兩人一路上打打鬧鬧著。

S│12     時│無    景│圖書館內  人│偉和、夢璿、路人0

 △一群路人在圖書館走廊聊著天。

路人甲:我說,那個張書淇是不是跟林亞儒在一起啦。

路人乙:應該吧!看他們最近都一直黏在一起。

路人丙:對呀對呀!我上次還看到張書淇烤餅乾給林亞儒吃哩!

路人乙:真的假的!

路人甲:他們一定在一起了啦!

路人乙:可是張書淇不是有一個台大的男朋友?

路人甲:水性楊花囉。

 △偉和一邊默默的聽著,一邊講手中的書分類著。

 △一旁走過了一個女孩。

夢璿:同學,在圖書館講話就已經夠沒公德心了,還說別人的閒言閒語,會不會顯現出你們的父母真的很沒有教育子女的能力壓。

 △夢璿冷冷的看著那群路人們。

S│13     時│無    景│書店內   人│詠賢、茗若   0

 △詠賢很悠哉的找著書。

 △茗若一邊整理著貨架,一邊望著那個帥氣的男孩。

 #茗若內心戲:聽說是台大的高材生,人又帥,能當他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詠賢的手機響起。

詠賢:喂,淇? 喔!我在書店壓,就隨便看看呀!

 △這時詠賢眼角餘光對上茗若,並微微的一笑。

 #茗若內心戲:他對我笑了!他對我笑了!

 △詠賢掛上電話。

詠賢:同學你這樣一直看我我也會很害羞得喔!

 △詠賢爽朗的向茗若笑了笑。

茗若:我… …。

 △茗若害羞的低了下頭。

詠賢:下班有空嗎?要一起吃個晚餐嗎?

S│15     時│無    景│樓梯間   人│亞儒、書淇   0

 △樓梯間,書淇拿著手機坐在角落哭著。

書淇:林亞儒,你現在有沒有空?

 △書淇聲音帶著哭腔。

亞儒:怎樣了?你沒事吧?怎麼好像在哭?

書淇:你有沒有空?

 △哽咽聲越來越嚴重。

亞儒:有!你人在哪?

書淇:圖書館旁的逃生梯這。

亞儒:你等等,我馬上過去。

 △畫面為亞儒在走廊上奔跑的畫面。

S│16     時│無    景│樓梯間   人│亞儒、書淇   0

亞儒:不過就是別人的閒言閒語壓,真是嚇死人了。

書淇:喂!我是真的很難過耶。

 △書淇拿起亞儒給的面紙,擦著眼淚。

亞儒:所以你是怕妳男朋友知道?

書淇:我…。哇…。

 △書淇大哭了起來。

亞儒:你怎麼了啦?不要哭了!我說錯什麼了?

 △亞儒安慰著書淇,要她把委屈都說出來。

 △書淇擦了擦眼淚。

書淇:你聽我說個故事吧。

 S│17     時│無    景│校園走廊  人│詠賢、書淇   0

 △書淇和詠賢兩人走在學校走廊。

書淇:難得你有空台北找我耶!

詠賢:想你呀!

書淇:甜言蜜語。

 △書淇燦爛的笑著。

 △詠賢輕輕摟住書淇得肩。

書淇:最近你都在忙甚麼壓?感覺每次跟你通電話你都很忙一樣。

詠賢:就報告多呀!

 △詠賢神色閃過一絲的不自然。

S│18     時│外    景│火車站   人│書淇、詠賢、茗若0

 △詠賢抱著茗若,離情依依的。

茗若:臭寶甚麼時候才回來?

詠賢:北鼻!我只是回去交代一下,你也知道,那女人很麻煩,等等鬧到我家就麻煩了!

茗若:臭寶,那女人真的很討厭,快點跟她談分手拉。

詠賢:我知道我知道啦!好啦,北鼻,我明天就會回來的!

