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82

第八十二章 軍師之所以為軍師

諸葛維音站在會議室的窗邊望著高掛在天空上的滿月,他瘦長蒼勁的身軀映照著淡淡的月光,更凸顯出來一種英挺不凡的樣貌,但是他的臉上卻透露著一種凝重的氛圍。

一陣敲門聲音就這樣響了起來。

「請進!」

幾個形象各有風味的男女,相繼地魚貫而入。

「軍師,今天找我們過來開會,是不是為了明天就要進入一線天峽灣的事?」一個形象相當粗獷,然後一臉正氣,身上穿著一套相當幹練的白色空手道服的粗豪大漢率先的開口說道,他宏亮的聲音相當有元氣著。

在他的身邊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年輕,體型健美、有著倒三角比例的男子,對面則是一個髮鬢皆白,穿著一襲黑色連身長袍,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高手的瘦小老人,最後則是一身穿著桃紅色相當亮眼的漂亮女子。

「各位,還麻煩大家過來開這個會,大家先坐下再說吧!」等到眾人都坐定之後,諸葛維音才說:「秋國說的正是我這次找大家來開會的原因,明天水漫陵江的時候,如果船隻再不穿過一線天峽灣,等到水脈淤結之後,導航器就沒有辦法辨識方位了,恐怕就要繞路,這樣會經過武軍的勢力範圍。我想,各位對於我下令把船停留在峽灣之外三日,應該都有所疑慮吧。」

要知道一線天峽灣是進入恆沙溪的門戶,兩側綿延百里的高山峽谷縱橫交錯,水道又是曲折,河道雖寬但多為淺灘,能供船隻行走的只有那麼宛如一條絲線的河道較深之處,尤其像是東方之珠這種大型船艦要通過,更是要等到秋冬時候水位上升以後。

而當陵江水滿的時候,往恆沙溪的水量銳減,所以水位就會下降,這時候即使東方之珠能略為浮空,也必須繞道另一條通過南部的水道才能前進。

聖域的航船經過了許多代的改良,可以不必利用水的浮力在水面上運行,而是沿著水脈的磁場航線與四通八達的磁力線來航行,但是水脈會隨著潮汐的變化,這是自然的現象,誰都沒有辦法改變。

眾人眼光轉向了那個左側的俊秀的青年,只看到他的臉色稍稍的變化說:「軍師,我確實不同意為什麼無緣無故地把船停留在這個地方,如果有心人這時候來攻擊,以東方明珠的實力絕對有充足的能力克敵制勝的,越是把時間往後推遲,反而對我們是更為不利的,更何況這次會談結束後,三方都同意暫時延緩征戰一年,我確實不理解軍師為什麼會下令全艦隊不能再向前航行呢?再這樣下去,反而會拖到糧食用盡,人心浮躁不安,平白會增添了許多的困擾呀!」

這一個年輕男子叫做盧詠響是東皇當中隸屬大皇子一脈的禁衛統領,本來就對於跟三皇子較為親密的諸葛維音比較不滿,這一次他帶著他所屬的精銳部隊隨行,就是想要來壓一壓這一個諸葛軍師的氣勢,想不到諸葛維音手段相當高明,利用著公主的名義,反倒是處處打壓著他們這一群心高氣傲的禁衛軍,讓他們數個月以來都只能在船上悶聲度過,心裡正是煩悶不已的時候。

好不容易終於踏上歸途,卻又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在這個不能靠岸的地方足足待上了三天,所以早在這個會議開始之前,他就已經四處放話懷疑諸葛維音的領導能力,所以在言談的語氣之間也非常的不客氣。

一旁那個穿著桃色衣服相當搶眼的女子笑著說:「軍師既然會這樣安排,必然有他的考量與道理,盧統領靜一靜脾氣不要那麼煩躁呀,我們就聽聽軍師怎麼說吧!」

這個女子容貌姣好,而眼神當中總是帶著幾分淡淡的效益,淡淡的妝容,讓她有一種令人覺得迷惘的美感,而她一身亮眼的桃紅色,絲毫沒有讓人覺得她不莊重,反而讓她的氣息多了一種活潑的味道,身材相當高挑纖細,整個人就是一個奪人眼光的存在,讓眾人總是不經意地會多往她身上看上幾眼。

會議室裡面那個豪爽的漢子叫是田秋國,是立場比較中立的另一個禁衛統領,老人則是來自於中樞院的議事鍾掩,心思沈穩,這次奉東皇的號令負責監督。

那個容貌出眾,端莊典雅的美人,則是東皇泰壹手下得力的助手之一,名叫做廷喬靚,在東皇王朝的地位不亞於諸葛維音。

諸葛維音淡淡的說:「在回程當中,我方的探測人員一直不斷傳來了消息,關於武軍跟紫華教派雖然跟我們簽下了停戰協定,但是私底下仍在不斷的擴充著勢力。這次路途經過兩方的勢力範圍,令人覺得有所疑慮的是這兩方卻異常的安靜,按兵不動但又像有所圖,情勢是相當詭異的,但是像是盧統領所說的,我們艦隊並不是絲毫沒有作戰能力的。」

他回顧了四周的眾人,然後繼續地說道:「但是…如果我方進入了這個一線天峽灣當中,前面有軍隊橫江攔截,後面又有一批敵軍封鎖退路,我們又該如何呢?」

田秋國皺起了眉頭問說:「軍師這樣的說法有什麼根據嗎?我們東皇王朝雖然跟武軍與紫華教派是敵對的,但是實際上卻沒有真正的發生過什麼戰事,假如在這個地方真的發生鬥爭,除非他們殺盡所有人,不然以我東皇的威勢,必然會有一波兇猛的復仇,對彼此可以說是百害無一利,我很難想像這兩方的領導人會在這個當頭做出這樣的蠢事,不知道軍師您是怎樣想的?」

