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83

第八十三章 今天高手來當個小賊?

一輪黯淡的紫色月亮高高的掛在天空,風慢慢吹撫雲也隨之湧動,大地上掩蓋上一層薄薄的輕紗,夜色當中是濃得化不開的黑,整個氣氛瀰漫著一種奇異的詭異感,並且不斷地蔓延開來。

由兩艘中型的船艦導引,後面跟隨著三艘的烏金戰艦,那防禦堅強地把那一艘東方之珠守在了中心,兩岸的荒山野嶺斷斷續續的夜梟聲緩緩地傳了過來,船艦上的燈火映照在流動的河水上面,像是點點的螢光在水裡不斷地翻滾著。

諸葛維音站立在船首的甲板之上,臉色跟心態相當的平靜,像是一泓波瀾不驚的湖水一樣,沒有波瀾、沒有情緒,他的眼光望著兩旁及掠過的陡峭的山嶺,心念電光火石般的運轉著。

從他繼承了父親的職位,成為了東皇直屬的軍師以來,面對了各式各樣詭譎多變的政局鬥爭,他除了自己絕高的才智與精準的運籌帷幄之外,還學會了各式各樣的手段、謀略,來能制敵先機,並且他那種絕對的冷靜更是使他突出於眾人之上,也讓他與東皇王朝當中的另外兩位謀士並稱為三大學士,由於這樣的「智計」,曾幾何時都讓人們忘記了諸葛家的武學,亦是那樣的獨領風騷、傲視群雄著。

要知道諸葛家一直侍奉東皇,並且極為受到當代東皇的信任,在東皇王朝當中勢力是相當龐大並且可以說是集富貴與權力於一身,但同時也得罪了許多巨大的勢力,想要剷除諸葛家的勢力,可以說是十隻手指頭都數不清的,但是隨著時間過去諸葛家只是越來越強大,就可以知道,事實證明沒有人能動諸葛家一根汗毛。

自他父親英年早逝,許多依附於旗下的小勢力紛紛隨之離去,也讓這些在一旁虎視眈眈的勢力蠢蠢欲動著,他們就等著這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犯下大錯之後,他們才能有機會瓜分諸葛家這一塊大餅。

諸葛維音平靜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帶著嘲諷的微笑,原來被夜風吹得隨意飄揚的衣衫,卻在他的微笑當中緩緩地停頓了下來,如果注意到的人會知道奇怪的事不是風停了,在這個呼呼作響的夜風當中,站在船頭的諸葛維音,衣服卻是聞風不動,這絲毫不符合常理,而他那一雙有神的眼睛更是精芒四色,隱隱之中像似可以看到電芒流動一樣。

自從接掌了軍師這個職位以來,諸葛維音就很少有機會跟其他人交手,他幾乎都快要忘記了那種與人交手血液沸騰的感受與滋味了,他期許著今晚將是一個不會讓他失望的夜晚。

船艙之中鑽出了一個身穿藍黑色衣服、氣度相當的沈穩的男子,快速地向諸葛維音靠近。

「軍師,據探測組傳來的消息,前面不到十公里的峽灣是整個航線當中最狹窄的地方,現在有人員聚集的能量出現,並且分佈在峽灣旁邊的四周,我們是不是要提高船的高度,直接離開峽谷?」

這一個男子是申屠望,是諸葛維音手下相當出色的一個幹員,是諸葛維音左右手般的存在,不過行事風格相當的低調,背後交錯背著雙刀,相當的精明幹練,這一次就是由他帶領了一共百人的精銳部隊,一直隱藏在船上等著諸葛維音的進一步命令。

諸葛維音處變不驚地說:「緩!現在狀況敵我難分,如果主艦就這樣直接升空,受到圍攻的機會更會巨幅增加,並且如果對方備有對空的重型武器的話,在失去這些峽谷掩蔽的我們,更會成為甕裡的鱉,等待他們的捉捕的。呵呵,我想這一些人必定是有備而來的,這時間跟地點的掌握相當精準呀!」

申屠望笑著說:「但這些人恐怕連真正的戰爭都沒有見過呀?拿這一種小兒科的戰術就想要拿我們開涮?這已經不是天真可以形容的呀!」

諸葛維音炯炯有神的眼睛再度閃著光芒,嘴角還有一絲的笑意說:「還早得很呢!我說申屠呀,這麼快就露出蹤跡,可能是想要引開我們的注意力,敵方必然一定還有其他計畫。」他沉思了一下,又說:「後面呢?後頭又有什麼動靜嗎?」

申屠望繼續說著:「斷後的船艦上燈火通明,船上的人員看起來都很正常的依照各個班次輪值,但是實際上卻是全艦都處於動員狀態,只是按兵不動,不曉得是在等待些什麼?」

諸葛維音拍了拍申屠望的肩膀,微笑說道:「既然人家都把戲演得那麼足了,我們還是要給他們捧捧場,總不能讓他們白演了!傳令下去,一切依照計畫進行,不要輕舉妄動。」

申屠望點了點頭,然後閃身離開了諸葛維音身邊,再度回到了船艙當中。

諸葛維音緩緩地仰望著天空,輕視他諸葛維音的人,絕對必須付出相當昂貴且難忘的代價的。

立羽窩藏在廚房當中,吃著這一個月以來第一餐真正的食物,雖然入定之後確實不需要飲食就能攢足生存的能量,但是醒來之後肚子那種空虛的感受真的讓他相當的難過。

他是在下午的時候清醒過來的,但是那時候外頭的船員還在四處走動,他找不到偷溜出來逛逛的機會,一直忍受到夜半時分,大多數的人都睡了過去,他才偷偷地溜了出來,偷偷拿了這一份二廚特別留下來要討好他女朋友的餐點,可惜的是這些精緻的餐點,現在都祭了立羽的五臟廟了。

