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貳佰捌拾伍] 地球人遇見小王子,第四次遇見地球人



今天終於風塵僕僕地回來了,所以現在才來寫寫週六看的小王子心得,

話說這是我花錢看小王子的第四場了,真心希望這樣的好演出會繼續巡迴下去,

從第一次音樂性性質比較高的「羽緹X宮能安」版本(這裡看心得),

到第二次看著宮能安自己解構著小王子的故事(這裡看看戲內容分享) ,

然後第三次看他更熟稔的把這個文本深化,完善更集中在議題上(第三篇),

(謎之音:你真的不要臉到弄了三個連結呀!)

這樣被我看了四次的演出我又還有怎樣的新鮮體驗著呢?

又還要怎樣的說著第四次的心得與想法,又怎樣被感動第四次了呢?

這裡我必須說,在這一場場的演出當中,除小王子的文本本來就對我來說很深刻,

宮能安一場比一場更進化的表演狀態更是令人驚訝著,

這一次他在飛行員與小王子、玫瑰以及各個星球的主人的角色切換當中更為順暢,

而他那段與小王子告別的演出,流下的眼淚更是深深地讓人被感動著,

那不只是跟一個很重要的人告別,更是因為我們已經變成了那些大人之後,

我們只能跟我們自己心中的那個小王子用這樣的方式說再見的傷痛,

「嘿!小王子,我知道你沒有死掉,只是回去了你的B612星球,

我知道你看起來很痛苦像是死掉了,但其實不是真正死掉了!」

而那個還在的小王子,總會再回來的!

好啦!今天這一篇心得要說一些甚麼不一樣的呢?

今天我想聊聊關於玫瑰花的刺,

我想對於小王子比較陌生的人,也許不知道甚麼是玫瑰花的刺?

但如果稍微知道小王子的人,就知道小王子有一朵他深愛的玫瑰,

高傲、嬌弱、驕縱而美麗卻會不斷的挑剔和責難的玫瑰,

而小王子不懂,為什麼玫瑰有刺?

他問著飛行員花的刺不能保護自己,那花為什麼要長刺?

飛行員說那只是花的惡劣的時候,小王子生氣地回應著。

是呀,幾百萬年來玫瑰都在製造著刺,但同時羊依然會繼續吃花,

為什麼花還是在製造那些刺呢?

宮能安用了人們虛弱的武裝與謊言來說這我們都如玫瑰一樣,

當我們不自信的時候,當我們有了某些弱點的時候,

我們習慣去彰顯某一些樣態,或是說著某些違心話語來掩飾自己,

「我不難過」、「我沒有生氣」這樣去讓自己看起來好一點的話,

甚至會用著一種攻擊人的方式,來維持自己的虛弱不被看穿,

我們就像玫瑰一樣,長出了那些沒有實際作用,但卻給自己心靈一種安慰的刺,

我們會聚在一起說著別人的壞話,去跟那些相信我們刺有攻擊能力的人說宣洩,

我們會對於那些看不過眼的事物,彰顯著自己的刺,

甚至有些人會用自己的刺去攻擊人,然後讓人覺得不舒服跟討厭,

但我們何曾想過那些「刺」為什麼存在?

為什麼我們很少去體諒過長刺背後的原因?

當我們說著那些人抗壓性不夠只會抱怨生活,抱怨別人的時候,

也許我們忘記了去體諒他抱怨那些的「刺」是因為他受到哪些的挫折了呢?

當然就像宮能安說的,我們不是要鼓勵那些抱怨、那些長刺的行為,

而是應該去試著想一想在那些刺背後的故事。

在尾聲的時候,宮能安說了,我們都說長絕對不要變成某個樣子的大人,

但我們是否想過,那些大人曾經也跟我們一樣,

告訴著自己,絕對不要變成那樣的大人呢?

而現在為什麼他們變成了那樣?是社會的期待?又或是怎樣的環境使然呢?

在第四次遇見那個遇見小王子的地球人當中,我特別的聊著關於花的刺,

我們都有不喜歡的刺存在,我們都是花,

我們也許不想要有刺,也告訴自己不用有刺,但終究都有我們的脆弱,

我們不需要去諒解所有有刺並攻擊別人的人,

但也許我們應該試圖去理解著刺存在的原因,去多一點點同理吧!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再遇見地球人,但地球人遇見小王子,

真的是一個很令人多想想的好表演,

我很喜歡宮能安說的,他希望看演出的人不是看完後就想到某某也這樣,

而是去思考著,自己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讓我們找到自己心中的小王子之外,

也坦然的面對心中的國王、愛慕虛榮的人、酒鬼、地理學家、點燈人,

以及狐狸、飛行員與那朵長刺的花吧!

親愛的網誌先生,也許我們都可以試著去更同理著吧!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