 △書淇站在詠賢與君若後方不遠處,冷冷的看著前方的景象。

書淇:不用談了,就分手吧!我沒有那麼麻煩的。

 △詠賢和君若聽到聲音,吃驚的轉過身來。

詠賢:小淇!這是個誤會。

書淇:誤會?臭寶?噁心!我想是臭不拉嘰的人渣垃圾吧!

詠賢:小淇!你聽我解釋!

 △書淇將臉轉向茗若。

書淇:如果這種爛男人你也接受,就讓你吧!不過,你自求多福吧。

 △書淇說完後,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S│19     時│外    景│草坡上   人│書淇、詠賢   0

 △書淇一人站在草坡上,講著電話。

書淇:你夠了沒?

 △電話那頭,傳著詠賢的聲音。

詠賢:你聽我解釋,我跟她真的只是玩玩而已。

書淇:玩玩?你跟我也是玩玩而已吧!

詠賢:小淇,你聽我解釋。

書淇:盧詠賢,我說,如果你再打電話來煩,我真的會翻臉。

 △詠賢聽到書淇這樣的話,知道已經無法轉圜,惱羞成怒。

詠賢:張書淇,不要裝得很了不起,還不是在台北那邊有了小白臉,馬的!我看妳也不是甚麼好東西,少在那邊裝聖女,要你回來是要給你面子,少在那邊給臉不要臉。

書淇:盧詠賢,你嘴巴放乾淨一點。

詠賢: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不是去倒貼那個叫林亞儒的,不要當我不知道,給老子戴綠帽,還在那邊裝純潔……。

 △書淇掛上電話。

 △詠賢電話那一頭。

嘟嘟嘟……。

 △您撥的電話該用戶關機中,請稍後再撥。

S│20     時│無    景│樓梯間   人│亞儒、書淇   0

 △亞儒輕輕的摟住書淇的肩。

亞儒:好啦,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書淇將頭靠在亞儒胸膛上,眼淚慢慢的剩下淚痕。

S│21     時│無    景│亞儒宿舍  人│亞儒、偉和   0

偉和: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跟那個女生在一起了?

亞儒:嗯。

偉和:你不怕她前男友報復?

亞儒:我們又沒有做錯事,他們是已經分手我們才在一起,又不是書淇劈腿是那個男的有問題。

 △偉和看著亞儒。

偉和:你確定你不是同情心齁!

亞儒:不是。

偉和:你確定你真的是喜歡她所以才要跟她在一起的?

亞儒:對!

 △偉和拍了一下手。

偉和:那就好啦,你都考慮清楚就好,你腦袋一向比我清楚的。

 △偉和站起身,拍了拍亞儒的肩膀。

偉和:想清楚就不用擔心了,just to do!

S│22     時│日落   景│琴室    人│亞儒、夢璿   0

 △亞儒剛結束圖書館的工讀,經過了琴室。

 △夢璿在琴室中練習著。

 △流暢的琴聲迴盪著。

 △亞儒順手拿起了紙筆,透過玻璃窗,描繪著眼前的那一刻有聲的寧靜。

S│23     時│外    景│草坡上   人│亞儒、書淇   0

 △書淇與亞儒並肩坐在草坡上。

 △書淇將頭靠在亞儒肩上。

亞儒:最近妳很忙呀?

書淇:有一點,校刊的問卷要統計比較累。

亞儒:不要忙壞了,你看,黑眼圈都出來了。

 △亞儒用拇指輕輕的撫摸著書淇的黑眼圈。

亞儒:下禮拜六妳有空嗎?

書淇:你要帶我出去玩嗎?

亞儒:我下禮拜六剛好不用值班,想說好久沒有出去晃晃了。

書淇:是呀!好久沒有出去走走了。

 △書淇看著亞儒的清秀的臉頰。

亞儒:那就說定囉,下星期六,我去妳家接你。

書淇:嗯。

 △兩人繼續聊著生活的事情,互相的去體會著對方的生活快樂與苦悶。

S│24     時│無    景│MSN   人│亞儒、書淇   0

 △MSN登登登聲。

 △動畫,吻。

書淇:想我嗎?