立羽吃飽抹淨後,癱倒在廚房隱密的一腳當中,一副舒服的要死了的樣子。

他身上穿著船員統一的休閒服飾,均勻的骨架撐起了稍微緊了一點的衣服,雖然他因為沒有飲食的關係瘦弱了一點,但是卻給人一種昂揚不凡的氣勢,他的手指纖細而瘦長,露在衣服外的皮膚,是女孩們都會羨慕的晶瑩剔透著,像是剛出生的嬰兒一樣的細緻。

他隨意地用在廚房中找到的橡皮筋綁起了長得很長的頭髮,幾縷的髮絲落在額頭之上,像是細緻雕刻般的五官,還能夠在眉宇之間看到過去立羽的影子,一雙像是會說話的眼睛流露著奇異的光芒,配上他那種放蕩不羈不在乎一切的笑容,給人一種成熟但又像是孩子般精靈跳脫的不和諧感受,但同時也有著一種奇異吸引人的魅力。

立羽現在的外表看起來大約是在二十到三十歲左右,很難從外在上判斷他的正確年齡,剛開始立羽還為自己這樣「老成」的德性而感到哀傷,甚至還哀悼了一下他過於早逝的青春,他就像是直接從青澀的少年時期,一下長大成人,不過想想也好,至少以這個模樣闖蕩聖土的時候,應該會少掉一些年齡上的麻煩,何況還可以做很多以前只能想像,而因為年齡限制不能去做的事情。

立羽過去那種不在乎的灑脫感,突然被千百倍的強化一樣,原來就不受任何拘束的那種個性,在那種對於萬事萬物有那種「本來就是如此」的先天境界特性,在他能量轉換的過程當中,有了精氣神的完整自然改變,原來是內斂的氣息,現在轉變為外放,這一種自由不受任何世俗拘限的態度,似乎才是他生命的本質一樣。

突然,外頭傳來的腳步聲。

立羽眼中光芒乍現,黑暗中的廚房好像有兩盞燈光亮起一樣,電芒突然乍現,在聯盟的古文書記載上面有提及這一種現象可以稱之為「虛室生電」。

他的身體像是突然失去重量一樣浮了起來,轉瞬之間就竄上了艙窗之外,然後他四肢運上了能量,像隻壁虎一樣附著在船身之上,手上與身上的吸力,讓他的身體緩緩地貼上在的船身。

一個穿著白色廚師制服的年輕男子躡手躡腳地摸了進來,然後就在剛剛立羽拿食物的地方東翻西找,然後叨唸著:「奇怪了?怎麼會不見了呢?我記得我晚上的時候明明放在這裡的呀?難不成被老鼠叼走了?還是肥儒那個傢伙偷偷地吃了呢?」

原來這一個來找東西的正是那個藏了食物要來孝敬她女朋友的二廚,立羽心裡覺得好笑著,那些食物早就進了他這個「高手」的肚子裡了,他再怎麼找都是不可能會找到的。

但這一個二廚還真的相當有耐心,他東翻西找的還是一直都不肯放棄,立羽心念一轉反正他都已經吃飽喝足了,不如就再回去睡個大頭覺,沒有必要在這裡等著這個二廚耍笨呀。

於是他慢慢沿著船身往上爬著,在夜風中他可是在距離地面有百公尺距離的地方,任何人看到都會覺得腳底發冷,當他慢慢的爬過了第三個的艙窗之後,前面的一個窗門只有輕輕的掩上,而窗內傳來的一陣陣的音樂聲響,看來這一個東皇的寶貝公主又睡不著覺了,立羽像是一隻壁虎一樣在艙窗之間游走著,然後慢慢的爬向了那一個位在第三層船艙尾端的泰熙妍的房間。

立羽偷偷地探出了頭張望著,他只看道寬闊的房間當中擺放了一個巨大的屏風,擋住了室內的景象,而淡淡的藥草香味盈滿了整個房間當中,在入定的那一段時間當中,立羽最想要見到的就是這一個東皇家的公主,雖然他能夠透過船上許多人的言談當中稍稍地了解他,但還是不如親眼一見來得有實感。

琴聲錚錚的聲響慢慢的歇止,一陣穿上套衫的衣物摩擦聲音響起,立羽好奇心莫名的大作,他心想,到底這一個東皇公主長的是什麼模樣?他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裡等她的出現吧!

但是房門口有幾個幾乎無法感知到的氣息,很明顯的一定有高手隱匿在這位公主的身邊,立羽也不敢就這樣擅自的進入,要不還是乖乖地打退堂鼓,回去自己的房間睡上一覺算了。

就在那個時候,在船尾不遠的地方傳出了一陣的喧嘩吵鬧聲,並且挾帶了一陣的火光,看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