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每一個小故事,也許都有值得深思的沉重

他再度驚醒,這不知道是這些日子以來他第幾次從睡夢中驚醒。他大口喘著氣,像是剛剛狠狠地哭過了一場一樣,用大聲的呼氣、吸氣,試圖來緩解無法抑制的恐懼與哀傷。轉頭,看到那個在深夜中滴答滴答響著的時鐘,那時針和分針還停留在尷尬的三點五十九分,明天一早還要上班,他這樣告訴自己,並翻了身,用力地閉上眼睛,強硬的要自己再次睡去。

但才闔眼,剛剛那個夢境又那樣真實地湧現在眼前,他清楚的看到那個瘦弱小男孩,一身濕淋淋地在在廁所的角落瑟縮發抖著,他知道他剛剛已經用盡了全力敲打著門求救,但只聽到歡愉到刺耳的笑聲嘲弄著他,他好想衝過去狠揍那群討厭的小孩,然後英勇的像個王子般去拯救那個小男孩,然後拍拍他的肩膀,或著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但他知道行不通的,是夢,是一個殘忍至極的夢。所以他痛苦地睜開眼,無力地看著天花板,就像夢裡得那個小男孩一樣,放空,不斷的放空,直到鐘聲響起,訕笑聲隨著上課鐘聲逐漸安靜,他在密閉的廁所中不斷地發抖,不知道是寒冷還是害怕。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逝去,他看著他好孤零零,但卻愛莫能助著。
「啪嗒!」反鎖的門被打開, 他看到有些冷漠的老師冷冷的看著他!
「怎麼不喊救命!」那個冷漠的眼神深深的刺痛著他,似乎好像一切都是他的錯一樣。
「我…」他顫抖著,無法言語。

在老師的攙扶下,他回到了他其實沒有很想回去的教室,那幾個適才戲弄他的男孩們,被罰在教室外站著,但卻沒有任何的懺悔之意的玩鬧著。

「你們都跟我到訓導處去!」那個似乎是訓育組長的男人,低聲地吼著。
在前往訓導處的路途上,他依然聽到那些刺耳的訕笑,跟不友善的注視,而他的衣服,依然是濕漉漉的。

訓導處。
「你們為什麼要欺負他。」那個冷酷的老師,像是例行公事的盤問,沒有感情。
「誰叫他尿尿要像個女生,不用小便斗,都要進廁所。」那個最高最魁的男孩嚷著的。
「那也不能這樣關人家廁所。」冷酷老師揍了眉頭。

他看著這個覺得極為可笑的畫面,憤怒地握起了拳頭,卻又莫可奈何。而瘦弱的男孩,聽到這荒唐的理由,忍不住啜泣著。而那個冷漠的老師進轉頭看著男孩說:「你哭什麼!就是這樣娘娘腔才被欺負。」男孩用力地吸了一口氣,不敢在哭泣,而他憤怒地槌著床板。

突然,一陣急忙的腳步聲。一個貴氣的婦人走了進來。
「哎呦!藍組長,是發生什麼大事了,怎麼上課時間還把孩子叫來這,這是剝奪孩子的受教權呀!」婦人碎唸著。
「李媽媽,你看看你的寶貝兒子,又欺負人了!這次還把同學關在廁所裡面!」冷酷老師看這個珠光寶氣的婦人,笑了一笑,極為難看。他真心的覺得他不笑是件好事。
「哎呀!孩子們嗎!不過是『開開玩笑』,沒事的!小乖,快帶你們同學回教室上課,耽誤了學習怎麼辦。」婦人,趕著孩子離開。然後拉著那為藍組長到一旁說著話。
「也是,就是孩子們的『開開玩笑』!李小乖,你下次不要這樣亂開玩笑了!下禮拜寫個悔過書過來!好了都回去上課了!那個誰,還在那發呆幹嘛?快回教室呀!」藍組長指揮著這群半大不小孩子們,而他極為冷漠的看著。

回到教室,已經是新的一堂課開始,這一堂是勞作課,孩子們搬著桌椅分著小組,而瘦弱男孩依舊一人瑟縮在角落,拿看著鉛筆盒中,準備雕刻的雕刻刀,他輕輕地拿起了雕刻刀,緊緊握住!他眼睛迷茫的看著前方那個正在炫耀自己安然無事逃過一劫的高壯男孩,又低頭看看自己蒼白到看得見青澀血管的手腕,他奮力站了起來…。

他又再度驚醒,然後滿臉的淚水,他已經無法再記起後來發生了什麼,只模糊的印象,是滿地紅色,跟有點鐵鏽味的腥臭,他知道,這夜,他依然無法安眠。


這篇極短篇,很哀傷,很沉重,但我卻硬是要寫這樣的故事,

不是為了虐人虐心,而是有時候的熱搜偶爾才有的事件,

在我們的身邊,這樣的狀況太多太多!而且有太多相似拙劣的處理。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還不這樣長大了,但是有多少人午夜夢迴的時候,

還會想起那一個夢靨般的生活,又有多少人連走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有可能,故事的主角正在監牢裡,也有可能,故事的主角早就離開世界,

這樣的悲劇,到底還要多頻繁的發生。

「開開玩笑而已」多麼的荒堂與可笑,但卻血淋淋的發生著呀!

看著一位友人寫下「最天真的邪恶 」的語句,心臟無法劇烈的跳動著,

只感受到濃濃的酸跟悲傷。

#不要讓傷害,用玩笑粉飾,變得理所當然。

親愛的網誌先生,這是一篇兩年前的極短篇,

現在回憶起來依然令人動魄著!

嘿!希望這個世界能夠更單純一點點!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