亞儒:很想。

書淇:多想?

亞儒:像魚缸中的魚想念河流一樣想。

書淇:你好噁心。

 △微笑的符號。

亞儒:因為我噁心所以你才愛我呀!

書淇:好險,能遇到你!

亞儒:河流中都會有魚的。

S│25     時│夜    景│仁義潭   人│亞儒、書淇   0

 △仁義潭的橋上,用蠟燭排成的生日快樂。

 △驚訝不已的書淇。

 △亞儒從書淇的後方摟住書淇的腰。

亞儒:生日快樂。

 △書淇順勢靠在亞儒懷中。

亞儒:你看,你忙到連自己生日都忘記了。

書淇:謝謝,真的很感動。

 △書淇甜甜的笑著。

 △亞儒握住了書淇的手。

 △書淇握著亞儒的手,卻比平常的溫暖中多一點點的冰涼和凹凸不平。

亞儒:生日禮物。

 △書淇打開手心,原來是一個簡單卻精緻的銀色心型戒指在手中。

亞儒:我沒有很多錢,只能買這樣的…。

 △書淇用手指輕輕擋住了亞儒的嘴巴,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然後眼淚卻從眼眶流了下來。

亞儒:怎麼了?不喜歡?

 △書淇破涕為笑。

書淇:傻瓜,是太感動了。

 △路人的煙火放著,天空一片絢麗。

S│25+    時│無    景│寢室   人│亞儒、書淇   0

 △手機聲響起。

 △亞儒接起電話。

書淇:今天謝謝你,很棒的生日,你真的像太陽一樣,讓人感覺好溫暖。

亞儒:如果我是太陽,你願意當我向日葵嗎?

書淇:我會是那朵總是離不開陽光,總要向著陽光的葵花的。

亞儒:太陽沒有了向陽的葵花的陪伴,也會孤單得沒有溫暖的。

S│26     時│無    景│教室    人│亞儒      0

 △亞儒講著電話。

書淇:喂?儒?你找我?

亞儒:嗯!你還沒忙完?

書淇:對呀,還在開會,你今天自己去吃飯好了!

亞儒:喔!好吧!你記得要吃飯唷!

書淇:那晚上我們在一起吃!

亞儒:晚上唷!可能不行耶,今天我要上班要到十點!你先去吃好了!

書淇:最近真的很忙,好像好久沒有一起吃飯了。

亞儒:沒辦法呀,剛期中考完,妳很多活動,我又要打工。

 △電話那一頭傳來。

 △書淇!你講完電話沒?要講訪問的事情了!

亞儒:你去忙吧!晚上在聊!

S│27     時│夜    景│亞儒宿舍  人│亞儒、偉和   0

 △偉和開門進了房間。

 △亞儒坐在電腦前。

偉和:咦?沒出去約會呀?

 △偉和放下背包,走到亞儒旁邊。

偉和:也沒有再登登登?怎樣?吵架了?

亞儒:沒有啦,她還在忙校刊壓!

偉和:還在忙唷!

亞儒:對呀!

 △這時琴聲又響起。

亞儒:好久沒聽到琴聲了。

偉和:是你很久沒有那麼早回來了。

 △偉和照老習慣把音響關了。

偉和:對了,老王說下個月有個遊學團,是要去維也納的,你有沒有興趣?是你最愛的藝術之都唷?

亞儒:維也納耶!

偉和:對維也納,然後有學海飛颺的補助款。

 △亞儒眼神中透露著一種嚮往。

亞儒:算了吧!我有家累!

偉和:你在考慮看看吧。

S│28     時│無    景│琴室    人│亞儒、夢璿   0

 △亞儒剛從圖書館下班,聽到琴室傳來熟悉的琴聲。

 △亞儒走到琴室旁,發現琴室的門沒有關上。

 △一曲結束,琴聲也停止。

 △亞儒鼓掌著。

 △夢璿嚇了一跳。

亞儒:抱歉,嚇到你了?

