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 86

第八十六章 以智退敵

在甲板上的戰鬥也慢慢接近尾聲,場中的黑衣人除了三個功力較強橫的人以外,其他人全部都負傷在一旁,如果不是場中三個人強架著諸葛維音的攻勢,恐怕在場的許多人今晚都會血濺當場。

「龍鷹爪」韓國昌相較於其他的兩人,明顯的功力與招式都更為精湛,但是依然是沒有辦法攻入諸葛維音密不透風如浪潮一般湧來的劍網攻勢,而另外的兩個人更是在諸葛維音的劍勢之下左支右絀著。

這時諸葛維音大喝了一聲,劍芒在不可能的情形之下再向外擴大了一圈,也順勢地把其他兩人擠出了這個劍網當中,倏忽之間,那如紛紛柳葉般的劍光瞬間集中往老者身上。

「濤天刀」葉天麟與「覆海鞭」蘇鵬被諸葛維音的劍招逼得進退兩難的時候,好不容易壓力突然減少,他們連忙退出了戰圈之外,哪裡還有時間管韓國昌的死活。

而劍光散去的那一刻,韓國昌帶著一身斑駁的血液擊退而出,蒼白的頭髮相當狼狽不堪的披頭散髮著,左手臂上滿是鮮血淋漓的痕跡,看來這隻手八成是廢了。

諸葛維音緩緩地站立在甲板中央,微笑說道:「各位,還想繼續打下去嗎?」言下之意似乎有要放走這些人的意思。

在這個局勢當中,人多的他們反而屈居於下風,不但幾乎所有人都受了輕重不一的傷,其中最強的韓國昌還被廢了一隻手,而諸葛維音船上其他的高手都還沒有出現!

其中扮演孟如雄的葉天麟悶聲道:「哼!就算是我們技不如人,諸葛小狐狸,你又想要做何打算?」

諸葛維音依然平淡地笑著說:「沒有打算要如何,今日一戰,維音已經過了乾癮,如果真的要留下諸位的性命,恐怕我也得付出一些代價,所以倒不如做一點順水人情,諸位就自便吧!」

這一批的黑衣人互相望了一望,面面相覷的看著彼此,這可是一舉殲滅他們的大好機會,難不成這個諸葛維音是傻了嗎?竟然白白放過他們。

韓國昌簡單的止住了血之後,用高八度的聲音叫喊說:「很好!很好!諸葛維音!今日的事情老朽我記住了!我們走!」

語畢,這一群黑衣人紛紛地從甲板一躍而下,跳入了冰冷的河水當中,潛游往河岸邊。

諸葛維音仍然站在甲板之上,臉上慢慢的泛起了一陣的紅暈,過了好一陣子再慢慢的恢復原來的臉色。

原來剛剛他所使用的那個威力強大的劍招,消耗了他相當巨大的能量,要知道今天來襲的敵人無一不是東半球上屈指可數的高手,所以他一開始就用了這個相當耗損能量的強橫劍勢,利用這一種大範圍的攻擊劍勢,強行的壓制眾人,看起來是相當從容不破的一人單劍的所向靡匹,藉此把敵人的意志與氣勢消磨去大半。

這一種利用無敵的形象牢牢深植在敵人心中,在所有的武學當中,當武功修為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對於勝敗的決定取決於對於「勢」的掌握,武學的深淺不再是影響勝敗的主因,這些精神力更是決定了這種「勢」的走向,當然如果修為尚未達到那一種境界的人,也是沒有辦法體會這種「勢」的狀況的。

今天的入侵者本來就都是武學相當的程度的高手,但因為要假裝其他人物所以拿著不趁手的武器,同時做的事情又是見不得光的活動,在被諸葛維音一語戳破之後更是心理發虛的畏畏縮縮著。

所以,當「勢」已失去,又摸不清楚諸葛維音那個玄妙至極的劍招,一身的功力一下子只能發揮個六七成,怎麼能夠不敗?但是諸葛維音雖然有把他們全部誅殺的把握,但是同時就必須付出相當的代價。

其實剛剛要不是其他兩個人私心作怪所以抽身而去,如果以三人之力,說不準可能還有機會扭轉局勢。但是這些人平常就各霸一方,交情並不算是交好,又怎麼會以身犯險的互相支援呢?

