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85

第八十五章 我不是採花賊,只是個冰晶玉潔的少年

那個竄到左邊艙房的三個人,輕悄悄的推開窗戶進入,突然發出了斥喝的聲響,在公主窗台下等待的兩個人隨之一躍而入,在一陣混亂的聲響之後,就看著他們其中之一背著一團的人形黑影出現在窗外。

奇怪了!這個泰熙妍的四周應該都有很多個功力深不可測的超級高手在旁邊護衛呀?怎麼可能那麼簡單的被別人抓走呢?

立羽四肢並用像是壁虎一樣爬了過去,然後頭上腳下的倒掛在黑衣人上頭。

「喂!」立羽突然就這樣的叫上了一聲,下面的黑衣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差一點就要跌了下去,轉頭一看就看到斗大的拳頭迎面而來,他眼前一黑就癱倒在窗臺之上。

立羽大手在意抓,把那一團裝著人的布袋抓了起來,身子一個後空翻,就把那個倒霉鬼黑衣人當作腳踏墊的彈簧一樣一躍而上,腳下在船艙的窗沿一點,身形宛若鬼魅一樣的竄進了上層的房間當中,這一層是船上護衛的居住所,而現在當然沒有人在。

他將布袋放置在床上,連忙打了開來,要是似乎相當柔弱,人又如此溫柔的好人公主被嚇到了,那可就不好了。

把布袋一解開,立羽就把頭湊上去一看,他雖然在「昏迷」中有微微感知了這個公主的身形,但一直沒有看到這個公主的樣貌,心裡就是忍不住的好奇,只看到這個公主面容姣好,皮膚透白勝雪,一副鬢雲欲度香腮雪的模樣,她柔軟的身軀相當慵懶嬌憨的側躺在一旁,上身是穿著一件短袖的半臂罩衫,套穿在粉白色的長衫外面,相當的合身,然後一件簡單別緻的裙子素雅有氣質,頭上則是紮著樸素的髮結,在窗外的微光之下,看起來是相當秀麗外芳的一個樣態。

立羽雖然經過了幾次能量改造之下,外表上看起來就像一般的成年男子,但是實際上就還是一個半大不小的年輕小伙子,雖然一瞬間被這個公主驚人的美貌所吸引住了,但是心靈純淨的他,剎那之間就感覺到不對勁。

照理來說這一個公主應該是被人強行擄走的,但他觸手所及卻覺得她皮膚相當柔軟,根本不像是被人禁制的狀態,他腦中靈光一時乍現著,頭頂跟腳底的兩個能量源同時作用,能量瞬間的遍佈全身。

而說時遲那時快,原來躺在床鋪上的那個「公主」突然就反身發難,一雙白皙的纖手,用電光火石一般的速度遊走點過了立羽胸前幾個重要的穴道,立羽只覺得全身一麻之後,就瞬間得不能動彈,無力的癱軟倒在床側。

這個女孩子就是那個廷喬靚,她事先讓公主移到了其他的房間當中,然後自己打扮成公主的樣子在公主的房間當中靜靜的等候這些突襲著的來訪,打算假裝受制之後,再藉由這些人把幕後的主使者揪出來。沒想到卻被這個奇怪的男子攔了下來,這時候廷喬靚不動聲色的繼續偽裝,打算搞清楚這個不像跟入侵者一夥的奇怪年輕人到底來自於什麼勢力。

立羽全身痠麻著,還好在先前他讓能量片及全身,稍稍地消除了身上部分的禁制,但是還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把這個女子能量佈下的奇怪禁制消除殆盡,他只好嚷嚷道:「喂!你抓著我幹什麼呀?是我救你的耶!你知不知道呀?」

立羽需要一點時間,所以只好用呼喊稍微拖一下時間,希望不會被眼前的這個女子發現她體內的能量正在試圖去破開她所設下的禁制,他猜想這個女人八成是底下那一群神秘高手的頭,雖然立羽在「昏迷」的時候,沒有辦法探查這些人,但是從船上其他成員的談話當中,他大概可以知道這一個不太簡單的廷喬靚存在。

廷喬靚把立羽翻了過身,然後一臉笑嘻嘻的說著:「我知道呀!我這不就正在報答你一下了嗎?」她一雙手輕撫的立羽的身體,看起來像是在調情,但實際上是在探查著這個奇怪男子的來歷。

立羽怪聲叫道:「喂!喂!你這樣根本就是性騷擾呀!不要亂摸,我現在可還是玉潔冰清的處男好嗎?」

他怕被廷喬靚發現她還有能力去掉禁制,他只好緩下體內的能量,讓這些能量在他的身體當中靜置不動,他自從經過了經脈的改造之後,對於能量的驅使是更加的得心應手了起來。

廷喬靚倒是滿臉笑意地條笑說:「死相的,我這樣對你,你難道還不知道我的心意嗎?何況我現在還是待嫁小姑一人,這樣不是剛剛好湊一對嗎?」

這個男子在船上待了好一段時間,廷喬靚居然絲毫沒有辦法探查出這個人是什麼來歷,不但他身體的經脈相當怪異,能量也是異於常人,體能狀態更是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根本是另一種生物一樣。

立羽求饒般的說:「我說,這位大姐,你可要看仔細一點呀!我長得那麼醜,家裡更是家徒四壁的窮得可憐,我連自己都快要養不活了,更不要提娶老婆了。你看看大姐你如此國色天香、貌美如花,根本就是仙女下凡一樣的存在,這樣世間罕見的女子,我根本就是相形見絀。不如我們就當作我們從來沒見過,雖然我救過你,但是男子漢大丈夫的,這一種小事何足言道,你這次就放了我,下次!我下次絕對介紹幾個超優質的猛男給你認識……誒誒,不要摸那裡呀!」