夢璿:突然聽到掌聲,有一點驚訝,不過,謝謝你的掌聲。

亞儒:很好聽!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妳?

夢璿:如果我不認識你我真的會覺得是很爛的搭訕方式。

亞儒:你認識我。

夢璿:我見過你兩次。

亞儒:兩次?

 △亞儒吃驚的看著夢璿。

 △夢璿笑了笑。

夢璿:第一次是你的同是在圖書館弄倒書架那次。

亞儒:啊!妳是那個找樂譜的女生。

 △夢璿點了點頭。

亞儒:可是我只見過你一次。

夢璿:第二次是你在我室友回家,我那時候在窗戶旁看到。

亞儒:啊!妳是書淇的室友!

 △夢璿又點了點頭。

亞儒:等等!妳不會每天晚上十點左右都會在家彈琴吧!

夢璿:嗯?你怎麼知道。

亞儒:原來那個聲音是你的…。

S│29     時│夜    景│學校走廊  人│亞儒、夢璿   0

 △亞儒和夢璿邊走邊聊著。

夢璿:所以你在考慮去維也納看看?

亞儒:也只是想想,不一定會去。

夢璿:因為書淇?

亞儒:嗯。

 △夢璿看著皺著眉頭的亞儒。

夢璿:跟書淇聊聊吧!她應該會支持你去,也只是幾個月,又不是生離死別。

亞儒:謝謝!

夢璿:謝什麼?小淇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S│30     時│無    景│學餐    人│偉和、夢璿   0

 △偉和挑著剩下不多的自助餐點。

偉和:唉呀呀!怎麼看起來都沒有很可口!

 △偉和自言自語的說。

 △夢璿看見再挑菜的偉和,走向錢去打招呼。

夢璿:學長,還沒吃飯壓?

偉和:喔!是你,死亞儒女朋友的室友?

夢璿:感覺是很複雜的關係。

 △夢璿笑著。

 △兩人一邊結了帳一邊邊聊邊吃。

偉和:我說,你會不會覺得那小兩口最近怪怪的。

夢璿:缺少溝通。

偉和:對缺少溝通。

 △偉和看了夢璿一下。

偉和:你是不愛說話還是話很少。

 △夢璿被偉和無厘頭的問話逗得笑了出來。

偉和:你也是個內斂的人,跟你室友一樣。

夢璿:你也跟你室友一樣,是個有趣的人。

S│31     時│無    景│亞儒宿舍  人│書淇      0

 △書淇提早開完會,來到了亞儒家。

 △書淇幫亞儒整理著凌亂的書桌。

書淇:咦?這張是?

 △一張清秀女子的彈琴的背影圖夾在亞儒的書中。

 △書淇緊緊握著那張簡單的草圖。

S│32     時│無    景│階梯教室  人│亞儒、詠賢、偉和0

亞儒:好煩的研討會,不過那個主講的學生真的很優秀。

偉和:沒辦法呀!圖書館的活動,人手不足,只好叫我們來幫忙了。

 △詠賢抱著剛報告完的資料走了過來。

詠賢:同學,請問校刊社怎麼去?

偉和:校刊社?你要找哪位?

 △詠賢從皮夾中掏出了那張與書淇合照的相片。

詠賢:張書淇,請問你認識她嗎?

 △亞儒呆立在原處。

 △偉和趕緊的接話。

偉和:不認識耶,今天校刊社沒有活動唷,你看看要不要改天再來找。

詠賢:喔!謝謝,這次是因為剛好跟教授來這裡發表,想說找找以前的朋友,如果沒緣份就算了。

 △詠賢笑了一笑,轉身離開。

 △亞儒仍然呆立在原處。

偉和:走了,別發呆。

 △偉和拉了拉亞儒。

S│33     時│無    景│書淇宿舍   │書淇      0

 △書淇手機響起。

 △書淇接起手機,只有個女孩的哭泣聲。

書淇:喂?你是?

茗若:你可以放過詠賢嗎?我只有他了,可以讓給我嗎?

