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貳佰肆拾柒] 微雨之城,在太陽的國度裡遇見

沒錯,又繼續懶得寫木星逆行的介紹了,我真的就是一個朝令夕改的存在呀!

今天,高雄下起了小雨,一直都是陽光普照的高雄,

偶爾確實會下起這樣不大不小的雨,這樣的雨也會讓人想起那個總是下雨的城市,

是的,就是那個不能說是微雨,要說是長年有雨的「天龍國」,

其實剛到台北的那時候我確實真的沒有很習慣那個常常下雨的天氣,

總覺得每天出門都要帶一把傘真的有一點點麻煩,

畢竟天生懶散的我,出門真的時能少帶一點東西就帶一點東西呀!

不過,再度回到這個總是陽光的高雄的時候,

在聞到那個空氣中瀰漫潮溼味道的時候,突然就有了這樣莫名的懷念感。

其實不知道為什麼,比起陽光四射的活力感,

我似乎更喜歡一點這樣像是騷人墨客專屬的「雨天」,

可能是因為曾經有這樣的一位朋友說過,

「我確實喜歡天空的藍,但是我卻因為那灰濛濛而著迷」,

確實,藍天白雲確實會讓人想要出去走一走,

但雨天灰濛濛的天空,卻讓人更有一種懶散的詩意感。

(謎之音:我看你是想要懶散而已!然後期待自己對工作存在失憶吧!)

其實「雨」在文學歷史上確實比起「晴」有著更多的「作品」,

稍微搜索一下古詩詞,跟「晴」有關的詩詞好像有一千三百多首,

而其中還有不少是跟「雨」有關聯性的,

然而搜索一下「雨」,六千六百多首的詩詞確實是有點令人驚訝的,

這似乎也是為什麼「雨天」好像更有詩意一樣。

(謎之音:最好是這樣給你論證的!亂七八糟呀!)

關於雨天其實因為他很特有的意象,所以常常會引起很多的文藝氣息範兒,

這裡就跟大家聊一下下,這些雨天的意象好了。

首先,因為期待放晴,所以雨天被賦予了「等待的希望」,

並且水,是生命之源,所以落下的生命之源,在春天似乎更有欣欣向榮的開始感,

所以,雨在許多文學作品裡面,有著「生命」與「希望」,

像是韓愈的「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又或是杜甫的「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跟蘇軾的「軟草平莎過雨新,輕沙走馬路無塵」。

而雨的朦朧感,也是讓雨這樣浪漫的原因之一,

所以歌頌這樣的朦朧美麗,也是成為詠嘆「雨」的一種特色,

「雨霽高煙收素練,風晴細浪吐寒花」、「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這些詩句,都說著那樣朦朧美麗的雨,給人那種想像空間與剪不斷的思緒。

最多讓墨客們用的就是雨的「悲愁」雨「禪意」了,

也許是因為雨天伴隨著淡淡的含義,也或許是那個陰灰的顏色讓人失去動力,

所以雨天就被上了一種淡淡的詩人憂愁感,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數峰清苦,商略黃昏雨」、

「日暮酒醒人已遠,滿天風雨下西樓」,「瀟瀟暮雨子規啼」,

這一句一句,都是那些詩人們的淡淡愁緒,

同時在這樣的雨景當中,少不了的是一種「禪意」與「人生態度」,

大家熟悉的「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其實景色後面的是那個留與不留?

而「竹齋眠聽雨,夢里長青苔」,更是禪味的把夢和現實界限那樣說的模糊不清。

蘇東坡的「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到「也無風雨也無晴」的了然,

黛玉的「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淒涼」都是他們自身人生的體悟。

說了那麼多,看似很文學的文字,其實就只是想要說說,

其實我並非偏愛雨天,我也很喜歡天氣清朗的藍天白雲,

(前提是氣溫真的不要那樣的惱人之下。)

不過確實突然在總是陽光明媚的南都,遇見了微雨,確實有一種很驚喜的感受呀!

黑!親愛的網誌先生,你喜歡雨天還是晴天呢?

你是文藝的憂鬱還是活力四色的開朗呢?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