立羽一下喋喋不休的碎唸著,一股腦地瞎話滿嘴跑火車,暗裡還諷刺著廷喬靚想男人想瘋了,連他這種國家幼苗都想要生吞活剝下去。

廷喬靚把手貼在立羽丹田氣海上探查著,就想要從他的能量來探知來路,但一試之下只覺得立羽的氣海像是一團混沌,沒有任何的東西,根本無法透過能量來得知這個奇怪又嘴欠的男子的武功來源。

廷喬靚淡淡的說:「既然有緣遇上了,我也只好認了,我還沒有請教一下我這一位便宜老公叫什麼名字呀?」

立羽發現廷喬靚居然沒有察覺到他在破解禁制,馬上繼續話癆,並且加重語氣,希望能通過能量生生不息的特性來慢慢解開束縛。

他大聲地叫喊著:「我姓尤爾名字叫法得!瘋婆娘!我看你是真的想男人想瘋了,真的是寂寞難耐想要找一個姘頭嗎?快點放開我!要不然等等我兄弟來了之後,我看你就要慘了呀!」

立羽狀似瘋了不成,在這一個當下竟然還敢惹廷喬靚這一個女魔頭般的傢伙生氣,萬一廷喬靚一氣之下,心一橫就這樣賞他一掌,以她強悍到沒朋友的功力來估算,立羽應該是一掌就穩死不會再拖了。

其實立羽是在賭!他在賭這一個廷喬靚在還沒有查出他的來歷之前,絕對不會對他下殺手。但是一旦讓這個女人探查出他的能量特性之後,搞不好真的會有辦法把他牢牢的制服著,所以現在更是要胡攪蠻幹一番。

也因為如此,他才會打算下這樣一棋險著。

廷喬靚靜靜的看著這個有著相當詭異魅力的奇怪男子,慢慢的收起了笑意,精緻的臉蛋升起了一股寒意,她柔弱像是沒有骨頭般的手掌輕輕一伸,立羽就像是被高壓電電擊到了一樣,順間被打到了房間的角落,然後吐出了一小口鮮血。

立羽心裡大喊打的太好了,這一下讓他能量自主護主,然後不停的在身體當中快速的流轉著,自然而然的就把這一掌抵銷著,更是順勢將胸前受阻的穴道衝了開來。

但他卻暗自的腹誹了一下,這女子掌力也太重了,根本就是暴力女呀!廷喬靚的那一下打得立羽胸前隱隱作痛著。

房間外一陣腳步聲想起,步伐相當的沈穩有利,然後停在了房門之前。

「小姐!」

廷喬靚輕聲回應說:「我沒事,你去前面甲板看看戰事的狀況怎麼樣了?」

廷喬靚走下來床鋪,慵懶的伸了伸展四肢,雖然她的眼光有些犀利的嚇人,但是一舉一動依然是相當的柔美動人。

在東皇王朝當中,她的地位可是相當的尊貴的,要不是這一個男子看起來跟侵入者不是同一路的,而且貌似剛剛是想要救公主,她才手下留情,不然立羽真的實打實的挨上她的一掌,恐怕早就要見到閻羅王了。

廷喬靚把眼光放到了這個嘴角滲出血的立羽身上,她確實也不知道為什麼剛剛會那樣自然而然地跟那個小子開起了玩笑,這確實跟她平常清冷的形象大相徑庭,她看著立羽萎靡的縮在角落,心中竟然還有幾分不忍。

突然,窩在牆角的立羽,奮力的一躍而起,雙掌將積蓄已久的能量轟了出去,隱約之中可以聽到像是風雷撼動的聲音,而廷喬靚雖然是在倉促當中受到襲擊,但是她的姿態依然是相當的曼妙,雙手像是一對白色的蝴蝶一樣交錯飛舞,不緩不急的把立羽如山海湧來的掌力卸了開來,同時也驚訝著這一個男子的功力竟然能與她匹敵。

要知道她這個「化蝶掌」在整個東皇王朝都是赫赫有名的,雖然外表上看起來像是蝴蝶一樣輕飄飄的沒有什麼力氣,但是實際上她的掌力卻有裂石斷金的能耐,雖然不是全力出手,但是這樣的狀態,就算是在東皇王朝當中能與她相較的人也是寥寥無幾,這個奇怪男子竟然在挨了她一掌之後,還能進行反擊。

立羽發現一輪強攻之後,眼前的女子還是相當泰然自如地應對著,他同樣也是相當的詫異著,在還沒有經過那個脫胎換骨的經脈改造之前,立羽的掌力就可以把聖殿研究室的天花板打破了,雖然那個時候是因為功力成數倍的膨脹,但是現在的功力雖然不比那時候,不過應該也差不到那裡去,看來這一個看起來柔弱的女孩子功力不但跟他不相上下,可能還尤過有之。

立羽掌勢再變,收掌合勁,凝實能量的跟廷喬靚對上了一掌,然後憑藉著掌勁急退,然後再穿窗而出,口中還不饒人的大喊說:「瘋婆娘!我不要跟你玩了!有緣再見拉!喔!不是不是!最好永不相見呀!」 然後就撲通一聲地墜入了冰冷的河水當中。

廷喬靚趕忙移到窗邊,看著這個怪異的男子在離去之前還要逞一番口舌之快,原本像是冰一般冷漠的臉孔,忍不住地流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如果立羽覺得那樣簡單就能逃出她這個「算盡機關」的手掌心的話,那還真的太過小看她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