 △茗若哽咽的說著。

書淇:嗄?

茗若:我知道你比我優秀很多,可是我真的很愛他。

書淇:嗯!欸,不知道怎樣稱呼的你,我跟盧詠賢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你放心我不會跟你有任何對立的因素,只是我真得奉勸你一句話,沒有這樣的人,也許,你的人生會更美麗一些。

 △書淇掛上了電話。

 △鏡頭切到,在公共電話打電話的茗若。

 △整剩下電話的嘟嘟聲。

 △茗若崩潰大哭。

S│34     時│無    景│書淇宿舍門外人│亞儒、書淇   0

書淇:好了,送到這就好了!

亞儒:嗯?怎麼了。我送你上去呀?

書淇:不用了!你早點回去吧!

亞儒:你今天怪怪的?

 △亞儒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書淇。

書淇:我沒事啦!

亞儒:告訴我,怎麼了?

書淇:就說我沒事!

 △書淇被問得有些煩,口氣也不好了起來。

亞儒:口氣幹嘛那麼差。

 △亞儒也有一些火氣。

書淇:我講話一向都這樣。

亞儒:現在是怎樣,想吵架嗎?

書淇:是你想要找我吵架吧!

亞儒:你今天很不可理喻!

書淇:不可理喻!對我不可理喻,總比人偷偷摸摸來的好。

 △書淇帶著三分酸味的說著。

亞儒:誰偷偷摸摸。

 △書淇拿出那天看到的彈琴少女的素描。

書淇:誰偷偷摸摸這就是證據。

亞儒:這…妳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書淇:我無理取鬧,對!你去你的維也納,不用跟我討論!

亞儒:你…算了!等你冷靜下來再說。

 △亞儒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書淇看著亞儒離開的背影,蹲下哭泣。

 S│35     時│夜    景│亞儒宿舍  人│亞儒、偉和   0

 △亞儒心煩意亂的看著書。

 △偉和轉頭看著浮躁的亞儒。

偉和:我說,你很浮躁!

亞儒:嗯!

偉和:我說,其實你真的很不愛也不會溝通!

亞儒:還好!

偉和:我說,如果你再這樣說話,我可能會以為你秀逗了。

亞儒:你知道我心情不好的。

偉和:我覺得你應該好好跟"她"溝通一下了。

 △偉和語重心長得看著亞儒。

亞儒:嗯!我盡量。

S│36     時│夜    景│書淇宿舍  人│書淇、夢璿   0

 △夢璿回家,看見哭倒在地的書淇。

夢璿:小淇,你怎麼了?

書淇:璿,他是不是不愛我了。

 △書淇握著手中的那張圖,一雙眼睛看著夢璿。

夢璿:到底是怎樣了?誰欺負你?

 △書淇繼續哭著。

 △夢璿看到了那張圖,一瞬間,她什麼都懂了。

夢璿:小淇,妳錯了,妳真的想錯了。

 △夢璿輕輕的說著。

S│37     時│無    景│教室    人│亞儒等人    0

 △教授宣布完這次交換學生的名單,亞儒卻沒有選上的欣喜,只有濃濃的淡漠。

同學A:亞儒,有學妹找你。

同學眾:喔喔喔~學妹唷!

 △亞儒走向教室門。

 △在門邊的是熟悉的身影。

夢璿:你真的不好好跟書淇聊一下?

亞儒:她跟我在一起不會幸福的。

夢璿:真的不知道你們怎樣了?

亞儒:也許是真的沒有緣分吧。還有事嗎?

 △亞儒慘淡的一笑。

亞儒:沒事我先走了。

 △亞儒默默的前走,迎面不遠處的書淇,兩人冷漠的擦身而過。

夢璿:緣份?真的是那麼簡單嗎?

 △夢璿喃喃自語著。

S│38     時│無    景│亞儒宿舍  人│亞儒、偉和   0

 △亞儒回到家,十分疲憊的。

偉和:今天比較晚?

亞儒:嗯!