諸葛維音說:「當然不可能,因為敵人根本不需要勝利就可以得到他們想要的目的了。」聽了諸葛維音的說法,鍾掩挑起了他發白的眉,露出了一副饒有興味的表情問到:「喔?此話怎講?」

諸葛維音眼光銳利的一掃眾人說:「想想,如果就在這個剛談好停戰的敏感時刻,我們東皇的軍隊受到襲擊,然後經過一場爭戰之後,我方受到了相當的衝擊,甚至有所損失之後,然後來人卻留下了武軍或是紫華的旗幟,那情況會是怎樣發展呢?」

廷喬靚用著很好聽的聲音回答道:「我們東皇王朝必然會傾全國之力發動所有的軍隊,報復來襲的那個勢力。」

田秋國一時恍然大悟,拍桌大喝說:「但事實上,真正襲擊我們的人卻反而在旁邊吃瓜納涼看戲,甚至還可以坐享漁翁之利。」

在一旁的盧詠響卻潑起冷水說:「不要忘了!這個只是軍師的假設性問題,事實上可能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也許只是某些人的庸人自擾。」

諸葛維音輕輕淡淡的看了盧詠響一眼,而盧詠響因此不自在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他稍緩了一下朗聲說道:「這幾天,我刻意停在峽灣之外三天,然後私底下派出了幾隊人馬進入峽灣當中觀察,暫時是察查不出來有什麼危險的地方,所以才召集各位前來,就是要討論一下明天起錨進入峽灣的細節。」

眾人討論著進峽灣之後如果遇到狀況如何進退,在諸葛維音的提醒之後,大家不得不嚴肅的看待這件事的可能性。

會議當中諸葛維音一直注意著盧詠響,當諸葛維音提出希望能讓武力較為強大的禁衛軍進行斷後的時候,盧詠響也沒有任何的異議欣然接受。

會議在短暫的的討論後結束,眾人也隨之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之上,各自發佈著各自的命令。

「諸葛軍師!」廷喬靚在眾人都離開之後,又去而復返著。

「廷小姐還有事情嗎?」

廷喬靚亮麗的臉上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她說:「你瞞得了其他人,但是真的覺得瞞得到我嗎?老實說,我根本不相信武軍或是紫華的那一些人會有那個膽子明目張膽地來攻打我們,就算是偽裝成對方都不容易。」廷喬靚所掌握的情報網並不會輸給諸葛一家,當然對於對方的底細知道的相當清楚。

諸葛維音笑著說:「當然了,這一場會議就是為了有心人特別召開的,這怎麼能瞞過被稱之為有『靈狐之智』的廷喬靚法眼呢。」

廷喬靚走到了諸葛維音身邊,然後一樣抬頭看著窗外的月亮淡然的說:「只有最愚蠢的人會在這當頭挑起事端,武軍和紫華教這些年雖然勢力越來越龐大,但是整體來說並不得民心,檯面下的紛爭鬥爭頻頻傳出,還需要好一段時間來休養生息,並且更需要時間把新拓展的城市好好納管。紫華內部的權力鬥爭更是劇烈,而武軍的成員複雜人心思動,就算是南霸都還需要一段時間來安撫,他們巴不得這一年當中能夠休養生息、重整力量,你說還有哪個勢力傻了想要來突襲我們呢?」

雖然不管是武軍或是紫華教派確實都對有著東半球最富庶領地的東皇王朝野心勃勃著,但是這兩邊的勢力彼此不斷的拉扯,反而使得東皇王朝因此有著安逸和平的假象,並且因為東皇王朝因為在群山之後,其中地形上易守難攻,並且東南群島上還有一些不屬於諸方的游離勢力,藉由兩方的曖昧關係成長,除非兩軍都能夠徹底屏除那些根深蒂固的小勢力,才能無後顧之憂的進入東皇王朝的領地。

而中部大陸跟紫華教派隔著那條聽起來是條小溪,但卻是地星上前三大江河的「恆沙溪」對望著,四周則是一望無際、毫無遮蔽物,綿延百里的乾草原與岩石平台,除非紫華教派願意冒著同時被武軍跟東皇王朝夾擊的危險來渡江而上,否則從正面入侵幾乎是不可能的。

多年來雙方勢力都不斷地藉由各式各樣的管道入侵,許多人都是被偷偷地利用而毫不自知,這些年來雖然有稍微的安分了一些,但是事實上到底還有沒有各式各樣暗裡來的安排,就不得而知了。

諸葛維音溫和的說著:「我們諸葛家為東皇一脈盡心盡力,就是希望能避免這一場紛爭,但是看起來終究要是徒勞無功了,這一場混亂就要展開了,希望妳能明白,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東皇一脈的未來著想。」

廷喬靚輕輕地抬起頭,那清麗的臉上帶著幾分戲謔的笑意說道:「我看是為了東皇家的小公主吧!」

諸葛維音微微的一笑:「是為了公主也好,不是為了公主也罷,總之明天會是相當關鍵的一天,還麻煩你好好的保護公主了。」

這廷喬靚手下的精銳相當強大,連他都不清楚這個女人到底有多強的能耐,但是他知道只要廷喬靚在公主的身邊,天底下能造成公主危險的幾乎不存在。

廷喬靚似笑非笑看了諸葛維音一眼,然後輕輕地轉身,在踏出門口之前回頭對著諸葛維音說:「你就放一百個心去好好對付敵人吧!公主妹妹有我在,我保證不會有能動她一根寒毛的。」

諸葛維音聽到廷喬靚落地幾乎無聲的腳步,其如古井無波的情緒與表情,露出了一個相當難以捉摸的笑意。

人人都在等待著,那個月滿陵江的那一刻。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