在這個緊要關頭當中,任何傷都可能造成相當難以彌補的錯誤,更何況今天能夠把龍鷹爪這樣的大宗師等級的好手廢去一臂,已經是相當值得去誇耀的戰績了,已經達到了消減對手勢力的目的了,之所以會把這些人放回去,就是因為這對他而言不但無害,甚至會因為這樣造成對方內部的混亂,而為己方勢力帶來益處。

諸葛維音抬頭望向後方的戰況,火光已經慢慢的熄滅了,看起來戰事已經趨近於結束的時間了。

立羽在冰冷的河水當中載浮載沉著,他不禁覺得最近他可能犯了什麼水的災劫,好像沒事就要下水泡上一會兒一樣。

在相當湍急的河水帶動之下,立羽離開了那個龐大而華麗的東方之珠,他恣意的伸展著四隻,緩緩的往另一頭的峽灣游了過去。

立羽現在倒是不擔心那位公主的安全了,看起來這艘船上的人都早就已經有準備了,已經先行一步地把公主移花接木的轉到了其他更安全的地方。所以現在對他來說最主要的就是離開這個地方,畢竟立羽是偷渡過來的,都已經曝光了,就沒有什麼藉口繼續留在船上。

雖然這一個公主看起來是一個相當友善的人,但是船上其他人的態度就無法得知了,所以還是趁早離開比較好。

這一頭戰事打得正是火熱,立羽抬頭看過去,參訪團護衛隊的三艘先鋒戰艦,正企圖的把船隻靠向行動力較為迅速的敵方船艦旁邊,但是這些船艦卻好像是不願意做正面衝突一樣的開始在空間當中邊打邊退著,四艘平底的小型船艦用一個彎弧上下交錯陣型前進,幾艘的小艇在陣勢當中進行著小規模的交戰,看起來是打得異常精彩燦爛的狀態。

這一些來自聖域的士兵,每一個人都人高馬大、勇猛似虎一般,手上各自拿著刀、矛、劍、斧這些適合近戰的武器廝殺著,並且跟隨著這一種固定的頻率,進退有序的進行著戰鬥。這是戰場上的實況,充斥著一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氛圍,毫無疑問的殘酷。

在戰場當中,一個人的力量根本是無力去改變些什麼的,遠遠看過去,攻守兩方似乎正在僵持不下著,那些刀光交錯的聲響與光影到處閃動,失敗者就會從空中的戰場落下水中,而水面上還浮浮沈沈著許多的屍體,立羽第一次親眼看到這一種來自於戰爭的殘酷與慘烈,忍不住有一些惻然,也把他初臨異鄉的那一種興奮的心情沖淡了不少。

以往他都是聽到新聞媒體的報導,對於這種戰爭只有滿滿的不真實感,但是現在他是真真正正地進入到這一個紛亂的地方。

立羽心裡想,乾脆就到這些船上「借」一點東西,這樣比較好去找一艘小艇搭便船,好方便順流而下。

在立羽的認識當中,聖域當中有一個聯盟沒有但是卻是相當重要的東西,也就是購買物品的「貨幣」。

在聯盟當中,所有的交易行為都是由公務機關所監管,所以人們只會有存款的紀錄,也就是在雲端上會有一堆的數據紀錄,但是在聖域當中卻有這一種對於聯盟人來說相當特殊的實體貨幣的流通,用這些特殊金屬礦物作為基本交易單位,人民不管任何活動都跟這個「錢」脫不了關係,所以立羽如果想要在聖域中生活下去的話,「借」上一點錢是非常重要的當務之急。

立羽閉住了氣息潛入了水中,能量自然的循環全身而不息,在黑暗的水裡面,鎖定了前方有著燈光的地方,穿過水面激烈的戰場,到達了四艘船艦當中靠右後方那一艘特別大的船艦,在這一艘船艦旁邊還牽引著幾艘備用的小船。借來一艘,應該是不會造成他們的困擾吧!

這船上燈火通明著,奇怪的是這一艘船艦上並沒有像是其他船艦一樣有著許多的戰鬥人員戒備著,反而是一反常態的特別安靜。

立羽冒出了水面,向著距離水面五十多公尺的船底,雙手向水面一個施力,水面像是被什麼實質的透明物體擠壓的凹了下去,立羽的身體隨著反作用力往上翻飛而去,這一種方式跟不久之前他衝上藍家的圓頂住屋的時候所用的方法大致上是相同的,只是這一次他可以輕鬆順利地利用體內的能量,再也沒有像上次一樣收不住的狼狽了。

他飛到了船身並且一個壁虎遊身的吸附在船艙壁上,然後靈活地攀爬在其上,現在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前面的戰事當中,對於身邊的警戒當然沒有那樣的嚴密著。

他悄悄攀上了其中一扇沒有燈光的窗戶,他望向窗戶裡面,又是一扇相當典雅的屏風,他心裡不得不覺得奇怪!這些聖域來的人是有什麼奇怪的習俗嗎?為什麼都喜歡用這種上頭畫滿圖畫的屏風作裝飾呢?

他翻身進去,安靜地用感知稍微探查了一會兒,確定房間當中沒有任何人之後,立羽才大膽的把在室內四處張望著,這裡感覺上是一間相當精巧的房間,房間當中充滿一種特殊但是說不上來的香味,他推測應該是一間女孩的房間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