偉和:桌上,她剛剛來過。

 △桌上放著書淇生日拾亞儒送的心型戒指。

偉和:稱這次出去走走,想想自己這樣做對嗎?

 △偉和走出房間。

 △空蕩的房間,剩亞儒和那閃閃發光的戒指。

S│39     時│無    景│風景    人│無       0

 △只有景色。

聲音:你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的那個賭注!

 △畫面回第四幕,約賭部分。

聲音:其實,我懂你,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的每一張畫,我都記在心中,因為我會說故事。

 △畫面回第四幕,說故事。

聲音:我承諾你的如果我說不出來故事,你要怎樣都行。

S│40     時│無    景│圖書館   人│書淇、偉和   0

 △偉和走向在圖書館念書的書淇。

偉和:那天,我在亞儒的桌上看到的。

 △偉和拿出了一張精緻的素描,是一個有著陽光笑容的漂亮女孩,抱著一疊的書,揮著手,手上有個別致的心型戒指,圖的左上角寫著,最後一張的素描,能否換最後一個故事?

S│41     時│無    景│車站    人│亞儒、夢璿   0

 △亞儒走向月台。

夢璿:等等,林亞儒,你等等。

 △亞儒轉身,臉上帶著疑惑。

夢璿:給你的。 

 △夢璿氣喘吁吁的,遞給亞儒一封信。

夢璿:有些事做了,會是你這一輩子最後悔;但是不做,你會一輩子都在後悔。

 △亞儒看完了信,緊握住信,陷入了沉默。

S│42     時│無    景│景色    人│無       0

 △只有景色。

聲音:如果,要我為你說最後一個故事,我希望你能很快樂的聽完。

 △鏡頭落在信紙上,斑駁的淚和與秀娟的字跡。

 △信紙上寫著,別忘記,你還沒學會,怎樣懂一個女人,懂一個很愛你,很愛說故事的女人,等你,帶著最漂亮的話回來,我,也會編織最美的故事給你。

S│43     時│無    景│景色    人│無       0

 △只有景色。

聲音:只喜歡聽你說故事,喜歡聽你說銀色心戒指,有屬於他的故事。

 △特寫銀色戒指。

 △特寫男手幫女手戴上戒指。

S│44     時│夜    景│仁義潭   人│亞儒、書淇   0

 △仁義潭的煙火燦爛著。

 △書淇靠在亞儒胸膛。

書淇:儒,你知道你送我的這個戒指的故事嗎?

亞儒:這也有故事?

書淇:銀色是星星的顏色,這個戒指是一個心型,星星的心在西方有被稱做真心的意思,而這顆真心是你送我的唷!

 △亞儒緊緊的抱住書淇。

S│45     時│無    景│火車站   人│亞儒、夢璿   0

 △夢璿看著呆立在原地的亞儒笑了笑。

夢璿:在不走會聽不到好聽的故事唷。

 △亞儒發了狂的狂奔。

 △鏡頭從火車站帶到學校。

S│46     時│外    景│草坡上   人│亞儒      0

 △亞儒站在草坡上。

 △草坡上有一張圖,是那張有燦爛笑容女孩的素描。

亞儒大喊:我還沒聽完故事!

47     時無    景草坡上 人亞儒、書淇   0

 △草坡上男孩的背影。

 △廣場上是空曠的,沒有人。

 △鏡頭帶往男孩手上的圖。

 △是個女孩的素描。

 △風,吹起。

 △圖隨風而飛起。

 △男孩空抓飛起的圖紙。

 △圖紙飛向了廣場另一角的一個女孩。

字幕:有些緣分就是這樣得奇妙,你永遠不會記得他是怎樣開始。

 △全劇終。

好啦!可以評論,反正那是十年前寫的東西,

然後那時候就是要寫沒有議題的言情劇本就是,

反正今天的網誌日更有交差了就好呀!

親愛的網誌先生,你覺得劇本這種東西有趣嗎?

如果有機會我們在分享一些曾經太過年輕的劇本吧!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